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味道有点怪,你想吃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6本章字数:2032字

    叶念桐发现,只要不提她对厉御行的感情,他们还是能和平相处的。或许是最近的冷处理,让厉御行放松了警惕,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居然神奇的给了她几个微笑。

    虽然只是轻微的扯了扯嘴角,也足以让她欢喜得如获至宝。

    餐桌上摆着三菜一汤,叶念桐心情好,胃口也好了,吃了两大碗米饭,就见厉御行黑黢黢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被他看得不自在起来,憨憨的挠了挠头,“我太能吃,吓到你了?”

    “还好。”厉御行强忍笑意,默默低头继续吃饭。

    叶念桐悲催捂脸,什么叫还好?明明就是嫌她饭量太大了,她说:“我下次注意……嗯,少吃点。”

    厉御行吃饭的动作一顿,他抬头,含笑望着她,“在我面前,不用伪装,做真实的自己就好。”

    说来说去,还是觉得她饭量大嘛,叶念桐拿脑袋磕桌子,无比悲催的喊口号,“我要减肥,谁也别拦着我。”

    厉御行听得皱眉,他的目光落在叶念桐身上,第一次认真打量她的身材。她身材偏瘦,但是十分有料,丰胸纤细翘臀,该有肉的地方绝不含糊,不该有肉的地方不会有一丝赘肉。她的皮肤光滑细腻,触感柔润,特别是胸前那两团,不大不小,刚好够他一手掌握……

    呃,他在想什么?厉御行连忙打住,悄然移开视线,却发现自己口干舌燥起来。他连忙舀了一碗汤,咕噜咕噜喝下去,可是心里那股躁意却并没有被冲淡,反而越来越强烈,就像是往星星之火上浇了一碗汽油,火势腾一下燎原。

    厉御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看着一个女人,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反应,更何况这个女人在他眼里还是个小女孩。他俊脸微红,呼吸非常急促,看了一眼那颗黑黑的脑袋,心里的躁意更甚。他连忙移开目光,却看见汤碗里飘浮着一个硬硬的壳,他脸色大变,厉声喝问:“张妈,今晚做的什么汤?”

    张妈正在厨房忙碌,手上的水都没擦,慌慌张张跑出来,诚惶诚恐的答:“大少爷,是鳖汤。”

    “鳖汤?”厉御行声音往上提了两分贝,他身上本来就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气势,这一提声把张妈吓得够呛,她哆哆嗦嗦道:“是啊,五小姐说你最近身体虚,需要补补。”

    厉御行在心里将厉家珍骂得狗血淋头,他脸色不善的道:“行了,下去吧。”

    张妈这才颤巍巍的回到厨房,叶念桐很少看见厉御行发这么大的火,她看着张妈的背影有点可怜,她说:“厉大哥,你别生气,张妈也是为了给你补身体。”

    “我不需要补。”厉御行板着脸硬梆梆道。

    “好,你不需要补,那我补。”叶念桐赌气地拿勺子舀了一碗汤,连带把整只鳖都舀到碗里。厉御行见状,张了张嘴,到底什么也没说。

    叶念桐把整只鳖舀进碗里,她看着它,顿时觉得无从下口啊。这要从哪里开始咬呢?她偷眼看向厉御行,却见他乌黑沉静的目光正盯着她,她骑虎难下,闭上眼睛,把心一横,伸出纤细的拇指食指捏住鳖身,含住一端用力一吸,一股温热的腥腻的东西被她吸出来,那味道说不出来的怪。

    然后她抬眼,看见厉御行的表情也说不出来的怪,她愣了愣,将手里的鳖递过去,说:“味道有点怪,你想吃吗?”

    厉御行仿佛再也无法忍受,腾一声站起来,一言不发转身上楼去了,留下一头雾水的叶念桐。她默默低头看着手里的鳖,淡定的又吸了一口。嗯,味道还是很怪,但是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她还是勉为其难的吃完。

    叶念桐刚吃完饭,她的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是厉家珍打来的,她连忙接听,“珍珍,有事吗?”

    “桐桐,我叫佣人给你送了套睡衣过去,一会儿你穿上,记得多在我大哥面前晃晃。”厉家珍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怎么听都有点不怀好意。

    “什么睡衣啊,我有睡衣的。”

    “你听我的就对了,记得多晃晃,火候你自己掌握,挂了。”厉家珍说完就挂了电话,叶念桐一头雾水,穿个睡衣还要火候?又不是熬汤……

    几分钟后,睡衣就送到叶念桐手上了,她一边谢过佣人,一边往楼上走,边走边伸手拨弄。睡衣的款式没什么特别,就是质感柔软,还是真丝的,不过她喜欢纯棉的,穿着舒服。

    她回到房间冲了个澡,然后换上厉家珍送来的睡衣。睡衣是两件套的,里面一件及膝吊带裙,外面一件薄薄的开衫,款式介于清纯与性感之间,不会太暴露,但是很清凉。

    厉家珍叫她去厉御行面前晃晃,穿成这样,该不是叫她去色诱他吧?我勒个去,要是被他轰出来,她里子面子都没了。

    叶念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到底要不要下去,万一被丢出来,会不会很丢人?叶念桐承认她很心动,也很想试试厉御行的反应,但是她脸皮薄啊。穿成这样被丢出来,她自尊心接受不了啊。

    纠结许久,她突然站起来,抱了一本经济法课本,头也不回的下楼去了,丢人就丢人,比起他的反应,自尊心算什么,大不了明天天亮了,她就当自己做了个噩梦!

    ……

    叶念桐来到二楼厉御行的房间门口,她刚才鼓起的勇气像一只被戳破的气球,无声的焉了下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她不怕伤了自尊心,她怕留下心里创伤。

    上次她拉他的手袭她的胸,已经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事,现在,难道真要去色诱他?

    叶念桐在门外徘徊了一阵,几次举手欲敲门,到最后都放弃了。算了,欲速则不达,她跟厉御行的关系才刚刚得以改善,她不能弄巧成拙。

    她转身,浑身忽地一震。目力所及之处,厉御行清清冷冷地站在楼梯口,双手插在裤兜里,不知道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