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莫非他这是欲求不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6本章字数:2017字

    叶念桐一口气冲回房间,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她关上门,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想起刚才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她捂脸,很羞人啊有木有,他怎么能亲她的胸部?

    这简直太粗暴直接了。

    可是,仔细回味一下,那感觉真是怪得无法形容。有点疼,有点刺激,有点心痒难耐,还有点陌生的快感……

    虽然刚才她吓坏了,但是现在仔细想想,他亲她摸她的时候,她好像不觉得恶心,也没觉得反感,反而隐隐有些期待。汗,她会不会太开放了?

    她胸前的睡衣湿漉漉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她低头看去,那里被他的口水浸湿了很大一团。她真没想到冷漠正直的厉御行,还有这样邪恶不羁的一面,难道真如厉政东所言,闷骚?

    叶念桐拍了拍滚烫的脸颊,过了许久,她站起来,想要将湿睡衣换下来,又舍不得,不舒服就不舒服吧,就这么穿着睡。

    楼下厉御行打定主意后,他转身往书房外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停下来,目光落在孤伶伶躺在地上的经济法课本上。

    他定定地看了许久,弯腰拾起来,长指按在书页上,他犹豫了一下,慢慢翻起来。灯光下,他容颜清俊,漆黑修长的眼毛在眼窝处投下一抹漂亮的弧影,他的长指倏地顿时,眸色深沉地落在书页上。

    只见那里用银色签字笔写了几个小字,字迹工整娟秀,字如其人。他眸光微凝,长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那几个小字,耳边清晰响起她说过的话,“我只知道你是我唯一喜欢的男人,我不会放弃,哪怕你说我困扰到你了,我也绝不放弃!”

    那么执着那么倔强,倒是蛮符合她的性格。只是这样的性格,真叫人头疼!

    厉御行缓缓移开目光,她的性格只让他感到头疼了吗?为什么心还隐隐有些躁动?他合上书,大步走出书房,径直往三楼走去。

    三楼的格局不像二楼,二楼整个空间都属于他的私人空间,书房、卧室、健身房、影像室。而三楼有客房、储物室,房间很多。

    这是他搬进梧桐院后第一次踏上三楼,明明站在自家房子里,他却有点摸不着头脑。三楼的风格跟二楼相似,他沿着走廊向前走,走廊尽头有灯光从门缝里泻了出来,他锁定目标,大步走过去。

    举手敲了敲门,他并不以为这个点来敲她的门有什么不对,因为他是上来给她送书的,他记得她明天下午有经济法的课。

    他敲了三下门,静等了一会儿,没有人来应门,他又敲了三下,还是没人来开门。他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握住门把,轻轻一旋转,房门居然开了。

    他有些讶异,这小家伙晚上睡觉居然不锁门?他放轻脚步走进去,屋里的光线是很明亮,床头壁灯散出晕黄的光芒,让整个屋子都朦朦胧胧起来。

    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黑发如瀑的女孩,她的睡颜恬静柔美。不知道梦到什么,她嘴角微弯,在枕头上蹭了蹭。

    明明如此美好温馨的一幕,却让他暗恨在心里。这丫头太可恶了,每次撩拨得别人心痒难耐,她拍拍屁股转头就睡,完全不负责任。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睡着的她就像个孩子,脸蛋粉嘟嘟的,红唇微微张开,隐约还能听到她微微打鼾的声音,实在可爱得紧。他目光向下移,她穿着吊带裙,两条白嫩嫩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因为是侧躺,睡裙在胸前堆起往外翻开,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她胸前丰腴雪白的两团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他连忙错开目光,这丫头即使睡着了,也不忘撩拨别人。他有些气急败坏的转身,刚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回身走到床边,弯腰将她蹬掉的被子重新盖回她身上。

    “厉大哥,我爱你……”近乎梦呓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浑身一僵,幽深的黑眸紧盯着离他不到一寸的小脸,心里波涛汹涌。

    她没有醒,似乎还在做梦,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是她梦里的厉大哥终于回应她的爱情了吗?

    厉御行发现,此刻他心里有种莫名的嫉妒,他被这股莫名的嫉妒折磨得有些心焦,他忽地直起身来,转身大步走出了卧室。

    ……

    翌日。

    叶念桐神清气爽的起床,选择性失忆一般,将昨晚在书房里被厉御行调戏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她抱着书下楼,正好看到厉御行用完早餐准备出门。

    她连忙笑脸相迎,“厉大哥,早!”

    厉御行瞅了她一眼,他的神情有些疲惫,眼窝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十分显眼。他看她那一眼,称得上阴郁,她脸上的笑意僵了僵,“你没睡好吗?”

    厉御行冷哼一声,绕过她径直朝门外走去。叶念桐愣愣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这一大早谁惹他不高兴了?

    “叶小姐,可以给你准备早餐了吗?”张妈站在厨房门口问她。

    “张妈,没事,我自己来。”叶念桐转身走进餐厅,把书放在餐桌上,她跟在张妈身后进了厨房,“张妈,厉大哥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也不知道,昨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看到他在院子里跑步。他好久不这样了,只有压力大或是遇到烦心的事,才会半夜起来跑步。”张妈一边盛粥,一边道。

    “半夜跑步?”多奇怪的人啊,连发泄心里的郁闷都这样与众不同。

    等等,只有压力大或是遇到烦心的事,厉氏今年的总资产一直呈正增长趋势,他应该谈不上有压力,那么就只剩下烦心的事了,烦心的事……

    被她遗忘的一幕倏地浮现在脑海里,她瞪圆了眼睛,昨晚他好像突然发狂一样咬她的胸!

    她早上起来以为是她做的春梦,难道是真的?难怪他刚才看见她会阴阳怪气的冷哼,莫非他这是欲求不满?

    叶念桐很不厚道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