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9章 沐家皇太后驾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80字

    沐家的皇太后是在三天后驾临申城的。她被顾霖瑞送过来的时候,沐云帆刚刚结束一个视屏会议。

    王璃进门就皱起了眉:“你就住这种地方?”

    她挎着最新款的古驰皮包,嫌弃的打量着沐云帆这间二居室。

    顾霖瑞跟在王璃身后,冲沐云帆挤眉弄眼:“伯母,云帆,没事我就先走了,不妨碍你们母子团聚了。”

    怕妨碍他们是假,他有预感照皇太后这脸色来看,等一会她就要发难了。所以他还是早点撤吧。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果不其然,顾霖瑞刚出去,王璃就把古驰往半新的布沙发上一放,端坐在沙发上,摆开架势对沐云帆沉下了脸。

    “云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什么怎么回事?您怎么一来就发脾气?”

    沐云帆明知故问,打着哈哈。说完了,又给王璃倒了一杯热茶,双手递到她手上。

    哪知道王璃不买他这个帐,接了过来,重重的搁在了茶几上。

    “别跟我装糊涂。当初你说回来之后要隐瞒身份,要让秦穆阳对你没有警惕心,这我不反对,可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娶秦家的女儿?这一点,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适可而止即可。为什么你不听?”

    王璃的话和目光一样犀利,即便是当儿子的沐云帆见了,也不免头皮发麻。

    “妈,这本来就是爸和秦家定下的婚约,我们不能不遵守约定吧?”

    “约定?”

    王璃冷哼一声:“舍不得大女儿,把个不受宠的小女儿塞给你这就叫遵守约定了?云帆,前阵子,我就在电话里跟你讲过,这件事情你可以稍稍提一下,如果秦家不答应就算了。给你爸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我们不一定非要用这种方式。而且你要是真娶了秦家的人,安娜怎么办?她可是我唯一看中的儿媳妇,不许你亏待了她。”

    “妈,我跟你说过,娶秦家的女儿是为了让秦穆阳尝到被最亲的人背叛的滋味。”

    对于王璃的质问,沐云帆其实很头疼。更头疼的是她挂在嘴上念念不忘的人。“至于安娜,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王璃脸色倏变,“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秦穆阳那样的人是该尝尝众叛亲离的下场。但是云帆啊,安娜对你的心连妈都感动。你怎么能说只是朋友?那谁不是朋友?是不是那个秦歌?”

    王璃突然提到秦歌,目光寒凉如冰。

    很显然,这位皇太后虽然人不在这里,可是已经把这边的情况摸的很彻底了。

    “妈,你想多了。”沐云帆转身坐到沙发上,回答的也很冷淡。

    “我想多了?那我问你,以你的能力你真想不到办法说服秦穆阳把秦妙儿嫁给你?可你却心甘情愿的接受了秦家的安排愿意娶那个秦歌。她可是秦家最不受重视的人,真能带给你什么利益吗?”

    王璃眼中流露出对秦歌的蔑视,沐云帆蹙了蹙眉:“我利用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手上持有的秦家股份。”

    “她手上会有秦家的股份?”王璃明显不相信。

    “梁凤仪,她的手上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沐云帆解释。王璃皱了皱眉:“她的股份会给秦歌?云帆,你不怕押错了宝?”

    “不会的,妈,你放心。”沐云帆应道,心里莫名的烦躁。

    可听了这样的保证,王璃的脸色并未有多少的轻松,“就算是这样,云帆,难道你替你父亲报仇还需要借助秦家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吗?”

    自家儿子有多少的底她清楚,通过资本运作来达到摧毁秦氏的目的并不难。所以,沐云帆现在拿这个百分之十的股份做借口,王璃觉得很牵强。

    她盯着沐云帆,沐云帆脸色微沉,双手骨节分明的长指头交叉在一起,想了一会,忽而抬眸,薄唇边勾出冰冷邪魅的轻笑:“用自己的钱打倒敌人哪有用敌人的钱摧毁敌人好玩?”

    眼前的儿子,一脸的凉薄,深邃的眸中幽光浮动,荡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王璃怔了一下,许久才叹了一口气:“算了,妈真是老了,不能理解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不过云帆,妈还是要告诫你,利用,甚至玩玩都可以。万不可动真感情。我只允许安娜做我沐家的媳妇。其他人,尤其是秦家的人,想都不要想。”

    她虽相信儿子的能力和控制力,但心里总还是不放心。所以又强调一遍。

    沐云帆听她又提安娜,眉头收的更紧:“秦家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您就别操心了。安娜……您就更别操心了。我会找机会跟她说清楚的。”

    “说什么说?我可告诉你,我这次来的时候安娜就要跟来,我拦着没让她来。要是让我发现你跟那个秦歌真有什么,你可别怪我多事,我就得把安娜叫来,让她好好看着你。”

    “妈!”

    沐云帆眉头拧成了一根麻绳。王璃却挑了挑眉,摆出你奈我何的表情:“这件事你记在心里。妈也不想总盯着你怎么做事。妈相信你的能力,不过你必定还是太年轻,有些事……”

    “好了,妈,我还有事,先忙去了,您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该累了吧,去休息休息吧。”

    王璃还没念叨完,就被沐云帆拉了起来,往卧室推。

    天下的儿子大概都一样,不管你再怎么牛叉,面对总爱管你,爱唠叨的老妈,除了无奈就还是无奈。

    把王璃安顿好之后,沐云帆害怕她没事又会逮着他唠叨,就真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口,王璃又追了出来。

    “你去告诉秦家,明天我会过去。十几年了,我要会会他们。”

    王璃脸色阴冷,从前的事情历历在目,那些人,她是该见见了。

    沐云帆握在门把手上的手僵了一下:“这么快就要去秦家?”

    “怎么?不能去?”

    王璃冷冷一笑。沐云帆蹙了蹙眉:“不是,我现在身份还没有公开,就怕他们对您不敬,惹您不高兴。”

    沐云帆是个孝子,当然不愿意看到秦家那一家子势利眼对自己母亲不待见。

    王璃对他的担忧倒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没什么。大不了现在怎么待我,以后我加倍还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