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夜半惊呼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1本章字数:2549字

    来开房的居然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一进门就说道:“叔叔,我想开间房睡觉?”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小女孩,这小女孩大概十来岁的样子,胖乎乎的,穿着一件红裙子,留着齐刘海,眼睛又大又圆,看起来特别卡哇伊,很可爱。

    我心想这小女孩肯定是和家人来殡仪馆的,估计困了,才想到来星期八旅社睡觉。要不然,大半晚的,这小女孩一人在这偏僻的地方能干啥。

    “小朋友,你家人呢?”我关心的问道。

    “我家人都在那。”小女孩说着指了指殡仪馆的方向。我看着殡仪馆灯火通明,又想着岚姐之前说过的话,这旅社来住宿的大多数都是来殡仪馆的家属,正好证明了我刚才的猜测。

    “你来旅社睡觉,你家里人知道吗?”我又继续问。

    小女孩摇摇头,说道:“他们都不管我。”

    我看到小女孩说话时的语气很忧伤,随即安慰道:“没事,叔叔现在给你开房间让你睡觉。对了,你叫啥名字?”

    “我叫林夕月,小名叫小月。叔叔,我没有钱,你能让我住吗?”小女孩睁着她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说道,那无辜的样子,谁看了都心疼。

    岚姐说过,就算没有钱也要给他们住。我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你去住102房间吧,这是房卡。”

    我登记了一下之后,就把房卡给了她。小女孩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就径直去102房间了。而这一晚上,除了小月这一个客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客人了。

    我也是第一次上夜班,生物钟没调过来,不一会儿就困了,躺在摇椅上就睡了过去。然而,睡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吹进来一阵冷风,把我给冷醒了。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想去关门,突然想起岚姐说过,晚上不能关门。我这才到101房间里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继续躺在摇椅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小月已经走了。我吃完早餐之后,想着去102房间收拾收拾,因为小月昨晚在102房间睡过,而且这旅社就我一个人,收拾房间这件事情只得我来做。

    可等我进去102房间的时候,却发现那被子已经叠好了,而且那床打理的很干净,一点皱褶都没有,好像昨晚上根本没有人睡过一样。

    这小丫头还挺懂事的,走了还不忘记把房间收拾干净。我在心里赞叹道,很满意小月的礼貌。

    这份工作很是清闲,白天更是没有人来住店。不过也很无聊,这星期八旅社不像其他大酒店一样,有电视还有WIFI之类的东西。

    不过十万的年薪,我觉得在无聊也值得。一晃就是一整天,依旧没有人来住店。直到晚上十二点过了之后,有一个老伯才来住店。

    老伯一进来,就很诧异的说道:“哟呵,换人了?前段时间还是个女娃子呢。”

    旅社换收银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笑了笑,说道:“老伯,您来住店啊?”

    “是啊。”老伯也笑笑,说道:“这不赶了一天路,累死人了,想休息休息。”

    “好咧。”我热情的服务着,给他开了一楼的房间,登记好之后,才把房卡给他了。

    “小伙子,我钱不够,能不交押金吗?”老伯慈祥的说道。

    想着岚姐说过,就算没钱也要给他们住。这才笑着说道:“没事呢,老伯。”这旅社的住宿价格本来就不贵,一晚上才六十块。

    “谢谢你啊,小伙子。”老伯眯着眼睛笑道,随即摸出了一百块钱递给我。我当时也没在意,就把钱放抽屉里面了。

    我说不客气,老伯才拿着房卡去了房间。

    这老伯的穿着打扮倒是吸引了我,他的穿着特别像七八十年代的打扮,穿着中山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而且皮鞋也擦的透亮。虽然这是炎热的夏季,但我却没有看到他身上出一点汗。

    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直到我准备到门外抽烟的时候,才想到了老伯的奇怪。这外面正下着雨,而殡仪馆这一段路原本被压坏了的,被水一冲,立马就成了泥水。可那老伯说他走了一天的路,怎么皮鞋还会如此干净。

    我又看了看外面停车的地方,并没有看到他是开着车来的啊。莫不成是这老伯,进门时把鞋子刷干净的。

    我乱怀疑个啥?我暗自嘲笑了一句,随即回到柜台上的摇椅坐了下来。想着来了两天了,今天终于算开张了,昨晚小月来住店就是免费的,只有今晚这老伯才开了钱的。

    想到这儿,我又拉开抽屉,拿出那张一百块的人民币。这一拿出来,可着实让我震惊了,这张人民币是老版一百的,上面印着四个人头,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周总理,一个是刘少奇,还有一个是朱德。

    这老版的一百人民币不是早就没有人用了吗?我记得是我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次,后来就换成了这种红太阳的一百。

    刚才我随手就把钱放进了抽屉,以为是五十的,就没注意。不过后来我一想,也觉得合理。毕竟这老伯岁数也不小了,有这种老版的一百块肯定也不稀奇。

    不过我对这老版一百块钱瞬间来了兴趣,人都喜欢古董啊。反正到时候交账给岚姐,也不可能把这老版一百块钱给他。我这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新版的一百块,把那张老版一百块给换了。

    又玩了一会儿游戏之后,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搂着一个醉醺醺的女人走了进来。那女子穿着也很暴露,化着很厚的妆,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年轻男子搂着那昏沉沉的女人,一巴掌拍在柜台上,说道:“快给本少爷开间房。”

    我看了看这公子哥,年龄和我差不多,一身名牌,脖子上挂着一串小拇指粗细的金项链;我在看了看外面停着的车,是一辆奔驰跑车。

    我自身很反感这种公子哥,可能因为自己是穷屌丝的原因。作为收银员,我礼貌的笑着说道:“兄弟,请拿出你的身份证登记一下。”

    谁知这公子哥突然眼神一冷,怒道:“你特么找死是不?居然让老子拿身份证。你特么也不问问老子是谁,老子在你们这开房是看得起你们。再啰嗦,老子让你明天滚蛋。你们老板娘都得给我几分面子,你特么算个鸟蛋啊!”

    被他这么一骂,我也是差点没忍住爆发。但一想到,岚姐出这么高的工资让我来上班,要是给岚姐惹出点啥事,那就不好了。我硬着头皮,只得递给他一张房卡。

    “乖孙子,记住老子的名字,南城唐少!”公子哥骂了我一句,继续搂着那烂醉如泥的女人去房间了。

    狗犊子,要不是老子签了一年合约,老子今天不揍死你。我愤愤的骂道,心里面也很清楚。这社会永远都是这样的,当官和有钱的,都爱欺负普通人。

    抽了一根烟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就在此时,忽然听到房间传来女人的哭喊声。

    唐少,不要……求求你,不要……

    臭婊子,上了老子的床,你今天就别想跑!

    唐少,求求你了,不要、不要……

    那女人的声音越哭越急,随即我便听到一巴掌的声音,那女人痛呼了一声之后,便没有声音了。

    这声音是那烂醉如泥的女人发出来的,看来是被唐少强行灌醉带进来开房的。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女人的哭声又传了出来,似乎还在挣扎。

    这事,明眼人都知道,这女人快被强jia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