• 第十六章 请龙王,逼鬼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4本章字数:2989字

    帮我们两个藏完了魂之后,俞震又给自己做了一个人藕,把自己的魂魄也藏了进去。

    “前辈,这藕我是带在身上,还是······”我故意没有将话继续说下去,看着俞震,等着他的答案。

    “不能带!”俞震说话的语气十分果断。

    可是既然不能带在身上,那又要藏到哪里呢,而据我所知,就算是把魂魄藏起啦,也不能够离开自己的太远吧,不然肯定是要出事故的。

    似乎是知道我心里面在想什么,俞震面朝白江,一阵观望之后,五指一掐。

    “有了!”

    说完就让我跟俞琳两个人抱着藕跟在他的后面,在路上的时候,看着我手中的藕,我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把它弄到地上,摔断了。

    就这样,俞震带我们来到了距离鬼王水域不远地地方,在一处山脊之处停下了脚步。

    “就这里吧,这里是山脊,是山的命脉,内涵灵气,可以滋养我们的魂魄,让它离开了我们不至于变得脆弱。”

    说完俞震就将藏着我们三个人魂魄的藕节埋在了山脊之上,而且埋得地方还是山势当中阴阳交汇之地。

    “此地阴阳交汇,长生有序,符合我们所说的阴阳平衡,把魂魄藏在这里最适合不过了!”俞震说完了之后,大手一挥,让我们两个挖地三尺,然后把藕节埋在里面。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俞震说完了之后,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背着双手,铿锵有力地朝着鬼王所在的那片水域走了过去。

    山川此刻已经不能用山川来形容了,因为这里早已经是鬼气缭绕,尸气横生,一路上我们见到了不计其数的小动物的尸体,它们全都死于尸气之下,人如果毫无防备之下,摄入尸气过量,就会中了尸毒,必死无疑。

    自顾自的烧了道避阴符,化成了符水喝了两口,并且递给俞琳,让她也喝了一口。

    “这什么东西,这么难喝?”俞琳面露苦色。

    “这是避阴符化成的符水,人喝了能够邪气不沾身,阴气不入体,就算是尸气也被挡在身体的三尺之外。”

    我还没有回答,俞震就替我回答了。

    “小子,老三的这招驱阴辟邪,你倒是学的蛮溜的嘛。”

    我没回答俞震的话,眼神死死地盯住不远处的白江水,滚滚的白江水自西向东,昼夜不息,源远流长,它究竟流向哪里,无人能知,有人猜测它流入的是长江,也有人猜测它流入的是大海,但是具体流向什么地方,没人能够知道,因为它好像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所有顺着它寻找源头的人都一去不复返,而且早些年的时候,曾有人航拍过,但是半路之中,白江突然消失,而且那人像突然飞入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周围的环境只在刹那之间,大变模样。

    它究竟流向什么地方,真的无人知晓了。

    “小子,别看了,再怎么看,你也不可能知道白江究竟是什么。”俞震拍了我一下,催促我往前走。

    我整理了头发,收回了心神,跟在了俞震的后面,跟他一起来到了白江边上。

    看着江面不时翻起的浪花,和江面上朦胧的黑雾,我眉头紧皱,若不是俞震提前告诉我,我们的魂魄已经被藏了起来,此刻我应该会颤抖。

    “前辈,我们该怎么做?”一番犹豫,我终于是开口问了出来。

    俞震没有立即回答我该怎么做,而是招呼我去找一艘船,要求船的四角要挂上四个锚,另外船要有顶棚遮阳,并且在锚上绑上四个稻草人。

    这样的要求对我来说,并不算是很难,我也知道,俞震做这一切是有原因的。

    所以自己就痛痛快快地去按照他的吩咐找了一艘船,然后按照俞震的方法给照办了。

    等我把船弄过来之后,却发现俞震跟俞琳两个人在岸上已经摆起了香案,而且还插上了幡旗。

    幡旗我不是第一次见了,招魂的,招鬼的,我都见过,但是俞震的幡旗有些特别,以我所学的知识,并不能看出这究竟是什么幡旗。

    看到我找好了船回来了,俞震神情严肃,步履沉重地走了过去,掏出一杆招鬼幡。

    “四方神灵,八方鬼王,急急如律令,敕!”

    闭目凝神,四指相合,口出密语,俞震说完就大喝一声,同时招鬼幡大展,而且连续在空中狠狠地划了几下子。

    “噗通”白江水中,就如同有人跳进水里一般,溅起了阵阵地浪花,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可是当我定眼看过去的时候,宽阔的白江水面上已是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人跳进水中。

    “这······”

    “不用怀疑,刚才跳进水中的不是人,而是我请过来的四个鬼,用他们来拉住船的四周,再好不过。”

    俞震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感情刚才他让我绑了四个稻草人,原来是用于装鬼的,真是好手段。

    “上船!”没有多余的话语,俞震第一个跳上了船,在船头点了三炷香,做了一番祷告。

    只可惜这回的香跟我上回所遇到的情况一样,两长一短,是典型的恶事香!

    怎么办?

    看到恶事香的那一刻,俞震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奶奶的,我管你什么大凶之兆,走!”一声大喝,声音之中似乎透露着俞震的极度不服。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也许就是俞震与别的猎鬼师不同之处吧,遇到危险和困难,从不退缩。

    船行至江中,立马感觉到一阵颠簸,就如同船体被什么东西撞击一样,剧烈的晃动起来。

    俞琳可能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不诶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大叫一声,但是她刚张开嘴,就被俞震给堵住了嘴。

    “别叫,一叫水下的那些鬼就知道船上有人,现在他们只是试探性的撞一下船而已。”

    俞震说话的分量仍然是那么足,这让原本被吓坏的俞琳情绪渐渐有所好转,不再尖叫挣扎。

    果然,在俞震的话说完了之后,不到半分钟,水下的那群鬼就走开了,没有再继续纠缠不放,而且船也没有那么颠簸渐渐开始趋于平缓。

    至此,俞震舒了一口气,看来他也被吓得不轻,只是在极力安慰自己而已。

    “前辈,现在还要做什么?”

    我问了一句,俞震没有回答我,而是摆弄这自己手中的蛟筋弓,据说这把蛟筋弓是他多年以前,用自己斩杀的蛟龙的筋做成的弦,十分有力,而且蛟龙也是一种龙,只不过它还没化龙而已,其筋骨自然也属于龙骨龙筋,用它们来做弓箭,难怪可以射杀一切鬼怪。

    半饷,俞震突然站了起来,眼神异常犀利地看着白江水下的鬼魂,并且突然弯弓射箭。

    “嗖”的一声,强劲有力的蛟筋弓射出一支血红的箭,插入水底,至此不见。

    “前辈···您这是···”我问不出来了,心里面很惊讶,因为他刚刚明明很害怕惊动了水下的那群鬼,现在却又突然朝水下射出一箭,这不是告诉水下的那群鬼,船上有生人,而且搞不好还会直接惊动了水下的鬼王。

    我的话没问出去,就被俞震伸手打断。

    “不用担心,我刚才射出去的那支箭,不是简单的箭,一般的小鬼根本发现不了,只有水下的鬼王才能够发现!”俞震神情慎重地说道。

    我有些不懂俞震到底想要干什么,明明很害怕惊动水下的鬼,但是又非要惊动鬼王。

    “这大白天的,阳气足,太阳不仅会驱散鬼气,还会灼烧鬼,就算是鬼王也不例外,如果他敢出来,道行至少会被削减一半,到时候,我要杀了他,那太容易了。”

    俞震的算盘打得很好,但是正如二十年前一样,水下的鬼王很聪明,白天死活不肯出来,只有晚上才肯出来,所以俞震射出去的一箭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却激不起水下鬼王的怒火,它没出来。

    “哼!不出来,不出来就以为我没有办法了吗?”

    “俞琳,把我的家伙拿来,既然这家伙不肯上来,那我就逼他现身!”

    “前辈,需要我帮什么忙吗?”站着也风凉,我当然想帮点忙,从而也想偷学一点东西。

    俞震似乎不在乎我偷学什么,就问我一声:“你会莲心咒不?”

    我说会的。

    “那好,一会儿我来点祭火,你念咒,咱们俩负责把龙王给请过来,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强悍到什么程度,难不成连龙王它都不害怕了。”

    俞震说完之后,烧了符咒,点了祭火,并且让我开始念莲心咒。

    这个过程之中,我丝毫不敢大意,因为很可能一不小心,念错了,就会铸成大错,到时候请不出龙王,请出别的什么东西可就出大问题了。

    “哗啦”水面一阵抖擞,整个江面突然翻起了浪花,就像是水下面有什么巨大的怪兽在抖动一样,十分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