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4章 吻到你上车为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50字

    刚上了沐云帆那辆比亚迪,秦歌就察觉出了这男人脸色不对。那张俊脸,跟冰雕出来的似的,看他一眼,都能觉得寒气扑面而来。

    他也不说话,发狠的猛踩了油门,把车飙出去。秦歌坐在副驾驶上,蹙眉看着他。

    这男人是生气刚才自己自作主张的挽了他的胳膊?没这么小气吧?

    “送我去学校,谢谢。”

    秦歌想了想,最后提出这个要求做开场白。她可不想真跟这个男人去看什么电影,正好有个东西落在学校了,去拿一下。

    哪知道,这沐云帆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还在相反的那条道上狂奔,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不要命了似的在车流中穿梭。

    “喂,你发什么神经病?要带我去哪?”

    秦歌嚷出这一声,天边刚好滚过一阵惊雷。六月的天娃娃脸,说变就变,刚刚从秦家出来的时候天色还不错,现在俨然已经浓云密布,快要下雨了。

    沐云帆那脸也阴的跟天空一样,快要拧出水来了。

    “你还想着他?”

    他侧脸,幽深的眸光凉如寒潭里的水。秦歌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他说得什么意思。

    沐云帆是质问她是不是还想着乐正林,可是,她想不想与他何干?他们才认识几天,他就有权利掌控她的心了?

    莫名的怒气在秦歌心间升起,她的目光也凉了。

    “这跟你有关系吗?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只不过我爸逼着我嫁给你。情感上,我们是陌生人。”

    秦歌没觉得她的话有什么过分的,可沐云帆的脸却越来越僵硬了。

    “陌生人?”

    他低吼出这几个字,一手放掉方向盘,探过来勾住了秦歌的脖子。

    “你干什么?”

    车身明显一抖,秦歌吓了一跳,厉声斥着沐云帆。

    “你敢再说一遍?”

    沐云帆也不看前面的路,俊脸凑过来,鼻尖几乎与秦歌的鼻尖相碰。

    他的脸在秦歌的眼前放大,目光阴森的凝在秦歌的脸上。秦歌紧张的身体僵硬了,连舌头都僵硬了。

    “说,说什么……”

    “说我们是不是陌生人?”

    沐云帆提醒道,秦歌竭力的想挣脱开他的手臂,却是徒劳。

    “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要不是我爸逼着,你这种人,我根本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她气恼的吼出,只觉得脖子上缠绕的那条手臂越收越紧,快把她勒断气了。

    沐云帆没吭声,眼神却阴鹜的怕人。这时候,车蹭上了马路牙,狠狠的抖了一下。

    秦歌脸色发白,沐云帆这才松开了手,双手掌控住方向盘,目光看向前方。

    又是一阵闷雷滚过,没一会,就掉下了豆大的雨滴。

    秦歌伸手摸了一下刚才被他勒疼的脖子,此时沐云帆突然踩了刹车。比亚迪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秦歌猝不及防,一头撞向了前挡风玻璃。

    “沐云帆,你……”

    “滚下去。”

    秦歌捂着额头瞪大眼睛,想骂沐云帆一句疯子,话才出了口,就听见沐云帆阴狠了吼了她一声。

    窗外的雨越下越急,旁边的汽车飞驰而过,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让她下车?

    “滚。”

    没等秦歌犹豫一秒钟,沐云帆的薄唇里又迸出了这个字。

    秦歌咬了咬唇,话没多说,转身拧开了车门,下车没入了雨中。她不喜欢求人,尤其是这个沐云帆,她更不会求他。

    透过雨雾,秦歌的身影在沐云帆眼中越来越小,最后成为一个黑点,

    “该死的女人。”

    沐云帆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她对他一向是横眉竖眼可为了气那个男人,她竟然会主动挽住他的胳膊。

    心中无爱,何须再赌气?这就充分的说明,她心里还想着那个劈腿男。马上就要成为他沐云帆的女人了,心里还想着其他男人,这是她的第一宗罪。

    第二宗罪,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攥住了他的心一样,能如此的左右他的情绪。被一个女人左右情绪就已经很夸张了,更夸张的这个女人是秦穆阳的女儿,是他的敌人。

    这一宗罪,严格的说不是秦歌本身的错。可是,他沐云帆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他认定了秦歌的错,那就是她的错。

    他深沉的目光依旧盯在前方的黑点上。

    扰了他的心绪,她还想逃吗?沐云帆邪性的勾了勾唇,踩了一下油门,冲那黑点又追了过去。

    秦歌在雨中疾步走着,虽是六月天,可是冰冷的雨滴打在身上,她还是觉出了彻骨的冰凉。她双手抱住自己,抵抗着雨水带来的寒冷。那种冷意,不只是身体上,更是心上。

    她的人生,就好像此刻这样,狼狈又冰凉。自生下来,父母就嫌弃,长大了,被姐姐抢了男朋友,又逼着要嫁给沐云帆那样莫名其妙的神经病。还不够狼狈,不够寒冷吗?

    想到这里,她的脑中又翻腾起沐云帆咬牙切齿的让她滚的样子。

    “该死的沐云帆!”

    她咬牙,恨恨的暗骂了一声。

    “瓷……”

    刺耳的刹车声突然响起,车轮带起的泥水溅起老高,打在秦歌的身上。秦歌瞬间成了半个泥人。

    秦歌惊恐的一扭头,就看见沐云帆端着一脸邪肆的笑,坐在车里。

    “上来。”

    他像一个皇帝,随口就是发号施令,想让人来便来,想让人滚便滚。

    秦歌懒得理睬他,直接扭头往前面走去。她就是淋死了,也不会再上他的车。

    比亚迪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跟了一小段,突然加速冲到了她的前面停住。

    沐云帆从车上下来,没费什么功夫就擒住了落汤鸡一样的秦歌。

    “你放开我。”

    暴雨中,秦歌犯起了轴性,死活不跟他上车。

    雨水顺着沐云帆的俊脸落下来,他顺势紧紧的圈住了她,龇牙冲她一笑:“不上车?很好,我不介意在这雨中来一场法式热吻,你若是喜欢,我便吻到你肯乖乖上车为止。”

    话音未落,他的薄唇就已经凑到了她的唇边。雨水冰凉,但他呵出的气息却是滚烫滚烫的,他的手更如铁钳一样紧紧的圈在了她的腰间。

    秦歌觉得此时的自己,很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兽,被圈在了他设定的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