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4章 自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4本章字数:2031字

    秦歌花了二个小时终于把客厅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沐云帆也像影子一样在她身边站了二个小时。

    越看,他的眉凝的越沉。这个女人,她的体力仿佛已经接近枯竭的边缘,那脸色越来越白,眼神也越来越迷离。甚至有好几次,她摇摇晃晃差点摔倒。

    他在她体力不支将要倒地的时候扶了她一把,可她那么执拗的推开他,依旧去收拾那些东西。收拾完了客厅又去卧室。那边的情况更糟糕。沐云帆真怀疑以秦歌现在的体力是不是要收拾到明天才能把这里收拾好。

    “明天我找人来收拾。”

    他到底还是看不下去这女人类似自虐的行为,说了一句。

    秦歌正蹲在地上捡那些从柜子里扒拉下来的衣服,听了这话,抬头看着沐云帆。

    半天才开口:“你怎么还在这里?”

    沐云帆眸色一沉,他都已经在这里站了二个多小时了,还时不时帮她一把,她还这样问?是不是根本当他是空气?

    “我看你打算自虐到什么时候。”

    自虐?她这是自虐吗?现在,除了这些小事,她还能为奶奶做点什么呢?秦妙儿说的没错。她才是害死奶奶的凶手不是吗?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是她让奶奶看到了那个戒指,也是她没有劝阻奶奶让她回来看到这一切的。所以,她才是凶手。是凶手。

    那么她现在在做的是什么?是赎罪吗?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赎罪吗?可这罪能赎的完吗?做这点事就能弥补她的过错吗?

    秦歌的心开始剧烈的疼起来。她垂下头没再看沐云帆,依旧去收拾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只是,眼泪也在这个时候掉了下来,一滴接着一滴落在衣服上。

    她把这些衣服每一件都叠好,重新放到柜子里。接着又走到衣柜旁边,那里本来放着一张圆桌,圆桌上放着一套奶奶生前喜欢的茶具。可是现在,那套茶具已经细数落地成了一滩碎片。

    秦歌看着那堆碎片,蹲下来,一片一片的将碎片捡起来。

    她没有垃圾桶,捡起的碎片放在另一只手上,放满了,掉下来,又重新捡起,放上,再掉下,就这么重复。

    此时天色已暗,沐云帆打开了房中的灯,接着走到秦歌身边,立在她身后看着她。

    他不知道她这种自虐的行为还打算持续多久,他只知道,不用多久她的手就要挂彩了。

    刚想到这里,玻璃碎片折射出的剔透光芒离,他就看见了血的颜色。血从她的指尖落下,像她的泪一样一滴一滴掉在地上。在地上印出了点点红梅花。可她,对此视而未见,依旧重复着刚才捡玻璃的动作。

    照她这个捡法,就是捡一辈子,一双手都废掉,血流尽而亡,这玻璃都不会捡干净。

    她在惩罚自己,用这种愚蠢的方式惩罚自己做错的事情。

    那些血滴在地上凝固成了一大朵梅花的时候,沐云帆的心不可遏制的疼了一下。这个笨蛋,她用这种方式除了惩罚了自己,除了折磨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的用处吗?

    沐云帆终于忍无可忍的弯腰伸手把秦歌从一堆碎片里给拽了起来。

    “够了!你就是捡一辈子也捡不了这些东西。秦歌,麻烦你清醒一点行不行?”

    他不是一个铁石心肠到完全不会内疚的人,只是,他绝不会因为别人的错误来自虐。今天这件事他虽然没有亲见,但仅从刚才秦妙儿那只言片语和这满屋的狼藉中也能想象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件事本来就是秦妙儿一手弄出来的。而秦歌这个笨女人,不去找秦妙儿,反倒在这里自虐。

    沐云帆很想找个东西敲打敲打秦歌的脑袋,好让她清醒一点,想想清楚自己到底该去虐谁。

    他盯着秦歌,秦歌也迎着他的目光盯着他的脸。

    “清醒?你让我怎么清醒?我害死我奶奶了,你知道吗,是我害死她的。是我害死她的。是我,是我……”

    这些话,自梁凤仪从急救室推出来,她就压在心里。现在,她终于喊了出来。这是她无法逃避的念头。这个念头像毒蛇一样缠着她的心,缠的她已经快要不能呼吸,已经要窒息而亡了。

    不管她找什么样的借口安慰自己,不管秦妙儿有多么可恨,在这件事里,她自己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内疚,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过心里这一关。

    “是我,是我害死奶奶的。”

    秦歌撕心裂肺的哭起来,双手毫无章法的胡乱挥打着。她的巴掌多半落到了沐云帆的身上。

    沐云帆捉着她的手腕,把她固定在自己跟前,承受着她的巴掌。他本想等她稍稍冷静,可没想到秦歌的歇斯底里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反倒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她挥了一通巴掌之后,就开始拼命的挣扎,想挣脱开沐云帆的手。

    “放开我,你放开。”

    “放开?放开你,你继续去捡玻璃自虐?”

    沐云帆真有点火了。不只是火眼前这个女人。也火他自己。他自一认识这个女人开始脑子就不太正常,现在更是已经二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她喜欢自虐,让她自虐去好了,为什么还要去阻拦她?

    他的怒气在心间蔓延,可那只紧抓着她的手却丝毫没有松。

    “秦歌,你能不能别这么疯了?你疯死自己就能替你奶奶报仇了?你的仇人在秦家,不在这里,更不是你自己。秦歌,你听明白没有?”

    沐云帆发誓,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浪费这么多的口水。如果这些话还不能敲醒这个女人,他决定现在就给这女人一下子把她敲昏,然后拖走。他可不想陪着她在这里捡一晚上的玻璃。

    沉黑的眸盯着眼前刚刚受了重创的女人,沐云帆的心头也在瞬间涌上了无数种情绪。

    好在,他的话多少还有点作用,至少秦歌安静下来了。

    秦歌看着沐云帆,双眼都不眨一下。沐云帆以为她会安静下来,会顿悟。哪知道,秦歌却突然双眼一闭,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