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1章 他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73字

    秦歌想的没错,她这幅样子真把秦妙儿气了个半死。本来给她下药误伤了秦皓雪的事情被捅出来,秦妙儿就是一肚子的闷气。现在又看见乐正林准备抛弃她重新找秦歌,她心里更是恨不能把秦歌千刀万剐了才好。

    眼看着秦歌贴着乐正林的样子实在是碍眼,秦妙儿伸手一把把乐正林给拽到自己这边。

    “正林,你看看她嘛,她骂人。”

    她又扭成了一条蛇精,双臂将乐正林的腰给圈住,酥软馨香的身体紧紧的贴上乐正林。男人的胃口她太清楚了,她就不相信了秦歌那种姿色的女人还真能争的过她不成。

    秦妙儿天生媚骨,脸庞本来就长的明艳动人,现在又刻意做出这幅勾人的样子,端出这样一副柔糯无比的娇声软语,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乐正林当然也一样。

    “妙儿。”

    看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悦,可那声音却软的听不出一点的不高兴。

    秦妙儿心中暗喜,缠他缠的更紧,目光还得意的往秦歌那瞟了一眼,“正林,跟我上楼去,我有话跟你说。”

    她故意把乐正林往房中拉,秦歌没说话,只是盯着乐正林看。乐正林内心无比纠结,他知道这时候秦妙儿喊他上去会做什么,作为男人,他是向往的。可是……

    斗争了一会,他终究还是硬生生推开了秦妙儿。

    “对不起,妙儿,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

    他不会当着秦妙儿的面把话说死,说绝。说到底他还是有那么点贪念秦妙儿这个人的。她美妙的身体,能带给他极致的欢愉,这是所有男人都逃不掉的诱惑。所以,他得留一点,不能当着秦妙儿的面再跟秦歌说刚才那些话。

    乐正林慌慌张张的逃离了秦家,秦歌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回头冲秦妙儿又是一笑:“姐,看来你那招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灵验的。”

    她转身走出铁门,秦妙儿气恼的追上来,秦歌回头其俏皮的指着地上:“不能再跟了哦,爸让你禁足,你敢擅自出门,爸会生气的。”

    秦妙儿果然不敢再上前,气的站在门口直跺脚。

    秦歌没再搭理她。直接去了学校。这一天她都没再回来,晚上也打了个电话借口学校事多就住在了学校。

    秦妙儿足足在自己房中生了一天的闷气。乐正林后来打电话给她,她也懒得接。直到晚上秦穆阳和沈岚都回来,她才下楼来。

    三人坐到餐桌边,沈岚一眼看去没有瞅着就心烦的人,心情也顺畅多了。

    “穆阳,你是说王璃明天要过来吗?”

    秦穆阳点点头:“云帆电话里是这么说的。说是想来拜访拜访我们。顺便谈谈小歌和云帆的婚事。”

    “谈?有什么好谈的。我看她怕不是上门来兴师问罪的吧。怪我们不遵守诺言把妙儿嫁给她儿子。哼,当年他们家做了那样的丑事,又破产,这些年也不知道躲哪去了,现在大概是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找回来。我们还肯嫁个女儿给他就算不错了。还要挑三拣四吗?”

    言语间仿佛王璃已经指着她的鼻子骂过一回了。秦穆阳也沉着脸,没说话。沈岚话题打开就停不住又接了下去:“穆阳,这件事也怪你,当时看沐云帆和妙儿差不多的年纪就扯这样的话出来。现在好了,还被他们家缠上了。”

    “我那时候也是随口一提。”被沈岚埋怨,秦穆阳也有些不悦,“哪知道沐博那个死脑筋竟然当真了。现在人家找上门,我们如果不认,他要是捅到媒体上去,旁人又得说我们不守信誉。现在这样也好,让小歌嫁给他,堵了他那张嘴。也不会因此连累了秦家的名声。”

    沈岚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好在这样我们不亏什么。也算他有点自知之明,要是真把妙儿嫁给他,我可舍不得。”

    她慈爱的看着秦妙儿。秦妙儿冲她乖巧的笑了笑:“妈,您放心,我谁也不嫁,就在家陪着你和我爸。”

    “傻孩子。”沈岚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而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小歌今天还没回来,要不要打个电话通知她明天早点回来,好好收拾收拾,免得丢人。”

    这话刚落音,秦妙儿就接上了:“妈,你刚刚都说了,他家那种情况,我们家肯嫁个女儿给他已经很对得起他们了,还有什么必要盛装接待他们?这样岂不是自贬身价,还以为我们求着他沐云帆呢。还有你和我爸,要我说明天也最好别在家等着他们,先出去,让他们等一会之后再回来。这样才让他们心里明白他们的身份。”

    沈岚眉头皱了起来,看看秦穆阳,秦穆阳沉思一会点了头:“妙儿说的有道理。就不要给小歌打电话了,随她去吧。他们来了,等等也就等等没什么。”

    “恩,好。”沈岚点头没再说什么。

    秦穆阳和沈岚虽然这样决定了,秦歌却在第二天早上接到了秦妙儿的电话。

    “小歌,家里来客人了,你认识的。赶紧回来。”

    秦妙儿的口气很冲,而且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挂了。秦歌捏着手机皱了皱眉,谁来了?

    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能让秦妙儿这么大火气通知她的,那必定是她的朋友不错。否则秦妙儿何至于这样一副厌弃的口吻?

    这么一想,秦歌就收拾了东西回家去了。

    进了家门,秦妙儿坐在客厅,也没看见有什么其他人。

    “我朋友呢?”

    再不想跟秦妙儿说话,秦歌都只能忍着问了一句。

    秦妙儿冲二楼秦歌的房间努了努嘴:“你房里。”

    她房间里?秦歌怔了一下。秦妙儿见她不动步,催促道:“还不上去?说是你朋友,我懒的老看你朋友在眼前晃,就让她上去了。你要是不想见,我上去让她马上走。”

    她作势起身,秦歌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抬步上了二楼。

    伸手推开虚掩的门。秦歌就看见了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在她的说桌边。看了一眼,秦歌就皱起了眉。

    这个人从背影上她断定她不认识这个人。那他是谁?

    “你是?”

    秦歌往那人走了二步,试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