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9章 这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1795字

    “穆阳,其实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之前就考虑过了。”梁凤仪轻轻开口,秦歌担忧的看着她。

    “别说我现在躺在床上动不了,就算没出这事。我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本来这件事我就是打算过段时间跟你说的。现在既然你先提出来了,那不妨就现在说。你的提议很好。我手上那些股份和产业确实该找个合适的人帮我打理。你和瑞阳……”

    梁凤仪的话刚刚说到这里,沈岚就把话截了过来:“瑞阳不合适吧。毕竟穆阳才是秦氏的总裁。而且那个周月和皓雪现在不知道多恨小歌。您要是把财产都交到他们手上岂不是给了他们资本害小歌?”

    沈岚看向秦歌,秦歌冷哼一声:“你们呢,你们就不会害我了吗?”

    “你这孩子,我们是你父母怎么会害你?”沈岚佯装嗔怒的瞪了秦歌一眼,那眼底却实实在在的盛着厌恶。

    梁凤仪拽了拽秦歌:“孩子,别着急。奶奶自有打算。”

    说完才看向秦穆阳和沈岚:“你们说的都没错。这件事交给穆阳是最合适不过了。这样吧。过一阵子等我出了院,我就来安排这件事。总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梁凤仪的气色虽然不好,可是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却很认真。完全不像是推脱之词。

    秦穆阳和沈岚的脸色顿时明媚了不少。沈岚甚至已经笑了出来:“妈,您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我们就怕你操心太过累坏了身子。对了,妙儿那个孩子确实太过分了,过二天我就让她来给你赔礼道歉。”

    “是该如此。”秦穆阳附和着。梁凤仪却微微蹙了蹙眉,脸上露出了些许疲色。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也累了。”她说道,秦穆阳和沈岚对视一眼,寒暄了几句就出去了。

    “奶奶,你干嘛要答应他们?你不知道他们……”

    父母走后,秦歌迫不及待的问梁凤仪。作为女儿,她确实不该在如此关键的节点上给父母拆台。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梁凤仪吃亏。父母打的什么心思她清楚的很,可为什么梁凤仪就好像根本不关心似的?

    “别急,奶奶自有打算。”

    梁凤仪虚弱的冲她笑了笑。秦歌趴在她的床头,抬头看着她的脸,皱了皱眉,有些不解梁凤仪的心意。见梁凤仪面色疲惫又不好再问。

    “奶奶,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叫医生,让他来给你检查检查。”

    “嗯。”

    梁凤仪应了一声,秦歌这才出门。

    医生做检查的时候秦歌就站在外面等,大约过了大半个小时,检查才完毕。

    “我奶奶怎么样了?”

    医生出来的时候秦歌立即上前问道。瞧着医生脸色不错,她揪紧的心也放松了一些。

    “暂时情况还不错。只是下肢反应有些迟钝,预计再过段时间会好一点。但是也要有心理准备,以后的活动力恢复不到从前那个程度。”

    “这是什么意思?”秦歌刚松下的心又紧了起来。

    医生皱皱眉:“通俗点说就是可能会行动不便,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还要再过段时间看看。”

    这话让秦歌很难受。刚想拜托医生一定要尽力医治梁凤仪,里面就传来了梁凤仪喊她的声音。

    一连几天,秦歌都在医院里陪护着梁凤仪。连毕业设计也是带着电脑来医院做。梁凤仪很心疼她这样辛苦,可她就是不肯离开。

    第五天的时候,沈岚才带着秦妙儿过来给梁凤仪赔礼道歉。

    秦妙儿的胳膊还缠着纱布,可脸上的气色却似乎比从前更加娇艳,人还胖了一圈,大概这段时间在家养的不错。

    “妙儿,过来,给奶奶说声对不起。”

    沈岚扭头喊着还在门口墨迹不想进来的秦妙儿。

    秦妙儿嘴撅的能挂油瓶,沈岚见她不动只得过来扯她。

    好不容易把她扯到了梁凤仪的床边,沈岚又堆出了一脸笑:“妈,妙儿来给您赔不是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在家我和穆阳都批评她了,她也知道错了。”

    “是不是,妙儿?”她伸手捅了秦妙儿一把。

    秦妙儿翻了翻白眼,又墨迹了一会才开口:“对不起。”

    要不是在家父母给她念叨了无数遍,她才懒得跑来跟这个老太婆说对不起。

    她心不甘情不愿,梁凤仪也不想买她这个账:“当不起。既然不想来,就赶紧出去,杵在这里看着也碍眼。”

    “你……”秦妙儿火气马上就上来了,沈岚慌忙按住她,冲她使了个脸色。

    “妈,您这是何必呢,妙儿还是个小孩子,她知道错了,下次再不敢了。”秦妙儿不配合,沈岚只好自己说。

    梁凤仪冷哼一声,口气讥讽:“还有下次?下次你是不是打算让她对着棺材说对不起?”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岚依旧赔笑。秦妙儿忍不住抱怨道:“我就说我不来,你们偏让我来,来了人家还不领情。我走了。”

    这位大小姐脾气了得,甩下一句屁股一扭就真的要走了。

    秦歌盯她很久了,见她转身走了,就二步跨到她身边,捉起了她的手,厉声问道:“这是什么?你要走,也要讲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目光紧紧的黏在秦妙儿的手上。秦妙儿低头往自己的手上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