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血云和炸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40本章字数:2509字

    所有人听了那轰隆轰隆声,也知道这一击非同小可,连忙朝旁边闪去,龙虎山撇着大嘴跳了过来,一掌朝那少年的面门打出。

    这次是我头一回近距离看到龙虎山的掌心雷,只见他的手掌上突然卷起一股黑色的云气,瞬间将整个手掌包裹住,同时咔嚓一声,一道金色闪电从云气里劈了出来,足有手臂般粗细,当头朝少年劈了出去,而且声响竟然比以前我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大了数倍,看来这些天龙虎山的道法也进步了许多。

    别说是我这个已经见过好几次的,就连张晓梦几人也被龙虎山的掌心雷吓了一跳,有多远躲了多远,远远地看着少年如何应对。

    那少年也不是傻子,见到这么大威力的雷劈来,根本就没有打算硬抗,凭借他无比迅速的身手,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从掌心雷的底下钻了过去,同时就地一滚朝着离他最近的龙虎山扑了过去,两只锋利的爪子照着龙虎山的双腿就抓了下来。

    龙虎山见少年躲过了雷劈,微微一笑,然后闭上了眼睛,一只手竟然掐起了诀,嘴里好像还念叨着什么……

    “龙虎山,快躲开!他的爪子和绿指尸僵是一样的。”我见龙虎山好像要硬碰硬,赶紧大声提醒。

    “靠,你不早说。”龙虎山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装逼的念头,手中诀指突然一指扑过来的少年,然后抽身后撤,连滚带爬地躲开了少年的双爪。

    而那条劈出去的雷电竟然受到控制一样,随着龙虎山的诀指又劈了回来,咔嚓一声正砸在少年的后背上……

    “啊!”那少年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后背黑了一大片。

    龙虎山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打了个激灵说道:“我刚还说施展小擒拿手抓住他呢……”

    “擒个屁,找死呢你!大伙儿快上,抓住他!”我赶紧招呼众人上手,这小子太危险,而且从他对付绿指尸僵的种种手段来看,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还是先擒住他再说,否则被他逃脱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经过几次交手我已经看得出来,这少年简直就是条活泥鳅,想要伤到他太困难了,所以这次他在大意之下被龙虎山的掌心雷劈伤,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除去张晓梦外,我们四人一同朝少年扑了过去,有掐胳膊的,有按腿的,给他来了个四面围捕。

    可是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当我们的手接触到他的时候,他的身影竟然嗖地消失不见,原来我们看到的只不过是一道残影……

    “不好,张晓梦守好洞口,别让他跑了,这小子就在附近!”我一失手,突然想起了他在化工厂使出的移形换位的那一招,看来这小子又在故技重施了……

    “呦呵?有意思嘿,这么屌的招数老娘还是头一次见。”杜筱年可是高手中的高手,连她都没看出来,可以说这个跟头栽得够大的。

    其实不光她,张晓梦和龙虎山以前也没见过,均是大感意外。

    果然如我所料,就在张晓梦的左侧不远,少年的身影又出现了,此刻的他正朝着洞外飞速地蹿去。

    “你给我回来吧!”张晓梦突然踹出了一脚,直接封死了少年的去路,同时这一脚带起了一道极强的劲风,少年正好撞在劲风之上,噗地一声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冲击之力撞了回来,摔倒在地上滚出了老远。

    “厉害……厉害!”我和龙虎山看傻眼了,这个娘们儿不简单呀,一脚就有这么厉害的威势,果然不愧为八大尸卫中的高手,看来她的实力比杜筱年要高出不少,而且同样作为八大尸卫的苏麃锋,好像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那少年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看了一眼张晓梦,又环视了一圈正在慢慢逼近的我们,突然伸出了右手食指,在自己的左臂上深深地划了一道,黑色的血液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胳膊流了下来,每一滴黑血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都暴起一团浓浓地血雾,然后飘到了半空,片刻间就在少年的头顶凝聚出了一大片,好像一块儿红色的血云……

    “他搞什么鬼?”龙虎山问我。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挺厉害,还是不要靠近的好,你再用雷劈他一下。”这股血云给我一种不安的感觉,还是远距离打击实际一些。

    “拉倒吧,刚才那一雷已经快把我累死了,再来一发的话不用别人动手,我自己就先挂了。”龙虎山擦着满头的虚汗说道。

    “烂泥扶不上墙,每次到关键的时候,都指望不上你,杜筱年小美女,你有什么办法没?”这次的行动我是指挥,张晓梦和杜筱年负责动手,所以只能派她们上去试探试探了。

    “没有,试试不就知道了。”杜筱年冷哼一声迈步走了过去,看她大义凛然的样子,简直就是要以身试法……

    见了她视死如归的样子,我不禁感叹天尸族的悲催,一个个都是这么傲娇的主儿,也不管实力如何,全都牛逼哄哄地,好像自己世界拳击赛冠军似的,从丁宁、苏麃锋,到现在的张晓梦、杜筱年,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僵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也是僵尸,还是僵尸防腐师呢,我都不敢像他们那么冲,生怕出门被人给打了……

    果然如我所料,杜筱年吃了亏了,还是吃了个大亏,刚一朝少年冲过去,那片血云就当头罩了下来,把她和那少年团团围住,我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听到一阵剧烈地咳嗽,杜筱年口喷鲜血地从血云里冲了出来……

    我上前一把将她扶住,这才没让她跌倒,不过还是不停地咳嗽着。

    那少年没有追击,还在继续滴着血滴,那片血云越聚越多……

    “怎么回事?你受伤了?”我吃惊地问道,按说我们也没听到两个人打斗的声音呀,怎么杜筱年这就受了重伤呢?难道那片血云有毒?

    杜筱年还没说话,龙虎山就冲了上来:“你哪不舒服,我给你揉揉胸口、顺顺气……”

    杜筱年一巴掌把龙虎山扇飞,然后喘着粗气说道:“在那片血云里不能呼吸,里边全是一些细小的血丝,吸进去后就直接粘在气管里,而且还会收缩,把我的气管都给撕裂了……”

    “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根本就不能在血雾里跟他打斗了?不能呼吸、又看不见,而且他小子的爪子还那么锋利……”听了杜筱年的话,我们几个都愣了,在那片血云里根本就没有我们的胜算嘛,我们这一方除了龙虎山外都是以近战见长,而龙虎山现在也已经耗费光了真力,根本就不能再放雷了,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少年逃走?

    “你们快想办法,我先拖延他一会儿!”龙虎山突然大喊一声蹿了出去,同时从挎袋里掏出一个圆球,我定睛一看,正是刚才他进洞的时候扔向我的小型炸弹,不过这时我才看清了它的样貌,原来就是用胶带把十来个一响的钢炮缠在了一起,然后把所有的引线扎成了一根。

    “小东西,我就不信你连这个东西都不怕,着法宝!”龙虎山掏出打火机把引线点燃,然后看着马上就要炸了,一抬手朝血云中的少年扔了出去……

    不过这少年却丝毫没有闪躲,用手一指,那些血云竟然直冲着飞来的炸弹包裹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