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谁才是骚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09字

    秦歌这几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学校,临近毕业,事情很多。而且她也不愿意成天在家面对秦妙儿。

    秦妙儿从前并不喜欢窝在家里,但是这段时间被秦穆阳给禁了足,只能呆在家里思过。秦穆阳自那天当众打了秦妙儿一巴掌之后对这个干了丑事的女儿就没有更多的责备了。只是让她呆在家里别出去,等这阵风头过去之后再说。而沈岚,那更是只有心疼,吩咐柳姐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在家‘思过’的秦妙儿,简直把她当成了凯旋的英雄。

    秦歌现在是连看都不想多看秦妙儿一眼。所以每天她都是尽可能早的出门去学校,晚上才回来。这天也是一样。早上九点多,秦穆阳和沈岚前脚出门,她后脚就跟着出去了。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迎面就碰上了乐正林。

    “小歌!”

    乐正林自那天受了父母一顿教育之后对秦歌的印象就彻底发生了改变,现在看秦歌的目光都热络了许多。

    而秦歌却讨厌他这种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热络。他们之间,走到这一步,再有这些热络那都是虚伪。

    所以,她没搭理乐正林,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径直往前走。

    “小歌,你别这样。”

    乐正林转身追上秦歌之后,扯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触碰,从前她当然不会排斥,甚至还会羞涩,会欣喜。可是现在,他的触碰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干什么?放开。”

    她猛的甩开乐正林的手,纯澈的眸光浸入了冰霜一样看着乐正林。

    乐正林脸上划过一丝受伤的表情,不敢相信似的盯着秦歌。她从前从来没有用这样冰冷的目光看过他,她看他的目光从来都是仰慕,是温柔的。这个一直低眉顺目跟在他身后的女孩子怎么可以突然变成这副冰冷的面孔?

    心上掠过一阵挫败感。他突然又暗自咬牙,目光更紧的黏在了秦歌的脸上。

    “小歌,我想跟你说几句话。之前的事情我……”

    他本不削在秦歌面前说什么对不起。但是现在,他觉得非说不可。只是秦歌却连这个纡尊降贵的机会都没给他。

    “你要找妙儿的话她在里面。我们没什么可说的。”

    丢下这冷漠的一句话之后,秦歌头也不回的往前迈开了步子。却没想到乐正林像牛皮糖一样又黏了过来。

    “我不找妙儿,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约你出来,可怕你不理我,所以只能上门来了。”

    乐正林急急的解释,怕秦歌更厌烦他,也不敢伸手再去拽她,只是张开手臂在前面拦着她。

    道路被阻,秦歌先前还压抑的火气腾地一下蹿了起来。

    “乐正林,你干什么,要发神经找里面那个,我没空陪你浪费时间。”

    她不想看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因为多看一眼,她的心就会多疼一次。不是因为还爱,只是因为疼惜自己。

    乐正林是她的初恋,她全心的爱着他,在她的心里,甚至他就是她的整片天空。可是有一天,她的天空突然天崩地裂了。那一道晴天霹雳,劈碎了她的心,让她再也不想多看这个男人一眼。

    秦歌咬着牙,脸上挂着层层寒霜。乐正林蹙了蹙眉,“我真不找妙儿。发生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想了好多。小歌,还是你好。你单纯,善良。不像她。”

    提到秦妙儿,他的眼中掠过一丝厌弃。秦歌眸光暗了暗:“你又开始嫌弃她了?乐正林,你这个男人怎么跟钟摆一样?”

    他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厌弃谁就厌弃谁。他以为他是皇帝?秦歌头一次对眼前的男人有了一种鄙视的感觉。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想了很多,之前都是我没想清楚才做了错误的决定。现在我想清楚了。所以……”

    “所以,你又打算回头找这个死丫头了?”

    秦妙儿尖利的声音在身后炸响,截断乐正林的话。乐正林慌忙回头脸色倏变。

    “妙儿,你在家?”

    这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几天他谨记着乐远行的话也没跟秦妙儿多联系。而且按照她从前的生活规律这个点她是不该在家的。她的活动项目很多,可不像秦歌那么安分。

    秦妙儿粉脸涨的通红,恨恨的瞪着乐正林。“我不在家?不在家哪能看到这出好戏?”

    她疾步奔到秦歌面前,又冲秦歌厉声道:“你是不是又使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他了?说,是不是!”

    尖长的指甲直接戳到了秦歌的鼻尖,秦歌顿时感到了一阵刺破皮肤的痛。

    “拿开你的手。”

    秦歌伸手狠狠的拍向了秦妙儿的手腕。

    秦妙儿吃痛,低头一看自己粉白的手腕上印上了一片红印,火气更大了。“你还敢打我?是不是仗着有正林给你撑腰了?我早就说过了,你那些什么清纯都是装的,其实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骚货。”

    她听到下面有动静就下来看看,哪知道一下楼就看见乐正林伸手拦着秦歌。

    乐正林,那是她的男人。她自己的魅力她清楚,他尝了自己的好处之后怎么可能还会丢了自己去找秦歌?唯一的解释就是秦歌使了什么招数勾引了乐正林。勾的乐正林心痒痒之后,又摆出这幅高冷的姿态拒绝她。男人最受不住这种欲迎还拒的手段。这贱丫头真是厉害。

    秦妙儿嘴里骂着秦歌‘骚货’,秦歌盯着仿佛得了失心疯一样的秦妙儿,突然勾唇溢出了一丝薄笑:“你觉得我勾引他?”她伸手指着乐正林,“好,我就是勾引他了,怎么样?只许你做,我就不能做了吗?再说,他本来就是我的。是你先卖了自己的身体把他拽过去的。与你相比,我怎么能算的上是‘骚货’呢?你不才是吗?”

    秦歌往乐正林身边靠了靠,扬着一脸娇媚的轻笑。她心里很恶心身边这个男人,但是此时此刻,她情愿忍住这恶心,给予秦妙儿一记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