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3章 一系列的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4本章字数:2124字

    沐云帆的手劲比秦歌大多了,被他一攥,秦妙儿的手腕立即就感觉要断了似得。

    “秦小姐,请自重。”

    他也懒得跟秦妙儿多说什么,伸手一甩就把她甩到了一边。秦妙儿哪能受的了这个气,站稳了就疯子一样的又扑了过来。

    秦穆阳眼看着自己这一家人越闹越不成样子,不得不大喝了一声:“都住手。”

    沈岚也拉住了秦妙儿,不让她再闹事。

    这时候院长走过来,对秦穆阳点了点头,一脸凝重道:“秦夫人的事情我们也很难过。不过现在还是请您节哀顺变。秦夫人的遗体现在要推到太平间去。您看……”

    院长试探的看看秦穆阳,秦穆阳还没说什么,秦歌突然又扑到了梁凤仪的遗体上,死死的拽着雪白的床单,哭起来,说什么也不让护士把她推去太平间。

    沐云帆微微蹙眉,伸手想把秦歌搀起来,秦歌却拼命的挣扎。

    沈岚扭着眉看了秦歌一眼,冲沐云帆道:“你把她带走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听了她的话,沐云帆眼底极速的掠过一阵阴霾,却没说什么,只冲着秦穆阳微微颔首,然后手上用了力把秦歌拽了起来。

    “走,我送你回去。”

    沐云帆架着秦歌,秦歌盯着梁凤仪的遗体,哭断了肠,拗不过沐云帆,也挣不开他的手,只得被他拖着往医院外面去。

    一直到被沐云帆塞进车里,秦歌还哭的歇斯底里,伸手疯狂的拉被沐云帆锁死了的车门想下去回到医院去。

    沐云帆看着她这个样子眉间的墨色越来越浓,最后忍无可忍的掐住了秦歌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扳过来。

    “哭什么哭?哭有用吗?你奶奶要是知道她死了你光会哭,大概死都不得安宁。”

    眼前这个女人,眼睛已经哭肿成了桃核,一张染满泪的脸苍白凄楚,眸光更显得绝望痛楚。她在发抖,那种细密的颤抖让人心疼,让人忍不住想拥她入怀好好疼惜。

    可是,沐云帆的脸却是铁青的,他冷眼看着秦歌,双眉紧锁,似乎对她这种懦弱的表现很不满意。

    秦歌被他一骂,怔住了,半天没有回神。

    是啊,哭,哭有用吗?哭能把奶奶哭回来?哭能把那些被秦妙儿抢去的东西哭回来?

    她不哭了,却像一个没有筋骨的布娃娃一样瘫软在了座位上,蓄泪的双眸无神的凝视着前方。

    沐云帆看了看秦歌,将她的安全带扣好这才发动汽车,要带她回秦家。车轮转起来的时候,秦歌却突然提出让他送她去梁凤仪的家。

    沐云帆怔了一下,只说了一个字:“好。”

    之后秦歌就像哑巴了似的就再没开过口。到了梁凤仪家,打开门还是如先前一样的狼藉满地。沐云帆皱了皱眉看着秦歌进门就开始一样一样的把东西扶起来,回归原处。

    她的动作很轻柔,很小心,哪怕是一些不起眼不值钱的小东西,她都仔细的捡起来,放到原处。

    沐云帆一直站着,没有动手帮忙,直到见她扶那些红木家具吃力的时候才伸手。

    秦歌收拾的很仔细,一针一线都不放过。她要把这里回归原样。这里是爷爷留给奶奶的老房子,奶奶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这里就是奶奶的全部。

    天色渐渐暗淡,秦歌单薄的身影依旧没有停歇。沐云帆也一直站在这里,看着她。一言不发。

    与此同时,秦家三人也回到了秦家。一进门,秦妙儿就忍不住发起了火。把手上的定制款小提包往沙发上一砸:“贱丫头。还敢掐我。人也不知道哪去了。回来一定好好收拾她。”

    沈岚皱眉瞪她一眼,伸手戳了她的头:“你还说,还不是你,谁让你找人砸了那老太婆的门,抢了她的东西?没分寸。这下好了,人弄死了。看你爸怎么修理你。”

    她说完看着秦穆阳。整件事情她是早就知情的。秦妙儿抢了那些东西回来也没瞒着她,还是她给秦妙儿出主意让她在戒指上刻字的。只是,这些秦穆阳并不知道。他是事出了才从沈岚嘴里听说的。

    秦妙儿也顺着沈岚的目光看向秦穆阳。见秦穆阳脸色不好,也有些害怕了,往沈岚身边缩了缩。

    沈岚心疼女儿,舍不得她挨骂,想了想就凑到了秦穆阳身边帮秦妙儿说起了好话:“穆阳,妙儿这次做的是不对。太莽撞。可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我之前已经好好的批评过她了,这事你就别骂她了。”

    秦穆阳转眼看看她,又看看秦妙儿,眉毛拧成了一段麻花。走到沙发边坐下来,神色依旧凝重。

    “事情已经这样了,骂她还有用吗?”

    他目光严厉的扫了秦妙儿一眼。秦妙儿听了这话心里的大石头却落了地。她就知道自小宠她的父亲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说白了,那也不是自己的亲奶奶,父亲也从来就没真的喜欢尊敬过她。不就趁她住院的时候找了几个人砸了她的家抢了点东西吗?多大的事?

    想到这里,秦妙儿脸上堆起了娇笑,歪到秦穆阳的身边,撒娇道:“爸,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舍不得骂我。其实我也就是气不过她对我那副样子,想出出气。哪知道她那么不经事,气气她就气死了。”

    “你还说。”秦穆阳瞪她一眼:“这种话以后就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再提。你记住,以后这件事跟你无关。抢了她家的是别人,我们会报警处理。”

    秦妙儿眨眨眼睛很快明白了父亲的用意点点头:“恩,知道了。”

    沈岚见秦穆阳不责怪女儿也放心了不少。但想到梁凤仪之死牵扯出的一系列问题,脑袋又大了起来。

    “穆阳,这老太婆这么突然一死,那她手里的股份和财产,对了还有那套老房子。该怎么办呢?这消息肯定瞒不过瑞阳一家,到时候他们肯定要拼死来争。这件事我看还真不好办。”

    “嗯,这也正是我烦心的问题。她的手里除了公司的股份之外,据我所知,还有不少父亲留给她的古董,就是那套老式洋房,如今那个地段也至少价值千万以上。这些东西,瑞阳肯定不会白白放过。我们要好好想想。”

    想起梁凤仪过世之后留下的巨额财产和自己那个一奶同胞的弟弟,秦穆阳就很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