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河图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4本章字数:3023字

    “那是什么?”俞琳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那只磨盘大的王八。

    它翻在水面上,一动也不动。

    “河神!”俞震的话足够简单,但也足够让人感到惊讶。

    “丝丝丝”

    我跟俞琳两个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眼里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

    古语有云:河伯,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说的就是河神以水为车,骖驾螭龙而戏游也,但据我目测,这磨盘大的王八,除了自己本体,其他的什么也都没有。

    况且河神这种东西,以前在电视里面,还有小说里面我是见到过的,要么是一种妖魔鬼怪,要么就是人身兽首,要么直接就是人形的。像这样只是一只王八的河神,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见到。

    “哎!可惜了,二十年前我遇到它的时候,它动动身体就足以翻江倒海,水涨船高,但没想到仅仅只过了二十年,就物是人非,我老了,它死了,而且看它的样子,死后还被人祭炼成了鬼奴!”

    俞震幽幽地叹了一口长气,让我很好奇,这只磨盘大的王八河神究竟是怎么死的。

    “前辈,它是怎么死的?鬼王杀的?”我有些好奇的问了起来。

    听了我的话,俞震没吭声,闭目念了几句口诀,让水下的四鬼拉着我们的船往河神的尸体靠近了一下。

    靠近了之后,俞震又在附近招来一些可用的小鬼,让它们一起发力,将磨盘大的王八愣生生地翻了过来。

    这一翻不要紧,当我们几个看见王八正面的时候,当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的乖乖啊!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王八,因为一般的王八,就算是成精通灵,背上也是光滑的,但是眼前这只所谓的河神王八,显然跟一般的王八有些不一样。

    因为它的背上居然有一副清晰的图案,那图案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虽然印象不是很深刻,但是也足够清晰。

    倒是俞震看见了这幅图之后,眼珠子差点都掉了下来,浑身哆嗦不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背着我跟俞琳说了两个吓死人的字。

    “河图!”

    什么!!!

    河图!!!开玩什么玩笑,这东西怎么可能是河图?

    古语有云:伏羲受河图,画八卦,黄帝受河图,作《归藏易》,河图乃阴阳之用,易象之源也。

    这些都是神话传说,传说之所以被称作传说,那是因为他们只是一个传说,不存在所谓的真实。

    但是眼前的这只王八背上的图案,居然会是神话传说之中的河图,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听着俞震的话,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了。

    “奇怪,为什么是残图?”俞震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结果,眉头紧皱,双眼死死地盯着王八的后背。

    我也没敢打搅俞震的思绪,只是这个时候俞琳告诉我,说他爷爷在二十年前曾经见过一次河图,也是残缺的河图。

    这下我真的是不得不相信,河图这东西是真正存于世间的,而且居然还被我给看到了。

    激动不已,我不敢犹豫,立马就想拿出手机,把所谓的河图拍下来,但是慌乱之中,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早就丢失,问俞琳,她也没带,这下损失大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够乞求靠着自己的强大记忆力,想要把这幅残图给记下来,因为俞震随后告诉我,就算是残图也会有大用。

    只是,记下这密密麻麻,复杂的图案岂是那么容易的,饶是我平时记忆力强大的惊人,也很难一时之间将它记在我的脑海里面。

    因为我发现,这图就好像有魔力一般,随时变换,根本无法记住。

    “记不下就算了,河图讲的是缘分,是你的,始终就会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就不会是你的。”

    俞震安慰了我之后,随后给我们两个又讲起了二十年前,他看到过一次河图的事情。

    “二十年前,我曾经跟张天师一起,在一座古墓之中,遇到了一条两三米长,没有尾巴的蜥蜴,那家伙异常的凶猛,就算是我跟张天师几个人一起,也废了三天三夜,才将它杀死,杀死之后,张天师当即剥掉了它的皮,收了起来,我由于离得比较近,有幸看了一眼,发现那皮甲之上居然也有一副河图,跟这幅图不一样,但是我一眼就能够认出来,那确实就是河图。”

    俞震无比肯定地说道,随后他又告诉我们两个,这件事情,他一直藏在心里面,没有告诉其他的人,也很想找个机会问问张天师为什么要把河图收走,但是一直没有再遇见张天师,直到后来张天师死了,我才把这件事情给彻底遗忘。

    听他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

    “难不成张天师当年来到这里,堆成棺山,也是因为这幅河图不成?”我有些吃惊地问道。

    面对我的质疑,俞震神情慎重地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张天师乃正派人士眼中的顶梁柱,本身就道法无边,功德无量,应该不会做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儿,为了一副河图而锁住无数的冤魂,让他们往生不了,这种事儿,歹毒无比,我相信张天师不会去做,除非······”

    看着俞震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竖起了耳朵,很想知道他口中除非是什么。

    但是最终看到俞震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江面,呆呆地说了一声“不可能”。

    我很想问什么不可能,但是俞震不给我机会,他用手指着水中的王八死尸,问我:“小子,你觉得这家伙的死,是人为的还是鬼王干的?”

    我盯着王八背上那道深深地伤口,整齐而又深厚,眯着眼睛思考了很久,说:“难不成它是被人一刀砍死的,并不是鬼王害死的?”

    听了我的答案,俞震点了点头。

    “鬼王杀人的手段,我是见过的,一般就是夺人魂魄,摄人心神,使人迷失自己,产生意外死亡,或者自己把自己给杀死,这种被人从后背一刀劈开致死的,应该不会是鬼王。”

    “但它却成了鬼奴。”俞琳赶紧在后面补充说道。

    “那就更加说明它不是被鬼王害死的,像它这么高深的道行,且不是鬼王究竟是不是它的对手,就算是,估计也就压一点风头而已,想要上它的身,让它自己劈死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它被人给杀掉,然后魂魄被打散,为鬼王所擒获,连身体一块被祭练成了鬼奴。”

    这个答案出乎我跟俞琳两个人的意料,原本我以为这家伙是被鬼王给弄死的,毕竟鬼王那么厉害,但是事实告诉我,它不是被鬼王弄死的,它是被人一刀劈死的。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居然可以一刀就把它给劈死,这种手段,足以跟当年的张天师媲美了,但为什么我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呢!”俞震皱着眉头说道,看他的表情似乎又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是他没说。

    他不说,我自然不问,只是指着江面上的王八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已经送它往生了,再做场简单的法事儿,超度一下它,算是感谢它当年对我的帮助之恩了。”

    闭目凝神,俞震焚香操剑,念了一遍往生咒。

    说来也怪,往生咒念完之后,这只庞大的王八,连同它背上那副珍贵的河图一起慢慢地沉入水底,在我们的眼前消失不见。

    该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强求也强求不来,俞震说的没错,得不到河图,说不定也是一种幸运,但是我没告诉他,这河图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脑子里面有印象,而且印象之中,我见过的比这幅河图要大的多。

    “咕嘟咕嘟”身旁传来的声音引起了我注意,让我从刚才的回忆之中缓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还在船上,还在跟鬼王斗法中。

    回过神看向广袤无垠的江面,江面上不知是什么时候下起了浓浓的雾。

    雾气很浓,被一阵阵阴风吹到这里,就好像是人为制造的一样。

    我自己看看了,确认这并不是我之前所见到的过的尸气,也不是鬼气,而是真正地雾气,而且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太阳,此刻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小心!有点邪门。”俞震也暂时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只能够谨慎地看向四周,手中的蛟筋弓大开,似乎只要发现哪里有不对劲的,他就要射向那里。

    可是周围暂时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对劲的,雾气变得原来越重,重到我们几乎都看不清自己脚下的江面了,但四周还是静的出奇,除了我们自己的呼吸声,甚至我们连水流声都听不见了。

    我知道真正的危险可能来临了,这是暴风雨前的黎明。

    “砰!”船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撞到了,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于此同时船上拜四鬼的香突然发生了意外,不是熄灭,也不是两短一长,而是硬生生地从中间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