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斩河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4本章字数:3075字

    “这···这难道是鬼王出来不成?”我有些吃紧,先前就见过一次这样的情景,心里面很震惊,也很紧张。

    “别激动!这不是鬼王,这是龙王翻身!”

    我去,龙王翻身,看来这龙王也是够厉害的,仅仅翻了个身,就引起滔天巨浪,差点都将我们的船给打翻了,这要是真的出来了,那还了得,肯定是翻江倒海,水漫金山。

    “接着来,我就不信,它能够憋多久!”俞震已是满头大汗,紧咬牙关。

    在船上施了一遍又一遍的法,目的就是为了请龙王现身,逼迫水中的鬼王出来。

    但是龙王岂是说请就能够请的动的,饶是我跟俞震两个人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请得动水下的龙王。

    “哎!这年头,连龙王都安身惜命了,天下危矣!”

    一声长叹,似乎在诉说着多少无奈,俞震神情衰落,像是碰到什么困难似的,浑身无力,也没有精神。

    “前辈,这龙王我们请不出来,河神能行吗?”

    看见情绪如此低落的俞震,我很想给他一点力量,所以就无意之间问了他一下。

    但是我没想到,就是我这么随口一问,就像是点醒俞震一般。

    他突然跳了起来,用手指着我问:“你说什么?”

    “龙王请不动,请河神。”我有些机械似的回答道。

    “好,就这么办!龙王架子大不来,河神我量他也不敢不来!”

    俞震这话说的相当的霸气,就如同河神是他的小弟一样,必须要听他的。

    请河神,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岂是那么的容易,按照我的做法,请河神,最起码要做够足够的排场,先用鸡鸭猪等祭祀一番,最后念咒语,焚香,敲鼓请他出来。

    但是这一切在俞震的眼中似乎都是摆设,他大手一挥,根本不用我所说的这些,直接弯弓射箭,嗖的一声,箭直接射进了深不见底的河水之中。

    刹那间,江面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无数的落叶纷飞,随风飘散,吹打在我们的身上,让我几乎都睁不开眼了。

    与此同时,江上波涛汹涌,水面也不再变得平静,浪花已是一阵高过一阵,甚至都能够将我们的船头给高高掀起来。

    “河神!出来!”

    看到俞震丝毫没有客气的样子,我心里面吃惊不已,感情这俞震比河神还要厉害三分,那这样一来的话,河神是不是能够把鬼王赶出来呢。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河神之所以被称作河神,那是因为他在河里面威力无穷,就算是再厉害的鬼,也不是他的对手,俞震之所以敢直接呵斥他,那是因为二十年前俞震跟鬼王斗法之中,天昏地暗,把这一片水域都给搅得天翻地覆,无奈之下,河神才出面帮了俞震一把,和他一起制服了鬼王。

    “哗啦”一阵浪涛的声音,水中突然跳起来一条大鲤鱼,直接蹦上了船。

    “哼!送什么鲤鱼都没用,出来!”俞震说完再次弯弓射箭,又是嗖的一声,当箭射入水中的那一刹那,我仿佛有一种山摇地动的感觉,浑身颤抖不已。

    这一次,风刮的更加猛烈,江面的波浪也变得更加的汹涌,远处一片水域拼命地打着旋,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一样。

    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河神将要出来了,我心情异常激动,没想到河神居然被俞震给这么轻而易举地请出来了。

    但是不知为何,当漩涡形成的那一刹那,水面上的鬼气变得更加浓烈,黑雾重重,几乎看不清前方的那片水域。

    与此同时俞震眉头紧皱,丝毫没有请出河神的欣喜感,就连我的鬼媳妇都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身旁,背对着我,望向远处的水天相接。

    一阵阵哗啦声不断地在我们的四周响了起来,船的四周的水面,不知怎么滴,跳出了一条条的大鱼,并不止鲤鱼。

    看到这种情况,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鬼王要出来了。

    然而俞震告诉我:“这不是鬼王出行,这是要变天了!”

    “变天,变什么天?”颠簸之中,我慌乱地抓住船上的栏杆,顺便拉了俞琳一把。

    俞震没有说话,双脚就好像钉子一样,居然可以牢牢地粘在船板之上。

    “退!速退!”俞震大吼一声,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刚说完这句话,俞震立马弯弓搭箭,面准远处的漩涡,似乎里面出来的不是河神,而是别的怪物。

    但是漩涡里面并没有像电视一样,走出来什么东西,反而是快速地朝着我们这边靠近过来,想要把我们的船卷进水中一样。

    要知道,我们人在船上,划船的速度原本就有限,面对快速靠近的漩涡,根本无从抵抗。

    关键的时候,俞震请的四鬼,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居然在水下,拉着船快速地往前游去,始终都跟漩涡保持相当得距离。

    “前辈,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这么凶啊?”在船上摇摇晃晃,颠簸的厉害,我不顾鬼媳妇的威怒,一把抓住俞琳的手问道。

    俞琳被我抓住了手,自然一阵脸红,但是我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因为俞震接下来的话,算是把我给吓坏了。

    “这是河神!”

    “河神?”我惊诧了,河神不是被请出来,要帮我们吗,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它根本不是在帮我们,而是想要谋害我们的性命呢。

    “对!是河神没错,但是它已经死了,不再是以前的河神,成了水下鬼王的鬼奴了!”

    “丝丝丝”

    听了俞震这话,我当场倒抽一口气,感情这刚才并不是偶然,而是一切都是注定的。

    河神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死掉,结果死了之后,反倒被鬼王俘获,成了鬼王的鬼奴,也就是忠实的走狗。

    “好家伙,果然成了气候,连河神都被他弄死了,真是手段不小啊!”俞震说完之后,看准了势头,一箭射出,呼啸地声音划破空气,传出尖锐的声音,当场射中了不远处的漩涡。

    “噗”水花高高地溅起,盘旋在漩涡上空的一团漆黑的鬼气瞬间被震散,更有附近的小鬼被箭身擦中,当场惨叫一声,形神俱灭。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漩涡依旧,鬼气又重新凝结,继续朝着我们船只的方向靠近过来。

    “奶奶的,没想到这家伙死了也能这么厉害,当初真是小看它了。”俞震说完再次弯弓射箭,但是依旧没有什么卵用。

    “小子,会天雷咒吗?”俞震高声地问道。

    我回答了一声“会”。

    “会那就好,一会儿你给我念,往死里念,我射不死它,我就不信劈不死他!”俞震说完再次射出去一箭。

    天雷咒我是在李三爷的书上看见过,那是一种极其霸道的咒,可以说是至阳至刚之咒,一旦施展,雷鸣轰隆,九天共鸣,如果施咒之人到达一定的境界,很容易会引下雷劫,劈开周围一切鬼邪之气。

    俞震让我用天雷咒的目的,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天雷咒,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用出来。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俞震告诉我,让我别担心,说我只要心神合一,把自己的气息调整到最强,就可以。

    说话间,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按照俞震老头子所说的话照做了。

    双腿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四指相扣,将自己全身的气息调整到最强,开始念了起来。

    “天雷隱隱,龍虎同行。太華太妙,雷電飛奔。飛砂走石,倒海收雲。能晴能雨,收魄收魂。蓬萊之部,風雨上卿。霹靂鐵斧,皓翁靈尊。驅邪伐惡,木郎驅雲。電母噉吼,雷公前奔。風輪火車,震靈將軍。霹靂萬里,破伏鬼神。急急如律令。”

    “轰隆”一声,如同天雷一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炸响,几乎将我震聋。

    再看远方,原本江面上飘荡的黑色鬼气早已被震散,许多小鬼由于来不及躲避,当场形神俱灭。

    此刻我真想默默地祈祷一声:“阿弥陀佛,善斋善斋。”

    但是还没来得及祈祷,江面突然再次变得凶险无比,一道两三米高的波浪直接打了过来。

    “小心,这家伙在水中是神,几乎无人能及。”

    “砰”滔天的巨浪一下子狠狠地打在船上,将我们全身都浸湿透了,也差点将船都给打翻了。

    船头燃烧的三炷香不小心被熄灭,这代表着极其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劈它,快!”

    来不及有更多的反应时间,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抹一把自己脸上的水,我再次坐了下来,强行镇静,拼出了全身的力量,再次念了一回天雷咒。

    “轰隆”这回耳边的雷声变得更响,在我的视线之中,似乎真的有一条实质般的闪电,劈在了不远处的漩涡上。

    而与此同时俞震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把箭身涂满了朱砂,而且最顶端还沾了符水。

    麻利的弯弓射箭。

    “嗖”的一声,箭身凶猛地射了出去,噗的一声,似乎射中了水中的某些东西,让整片水面一阵颤抖。

    颤抖过后,漩涡消失,一大片黑漆漆的血水涤荡开来,而后一只磨盘大的王八从水下浮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