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好女孩不该喜欢上我这种坏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5本章字数:2013字

    叶念桐走进电梯间,电梯刚好打开,她抬步走进去,就看到厉御行尾随她走进电梯。她没有说话,按了楼层数字,她默默的退到一边。

    VIP病房在住院部顶楼,所以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厉御行双手插在裤兜里,他斜倚着金属壁,目光落在虚空的一个点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念桐的心思不受控制的向他飘去,从她站的角度,金属壁刚好反射出他模糊的轮廓,她隐秘且仔细的观察他。

    一周不见,她其实挺想他的,就算他临走前要让她搬出去,她还是无药可救的想他。这个男人又温柔又残忍,她应该早点清醒的,她一直这么提醒自己,结果越清醒越沉沦。

    怎么就那么喜欢他呢?三年时间都掐不灭她心里的星星之火。如果没有叶厉两家的联姻,如果她没有被他接回厉家,也许再过几年,她会找个喜欢自己的人嫁了,然后过着平凡快乐的生活。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因为她住进了他的院子,那被她刻意隐藏的爱恋,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在她心里开始抽枝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她想要抗拒时,已经晚了,所以她甘心沉沦。

    叶念桐悄然伸出手指,刚想描绘他的轮廓,电梯“叮“一声开启,一群人涌了进来,她缩回手,下意识往后退去。

    人太多,在电梯里挤来挤去,有人踩到她的脚,她痛得闷哼了一声,一股难闻的汗臭味钻入鼻息间,她一直退到后背抵上电梯金属壁,还有人往她身边挤。

    她抬起头,刚想喝斥那人,却猛地怔住,她张了张嘴,呆呆地看着面向她,将她锁在他怀里的厉御行。

    强烈的男性气息,混杂着他身上清爽的须后水味道,肆意嚣张地弥漫在她的鼻端,冲淡了那股难闻的汗臭味。

    她心跳加速,红唇微张,半天都没合上。他的脸就悬在她上方,火热的身体紧贴着她的,有力的双臂将她锁在电梯角落里,外界的拥挤不堪再也波及不到她,他为她撑起一片安宁的世界。

    厉御行垂下头,不期然撞进一双清澈的墨瞳里,他心底一震,回忆汹涌而至。

    什么时候知道厉家玉不是他的双胞胎亲姐姐,他想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忘记。他记得厉家玉从小身体就不好,一年里有300天在吃药。

    他常常想,他们是双胞胎,为什么他这么强壮,她的身体就这么虚弱,跟林妹妹似的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

    他问了太多次,后来妈妈半真半假的回答他,说他们在她肚子里时,他抢了姐姐的营养,所以姐姐一出生,身体就比他赢弱。或许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心里就对她就埋下了深深的愧疚。

    大概是他们十五岁那年,他年少冲动,跟人打架,结果那个小混混拿酒瓶砸他,当时他已经做好头破血流的准备,却被突然赶到的厉家玉救了,他看到鲜血从她后脑勺汹涌而出,瞬间就浸湿了她的白色衬衣,他吓得连忙抱起她往医院跑。

    就是那天,他知道了厉家玉的真正身世,她是弃婴,在妈妈生下他的那天,她被她的亲生父母遗弃在医院里,然后被他的父母收养,然后被他的父母收养,一直以双胞胎的名义抚养长大。

    那次受伤之后,厉家玉在医院里住了半年,他因为内疚,更因为得知了她真正的身世,他不敢去看她,他怕自己会在无意中说漏嘴,惹她伤心。

    半年后,厉家玉被父母接回了家,半年不见,她出落得婷婷玉立,更加漂亮。那样的漂亮,让他不敢直视,却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厉大哥,厉大哥,电梯到了。”叶念桐被厉御行的目光盯得脸颊阵阵发烫,他像是在看她,又好像完全没看她,他甚至忘记了他们此刻在人来人往的电梯里。

    厉御行眨了眨眼睛,迷茫的视线慢慢恢复清明,他清咳了一声,一手插回裤袋里,抱着她的书本大步迈出电梯。

    叶念桐连忙追上去,厉御行走得很快,转眼就消失在医院大楼外。叶念桐追到医院外面,哪里还有厉御行的影子,她气得直跺脚,“讨厌,就仗着你人高腿长欺负人。”

    她刚说完,远处传来汽车鸣笛声,她抬头望去,一辆银色卡宴停在医院大门口,她认出那是厉御行的座驾,她慢吞吞的走过去,拉开车门对坐在后座的男人说:“把书还我,我要回叶家。”

    厉御行没看她,骨节分明的长指翻着她的书,淡淡道:“要书就上车。”

    叶念桐气鼓鼓的瞪着他,“你不能这么霸道,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凭什么听你发号施令,书还我。”

    厉御行侧头看了她一眼,依然我行我素的翻着书。她倒是认真记了笔记,不过……他的指尖蓦地一顿。

    叶念桐注意到他的动作,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手脚并用的爬上车,迅速夺过书抱在怀里,掩耳盗铃道:“你刚才什么也没看见,是幻觉幻觉。”

    沉默半晌,厉御行突然倾身过来,叶念桐以为他要抢她的书求证,吓得死死抱紧书。然而她双腿一沉,她看到厉御行上半身越过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

    直到耳边响起‘砰’一声沉重的关门声,车里的光线暗沉下来,他已经坐回原位。

    叶念桐长长的吁了口气,偷眼看他的表情,但是他的俊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她顿时郁闷起来。原来她最在乎的事,对他根本没什么影响嘛。

    车子缓缓驶离医院,向厉宅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车里有种让人窒息的安静,叶念桐想要说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尴尬,张了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字来。

    过了许久许久,她耳边传来厉御行近乎叹息的清冷声音,“桐桐,好女孩不该喜欢上我这种坏男人。”

    叶念桐原本红润的俏脸,刷一下变得苍白几近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