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沐云帆人格分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113字

    沐云帆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打定了这个主意后,他进了卧室,甚至还多余的关上了房门。

    他倒在床上之后便闭上了眼睛,睡觉,还有什么比睡觉更惬意的事情?

    可是,翻腾了近一个小时之后,他又烦躁的翻了起来。抬眼看向墙上的挂钟,想都没想的下床伸手就把那东西给摘了,拉开窗户,随手扔了出去。这东西的滴答声,让他心烦。

    处理到影响自己睡眠的罪魁祸首之后,他重新倒下,重新闭上眼睛,接着睡。

    又一个小时之后,沐云帆又翻了起来。

    他像前一次一样,扫了一眼四周。越看,脸色越沉。房中一片静谧,哪还有声音惹的他不能安睡?

    仔细想了一会,沐云帆终于找到了造成他失眠的根由。

    秦歌,就是那个死女人,是她鬼影子一样的在他的脑袋里盘旋,她那些叫嚣的话也像苍蝇似的总在他耳边嗡嗡不停。

    沐云帆火了,真的火了。死女人,扰他心绪还不算,睡个觉都不让他安生。

    他迈开修长的腿,下床胡乱找了一件衣服披上,开门直奔车库去了。那个女人现在一定在呼呼大睡,他睡不着她凭什么又睡得那么香?

    沐云帆不讲理的想着,脸上阴云密布,他甚至已经想好了,等开了车门,如果她真的已经睡着了的话。他一定甩手给她一个巴掌,打烂她的美梦。

    到了车库,打开车门。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里面的秦歌,睡得已经不知道天南海北了。他开门的时候故意弄了很大的声音出来,她都没有听见。依旧紧紧的闭着眼睛。

    沐云帆真的抬起了巴掌想对着那张脸拍下去。

    可他的手落到一半的时候,僵了一下。这女人的脸为什么这么红?整张脸都是红的,蜷缩在座位上像一只被煮熟的龙虾。

    他的手轻轻的落了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

    “该死!”

    沐云帆低吼一声,眉头揪紧,又加大力道在秦歌的脸上拍了二下:“醒醒。”

    他喊了二声。可秦歌,仿佛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沐云帆深眸一缩,伸手把这个湿漉漉的女人从车里抱了下来。她发烧了,而且很显然昏迷了。

    她淋了那一场雨,又被自己丢在车里呆了一下午加大半个晚上。依一个女人的体质,不发烧,不昏迷才奇怪。

    一丝懊恼突然爬上心间,沐云帆低头看着怀里的秦歌,浓眉间的距离越收越紧。刚走出去几步远,想了想又折了回来,把秦歌重新放进车里。驾车离开了车库……

    秦歌的意识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渐渐恢复,还没睁开眼就觉得头很疼,快要裂开了一样的疼。

    她深锁着眉头,费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但肯定不是医院。谁家?

    意识倒带,沐云帆的影子蹿进了她的脑海中。这是沐云帆的家。

    秦歌慌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撑起半个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懵了!

    衣服被换过了,现在的她套着全新的睡衣,就连内衣都不是自己原先那套了。

    “沐云帆!”

    秦歌疯了一样,喊了一声。

    没一会,沐云帆出现在她面前,他系着围裙,手里还掂着一只汤勺……这形象,再配上他天怒人怨的俊脸,看着非常有违和感。但是现在,秦歌没心思去想他形象的问题。

    她紧紧的揪住身上的薄被,怒目瞪着沐云帆。

    “是你帮我换的衣服?”

    “是的。”

    沐云帆回答的很爽快。秦歌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而后突然又腾地一下涨的通红。

    “你……你怎么可以……”

    一想到自己已经被他看光,秦歌就想拿刀剜了他的眼睛。

    沐云帆把那勺子往胸前一横,双手环胸,挑起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歌。

    “那不然呢?让你裹着湿透的衣服,继续发烧,烧死自己?”

    发烧?秦歌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触到一个东西,随手扯了下来一看是退烧贴。

    “那你也不能换我的衣服。你这是……”

    秦歌气的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了,随手把退烧贴扔在了地上。

    “我是什么?”沐云帆眼梢的笑意渐浓,忽而又掠出一抹讥讽:“你放心,虽然我看过了,不过,我对你那副干瘪的身材没兴趣。”

    她干瘪?看过了还嫌弃她干瘪?

    秦歌气疯了,随手从后面拽出枕头砸向沐云帆。

    “混蛋!”

    沐云帆也没躲,任那枕头软绵绵的砸在身上。“有力气了?有力气就赶紧起来。除非你想赖在我的床上。”

    这话暧昧的让人想掐死他,秦歌当即掀了薄被,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沐云帆也没搭理她,掂着勺子转身走了。没一会就听他在客厅喊:“过来,把这个喝了。”

    秦歌却不理会,只是在房中四处看。

    “我的衣服呢?还给我。我要回去。”

    “脏了,扔了。”

    男人如是回答。秦歌咬咬牙,不想再多说什么,直接走到门口。打算就这穿着睡衣离开这里。

    “要走可以,衣服是我买的,扒下来,你就走。”

    沐云帆的话轻飘飘的传过来,秦歌回头瞪向他覆着一层讥诮薄笑的脸。

    “过来,把这个喝完,喝完就让你走。”

    她还没想出恶毒的词来骂他,他倒让步了。秦歌想了想,心不甘情不愿的挪过去瞪着桌上那碗东西。

    “这是什么?”

    “姜汤,医生说你受凉,驱驱寒气。”

    秦歌没动,眸光中掠出一丝疑色。这东西是他煮的?他把自己弄成这幅造型就是为了给她煮姜汤吗?

    她的目光从那碗姜汤上挪开,移到了沐云帆身上,看着他腰间那条还没解下来来的素色围裙发呆。

    “还打算让我喂你?”

    沐云帆沉了脸,随手扯下腰间的围裙。这女人,这是什么表情?费了大劲煮姜汤给她,连一个谢字都没换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犯贱。

    “快喝,别病死在我家里了。晦气。”

    扔下这么狠毒的一句,他转身就走了。 秦歌瞪着这碗姜汤,脑子又混乱了。

    这男人,他昨天那么大雨赶她下车,然后又不顾她浑身湿透把她锁在车里。后来,却送她去医院,还给她煮姜汤驱寒。现在,又突然咒她病死。

    他是人格分裂吗?做事的态度这么前后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