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6章 她才是贱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2079字

    秦歌第三天的时候就出院回家了。虽然身上还有多处挫伤,但是都没什么大碍,所以就早点出院了。秦妙儿手臂骨折,又在里面多住了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里,秦穆阳似乎是公司里的事情颇不顺心,忙得不可开交,也不怎么回家。沈岚则在医院陪护她的宝贝秦妙儿更是不回家。家中无人,所以秦歌也没回学校就在家休养。

    只是一天傍晚,梁凤仪突然来了把秦歌吓的不轻。本来这件事她一直瞒着没敢告诉梁凤仪就怕她担心。可她还是知道了。难道又是那个多事的沐云帆?

    “奶奶,您怎么来了?”

    按下心里对沐云帆的怨气,秦歌满脸堆笑的把梁凤仪迎进了自己的房间。

    梁凤仪一句话不说先拽着她的胳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个仔细,确定从表面上看上秦歌是健健康康的,这才松开了,伸手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梁凤仪一脸愠怒,秦歌吐吐舌头,挽住她的胳膊,笑道:“我再不告诉您,你这不都知道了吗?奶奶,这次是不是又是那个沐云帆?”

    梁凤仪嗔怒的瞪她一眼:“你别套我的话。这回不是人家告诉我的。是我自己听说的。你那个爸虽然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封锁消息,但是这种事哪能蛮的那么滴水不漏?小歌啊。这回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外面说是你推的妙儿,可我不信,说,是不是那丫头又在家欺负你?”

    她的眼中晕上一层怒气,秦歌知她有高血压怕她气坏了,慌忙安慰道:“奶奶,没有啦,您别听那些人胡扯。就是一点小意外。”

    “一点小意外?小意外弄的二个都住院了?听说妙儿还骨折了。我看她是活该。那孩子从小就飞扬跋扈。一个女孩子,欺负起自己妹妹来,心肠狠毒的……”

    她说不下去了,频频摇头。秦歌想起几天前发生的那些事,眸光也暗了暗。不过很快她就敛去了眼中的暗色,把话题给岔开了。

    “奶奶,不说这个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您别生气了,为了那些人气坏了可不值得。”

    秦歌体贴的道。梁凤仪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拉着秦歌坐下来。

    “小歌,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我真怕你哪天会被他们给欺负死。”

    梁凤仪又是一脸忧色。秦歌笑笑拍拍自己:“奶奶,我强悍着呢,可没那么容易死。”

    二人刚说到这里,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梁凤仪和秦歌同时皱了皱眉,细听之下就听见了秦妙儿的声音。

    “秦歌,你给我滚下来,秦歌,你死哪去了?”

    秦妙儿出院了,而且一出院就找自己来兴师问罪了。她骨折,自己却只是轻微脑震荡,这口气她怎么能咽的下去?

    她来找自己算账,自己并不怕她,只是现在奶奶在这里……

    秦歌皱了眉,看向梁凤仪,此时梁凤仪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奶奶,您别……”

    “别什么?小歌,你还叫我别生气?你这孩子啊……”

    梁凤仪叹了一声气,拉着秦歌出了门到了一楼。

    秦妙儿和沈岚看见梁凤仪都怔了一下,不过那脸上的恨意都一点没消。

    “妈。”

    沈岚冰冰冷冷的喊了一声,语气中丝毫恭敬的意思都没有。她心里当然是连这一声妈都不想喊的。但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不能让人家说他们老爷子死了就苛待后母,所以这些年,面子上,他们都还得喊梁凤仪一声妈。

    梁凤仪也没给沈岚好脸色,寒了脸:“哼,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妙儿,你说,是不是你欺负的小歌?”

    她犀利的目光直接射向了秦妙儿,秦妙儿顿时像被火撩了尾巴似的炸了毛:“我欺负她?你看看她,再看看我,像是我欺负她的吗?”

    秦妙儿手上还缠着白纱布,看上去确实挺像个受害者,可是梁凤仪却不吃她这套。

    “你这样是你自找的。别以为我不在这里,就什么都不知道。妙儿,小歌是你亲妹妹啊。你这心里怎么就一点姐妹之情都没呢?”

    梁凤仪痛心的看着秦妙儿,秦妙儿却死死的瞪着她,咬着牙,半天才蹦出一句:“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她是我亲妹妹,那你是我什么?你是我亲奶奶吗?”

    她不顾一切的往梁凤仪的痛处上戳,沈岚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她也早就看梁凤仪不顺眼了,碍于身份不得不端着点。秦妙儿这话正好,解气!

    秦歌听了秦妙儿这话,脸都气白了:“秦妙儿,你怎么跟奶奶说话的?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太过分了。快跟奶奶说对不起。”

    她明知自己的敦促对秦妙儿不会起到半点作用。但是看到梁凤仪气的发红的脸,她也真是急了,才会跟秦妙儿吵起来。

    秦妙儿冷笑一声:“说对不起?我凭什么说对不起?她是我奶奶吗?我奶奶早死了。她……”

    话到此处,她竟然伸手指向了梁凤仪:“她不过就是一个勾引爷爷的贱女人。爷爷那时候老了,识人不清被她用些狐媚的手段哄着,分了那么多财产给她。她占了秦家这么大的便宜,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尊重她?好歹,我还是秦家的人,身上流淌着秦家的血。她有什么?除了会哄爷爷,她还会什么?”

    绝没有人能想到秦妙儿竟然敢说出这种话。就连沈岚都颇为意外,瞪大了眼睛还私下里拽了她一下,示意她适可而止别说了。

    哪只秦妙儿越说心里越畅快,那话就挺停不住了:“妈,你别拉我,我说的不对吗?这么多年了,你们还叫她妈,我还叫她奶奶。其实呢?这就是对我亲奶奶的不公平,不尊敬。是她害死了亲奶奶,现在却还在这里享受着秦家带给她的荣华富贵。这种女人,才是最阴毒的……”

    “秦妙儿,你给我闭嘴。”

    秦歌气急,上前伸手就要捂秦妙儿的嘴。秦妙儿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挡着她。这时候,就听沈岚喊了一声:“妈,你怎么了?”

    秦歌慌忙回头一看,梁凤仪二眼发直,直接往后面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