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帝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4本章字数:2645字

    “前辈,可不可以······”

    “你不要再说了,这是她自己的命,我改变不了!”我的话被俞震咬着牙给打断了。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此刻心中十分矛盾,很想告诉俞琳她真的没有必要那么做,因为一旦做了,就会比死亡更加的痛苦百倍,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但是我不能说,我怕我说了俞琳还会坚持那么做,那样我自己都觉得比死更加难受。

    “答应我,永远不要告诉她真相!”

    蓦地,我的心中突然涌入一股浑厚的声音,是俞震,他居然通过心里传音跟我说话。

    对于他跟我的请求,我徘徊良久,最终沉默地朝着他点了点头。

    “好,现在开始献祭,用你们两个人的鲜血,向阎王献祭,请他出兵!”

    一股难以言喻地滋味攀上我的心头,我听着俞震的话,心如刀割,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恶事一样,残忍而又冷血无情。

    俞琳并不知道自己将来所要面临的一切,听到俞震的话,她没有丝毫的停留,果断将自己的手划开,将鲜血滴在俞震的那道由精血画制而成的符咒上面。

    鲜血滴在符咒上面,原来红色的符咒被鲜血浇灌之后,变得金光闪闪,完全改变了颜色。

    “该你了!”俞震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轰鸣起来。

    我颤颤巍巍,全身哆哆嗦嗦,有些犹豫,因为只要我这么一滴,俞琳将永生永世被我限制住,而我现在已经有了鬼媳妇,未来面对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快点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要明白,你不是为了你一个人而活,天下大乱因你而起,自然也要因你终止,如果你死了,那么乱由谁来终结?”

    俞震雷鸣般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再次响了起来,而且他的眼神相当的犀利,好像看透我所有的内心一样。

    我明白俞震不是吓唬我才这么说的,可能他说的是真的,因为我似乎真的觉得这场动乱是因为我而起的。

    咬着牙,不敢看我身旁那么可爱的俞琳,忍着痛把自己手掌给划开了,将我的鲜血也滴到了那张已经变成金色的符咒上。

    那一刻,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了俞琳悲惨的命运结局,而这个结局还是因为我,我想去阻止,但是似乎我什么也做不了。

    无声无息,当我的鲜血滴在那张金光闪闪的符咒上时,符咒无火自然,从俞震的手中一点一点的燃尽,最后随后飘散。

    刹那间,天地失色,乌云密布,天空中响起阵阵惊雷,如同暴风雨来临一般。

    江面上刮起了大风,浓浓的雾气刮得人眼睛都无法睁开,水面也因为大风而变得浪涛四起,一浪高过一浪,将我们安身立命的船只给颠的东倒西歪。

    “抓紧了!不要被晃到水里面去了!”俞震朝我们几个大吼一声,他自己则是差点站立不稳,跌倒水里面去了。

    还好被我反应快速,给拉住了。

    把俞震拉上了船之后,俞震来不及大口喘气,立马摆上香案,在大风中点了无数次香,才点燃,然后插在船头,开始不停的做法,口中不停地念着口诀。

    那些口诀,我都没有听说过,但是从他的口型,还有他全身都在流汗的程度来看,我知道这一定是禁术之中的秘诀,只能内传,不外传,而且禁术之所以成为禁术,是上天不准用的法术,一般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用。

    船上,我跟俞琳两个人紧紧地注视着俞震的身躯,他已经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加上道基差点被毁掉,修为自然也不如从前。

    他强忍着身体的不支,做法做了一阵子,而后突然取下自己身上的蛟筋弓,还有那些专门杀鬼用的箭,缠上灵符,向天拉了一个满月弓。

    “嗖!”

    一箭射出,天地仿佛都跟着失色,箭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简直超越极限,只差一点,肉眼根本就看不见了。

    箭射苍穹,这就是俞震老爷子最强的诠释。

    但是射完这只箭之后,俞震突然突然由于体力不支,半跪倒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前辈!”

    “爷爷!”

    看到俞震的情况,我跟俞琳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赶紧扑过去,将俞震扶住,因为他现在身体已经很虚了。

    霸道强烈的禁术,几乎掏空了他身体里面所有潜能,让他虚弱无比。

    “咳咳咳!”俞震在我跟俞琳两个人的注视之中,又狠狠地咳出了两大口鲜血。

    俞琳心疼她爷爷,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帮俞震擦掉嘴角的鲜血,但鲜血瞬间就染红了洁白的手帕。

    “我没事儿的,没事儿!”俞震还在强行安慰我们两个。

    估计此刻的俞琳跟我一样,若是知道使用禁术之后,俞震会变成这样,就算是我们三个都送死,他也不会让俞震使用禁术的。

    看着自己的爷爷悲惨的模样,俞琳这个文弱的小女生,眼泪立马就刷刷地流了下来,抱住她爷爷,嗷嗷地哭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看着俞震的模样,还有想到以后俞琳的下场,心里面难受至极。

    “阴兵我已经请了,能不能来,只能听天由命了!”俞震磕着血跟我们两个说道。

    话刚说完,他又咳出了一口血,把俞琳给吓坏了,她用自己洁白的素手捂住俞震的嘴巴,哭着不让俞震再说话了。

    “答应我,好好对俞琳,在她死之前,不要让她受委屈!”俞震的声音再次从我的心底传了过来,震得我双耳轰鸣作响。

    我点了点头,心中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用我的眼神告诉他,我绝对不会欺负俞琳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沈浩,有几句话,我要告诉你,因为我害怕自己不说,就永远说不出来了!”俞震气息十分虚弱地说道。

    “前辈请讲!”我上前一步,跟俞琳一起用手扶着俞震。

    俞震看了我几眼,而后张口跟我说:“沈浩,你的衰命其实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有人后天帮你改过命!”

    什么??改命??

    我原来不是衰命?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样,在我的耳旁炸响,让我觉得匪夷所思。

    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俞震,表示他刚才所说得话,我根本不能够接受。

    “听我说,我曾经偷算天机时,无意之中算到有人给你逆天改过命,你原本是破军星命,而不是现在的衰命。”

    “破军星命?”我皱紧了眉头,这个命格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是一时之间,还没想起来。

    “对!破军星命乃天生帝命,几千年来,只有一个人是这种命格!”俞震越说越激动,口中的鲜血流的也越快。

    我完全被俞震的话给震惊到了,破军星命?帝命?几千年只有一人?

    “那这一人是谁?”

    答曰:“嬴政!”

    “丝丝丝”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秦始皇嬴政居然是他,我居然跟他一样,是破军星命,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

    就算是杀了我,我都难以相信俞震所说的话,毕竟从我一出生开始,我就一直是个平凡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寻常的遭遇,所以跟秦始皇一样的命格,我不信,我真的不信。

    “听着,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当有一天,你能替自己逆天改命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话是不是对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俞震当场又连吐三大口鲜血,而且血中带丝,内涵生命之气,这是本命血。

    难不成俞震刚才···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没错,刚才使用禁术得时候,我本想瞒天过海,趁机偷算天机,结果反遭天谴,就成了这个样子。”

    俞震说完了之后,无奈的笑了笑,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风云再次变色,江上阴风怒号,就连原本白昼的天,也一下子暗了下来,如同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