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8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57字

    秦歌最终还是捏起了勺子,认命的把姜汤喝了,因为她知道沐云帆说话向来是好的不一定灵验,坏的一定言出必行。所以她想早点离开,最好别跟他对着干。

    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姜汤还没喝完,沐云帆就出去了,走的时候丢了一百块钱给她,竟然一声都没吭,好像家里没她这人一样。

    “毛病。”秦歌捏起毛爷爷,嘟囔一声,揣进口袋里。剩下的姜汤也懒得喝了,等了一会便也穿着这身睡衣出了门。好在沐云帆给她换的这身衣服偏保守型,所以穿着出去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妥。

    她没直接回秦家而是去了学校,学校里有她的衣服,她不能穿这身回去,否则又该被爸妈和秦妙儿捏到小辫子了。

    秦歌去哪沐云帆并不怎么关心。他是接到了顾霖瑞的电话才匆匆出来的。

    二十分钟后,二人在M.K国际见了面。

    足有二百平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沐云帆坐在原本属于顾霖瑞的位置上,翻看着顾霖瑞刚刚递上来的资料。

    “这次的丑闻事件让秦氏的股票下跌了百分之二,而且似乎还有下跌的趋势。今天一早秦穆阳和秦瑞阳就召开了紧急会议,正在商量对策。云帆,我们要不要这时候趁机买进秦氏的股份?”

    顾霖瑞坐在沐云帆对面,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沐云帆合上资料,幽若深潭的眸浅浅眯起,沉默了一会,忽而又讥诮的笑笑:“百分之二?百分之二就买进,我们岂不是吃亏了?”

    “那你的意思是?”

    “不降百分之五,不适合买进。”

    “百分之五?这有点大了吧?”

    顾霖瑞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豪门秘辛丑闻这种事情是会牵扯到公司股份导致股价下跌,但是这也是有一定局限性的。一般不会降低很多而且不会持续很久,只要该公司的危机公关做的好,股价很快又会上来。所以,沐云帆这冲口而出的百分之五,他觉得有些不可想象。

    “很大吗?”沐云帆挑眉淡笑,“仅凭着秦皓雪的那点丑闻当然不够,影响力有限。但如果是他们的产品本身出了问题,你觉得会如何?”

    “产品本身出问题?”

    顾霖瑞蹙眉沉思起来。秦氏本来是做化学品原材料起家,后来见化妆品行业利润率高,便改行做了化妆品。秦穆阳也算个有能力的,公司交到他手上之后,这些年也算发扬光大了不少。旗下不少品牌也国内化妆品行业也创出了知名度,这二年势头更加凶猛,俨然又奔向行业前三的趋势。

    这样的公司,你说他的产品本身会出问题,似乎让人不敢相信。

    “他们的产品就是完美的了吗?”沐云帆的脸上倏地蒙上了层层的阴霾,“即便是完美的,难道不许我们制造一点不完美出来?”

    “你是想在他们产品上动手脚?这个……”

    “他们那个‘幻梦’的牌子不是口碑不错吗?听说下月还打算去参加法国的展览。这时候如果再国内制造一点不利的新闻出来,你说他们的股价会不会降低百分之五?那时候再买进岂非更合适。”

    沐云帆脸上自信的浅笑让顾霖瑞打了个寒颤,冒了一身的冷汗。他的心里已经开始为秦氏默哀了。惹上了沐云帆这种人……自求多福吧。哦,不对就算求上西天佛祖估计也没多大用了。

    “‘幻梦’是秦氏新出的主打抗衰老的品牌。自推出后口碑一直很好。这也算是秦穆阳的得意之作。选择这个品牌下手很合适。云帆,这招真高。而且这个不难,实施起来很容易。只要找几个人反应他们的产品使用容易过敏,就可以了。至于报纸,新闻,网络什么的,咱都有人,不怕。”

    顾霖瑞龇牙咧嘴,不遗余力的往秦氏捅刀子。沐云帆眸光一闪,神色暗淡下来。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秦穆阳大概想不到十五年之后会有人也学他那手,这么算来,我还该称他一声前辈才是。”

    沐云帆薄唇微微勾起,溢出一抹戾气十足的冷笑。

    顾霖瑞知道他必是又想起了从前那些事情,因不想他心情不好,也就闭了嘴没去接沐云帆的话。

    二人沉默了一会,顾霖瑞又想起一件事来。

    “对了,前几天……”

    “我妈给你打过电话了?不让你告诉我她要来?”

    顾霖瑞的话还没完,沐云帆就接了过来。

    这话接的顾霖瑞愣了一下:“你都知道了?”

    沐云帆的母亲王璃那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三令五申的严令他不许告诉沐云帆。本来他还真不敢告诉沐云帆,但是想来想去总觉得皇太后驾到这种事情还是先给沐云帆通个气比较好。免得沐云帆到时候手忙脚乱。哪知道,这位已经知道了。

    “我妈的事情,我怎能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会装作不知道的。”

    沐云帆伸手拍了顾霖瑞一巴掌,很义气的保证。顾霖瑞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你可得记着,你妈……我可扛不住。”

    “我妈人很好。”

    沐云帆不高兴的挑了顾霖瑞一眼。顾霖瑞撇撇嘴:“好吧,很好。但是我就怕她会对小刺猬挑刺。说不准还会把小刺猬那一声的刺给拔光了才允许她进你沐家的门。”

    顾霖瑞咧出一嘴白牙,脸上写着四个字:幸灾乐祸。

    “多事。”

    沐云帆冷眸横扫了他一眼,惜字如金。

    他嘴上没说,心里却被顾霖瑞的话砸起了一片涟漪。关于秦家的事情,他本来的计划并不是这样的。现在改了,自然要对母亲王璃有个说法。

    他能怎么说?难道直接说他改了计划是因为……他的脑中不自觉的翻起秦歌的模样,联想到顾霖瑞刚才关于拔刺的那些话,心头又是一阵莫名的烦乱。

    有些事情,他自己并不想面对,也不想深想,但是,它又总在某个关键的点上会左右他的决定。

    秦歌——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他不知道,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她还能不能同意他现在的计划?这些都是问题。

    沐云帆英挺的剑眉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