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老友是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1本章字数:2757字

    回到旅社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了。随便吃了一点下午饭过后,还是没有人来住宿。我这才拿出买的报纸来研究,作为一个闲人,还是要关心一下国家大事。

    我翻开报纸,前面都讲的是国家大事,还有南城市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后面多数是一些房开商的招聘信息,还有一些治疗男性疾病的小广告。翻看了一会儿之后,眼皮就开始沉了。就在我放下报纸的时候,突然被一则新闻给吸引了。

    华工房建发生重大事故,一名建筑工人不幸从十七楼摔了下来,当场身亡,已经送往殡仪馆,死者名叫程锋,年仅二十三岁!事故的起因还在调查当中……

    我一字一句的念完,然而头皮却已经开始发麻了。这华工房建我很熟悉,是以前我上班的建筑工地。这程锋我更加熟悉,就是昨晚还和我一起喝酒的哥们。

    我的脑袋好像被炸弹炸了一样,翁翁直响,一片空白,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好像做梦一般。半晌之后,我在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疼的我倒吸冷气,我才确定我没有做梦。

    程锋不可能死了,他好好的,不会死……清醒过来后,我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昨晚这丫还和我喝酒,怎么突然就说他死了。我不信,我发疯一般的跑到了他昨晚睡过的102房间,被子已经凌乱了。

    可就在我掀开被子的时候,看着那完好的鸡毛,我瞬间像被电击了一般,腿已经软的站不稳了。我依靠在墙上,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程锋不可能是鬼……我像得了癔症一样,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我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这床铺被程锋弄的这么乱,可被子下的鸡毛好像完全没有被压过的痕迹。

    想到昨晚我们吃的那些卤肉,我立即跑到了外面,开始翻垃圾桶。这一翻,就把昨天晚上剩下的卤肉给翻了出来。我一打开塑料袋,就忍不住一阵反胃,哇哇开始呕吐了起来。

    只见那塑料袋里装的根本不是卤过的肉,而是人的头皮,还有人的耳朵,血淋淋的,全是生的,那头皮上还沾着人的头发!

    一想到我昨晚吃了好几块人皮,就忍不住恶心,胃里再一次强烈的翻腾起来,直往喉咙上冲,我直接趴在地上就开始吐,连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直到胃里全部吐空了,这才停止了呕吐。

    胃里吐干净了,我才到卫生间开始用水漱口。漱了好一阵,还是感觉嘴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我坐在藤椅上不停的抽烟,然而那股味道还是很浓烈。现在我已经完全相信程锋已经死了,可他为啥又出现了?他接近我到底有啥企图?

    我心里已经完全慌了,我以前从来不相信鬼怪,可现在,我之前的观点完全崩塌了。如果我现在还执迷不悟的相信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鬼魂这玩意儿,那么我就真是日瞎了眼!

    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我的古董诺基亚5200手机突然响了。我掏出来一看,那蓝色的屏幕上闪烁着程锋来电。

    我啊的一声,条件反射的往后跳了一步,吓得把手机都给仍在了地上。诺基亚的手机质量不是一般好,被我重重仍在地上,居然没有摔坏。屏幕一闪一闪的,显示着程锋的来电,而手机也是嗡嗡的震动着,在地上开始小幅度的移动。

    我皱着眉头,心都快跳了出来。然而,还是没有去把电话捡起来。随着那边挂断电话之后,过了几秒钟的时间,程锋又打了过来。程锋连着打了三次,我都没敢去接,任由手机在地上嗡嗡的震动着。

    就在我以为程锋不会再打过来时,手机嗡嗡的又开始想起来了。

    特么的,死就死吧,我不相信我的好哥们会害我。我暗自给自己打了一口气,心惊胆战的把电话捡了起来。

    我摁下接听键,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喂,程锋啊?”我装作啥事也没有的样子,笑着招呼道。

    “卧槽,你丫咋了,打了几道才接。”程锋不满的说道。

    我强装镇定,笑着说道:“刚才蹲厕所去了,没带电话。”我说完还笑了笑。

    “怪不得。”程锋说道:“多多啊,一会儿你晚上十二点来找我,我带你去看个秘密,包你喜欢。”

    程锋笑着说道,然而我却眉毛都皱在了一起。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不会有好事情。

    “多多,你咋了?”我还在沉思,电话那头又传来程锋的声音。

    程锋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我赶紧笑了笑,说道:“程锋,我今晚可能来不了,呆会儿晚上可能有客人来住店。”我不敢直接拒绝,只得委婉的说。

    程锋额了一声,随即大大咧咧的骂道:“多多,你丫的别装逼,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上班很闲啊,别JB墨迹,晚上十二点我等你。”

    程锋这样一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如果直接说不去的话,怕他怀疑。如果去了,又担心他对我不利。不是我怀疑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毕竟他现在是鬼,我是人,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也是惜命的。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我脑袋飞快的旋转着。最终,我心一横,去!想永远想不出答案的,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找到答案。

    “好!”我咬着牙说道。

    程锋听我答应了,这才笑着挂断了电话。然而,挂断电话之后,我却如坐针毡一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四五个小时才到十二点。我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慢,一分一秒对我而言都是煎熬。而这段时间,也没有人来住店。

    终于,在折腾了自己四五个小时之后,柜台上的钟表终于跳到了十二点的位置。我站在旅社大门口,看着不远处的殡仪馆,叹了一口气之后,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我此刻的心情,就好比那些周一要上班的人,比去上坟还沉重。

    就在走了几步之后,我的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心一惊,赶紧回头,是白天在银行门口遇见的孟瀛。

    我见是孟瀛,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拍着惊魂未定的胸口,不满的说道:“大哥,你吓死人了。”

    孟瀛还是抱着一盆向日葵,依旧一身黑色长风衣带着黑帽子,以及蛤蟆墨镜。他的帽子压的很低,我只看到他在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看他那神秘的样子,我这才觉得不对劲。我是在市里见到他,怎么会晚上突然出现在我身后,难道他在跟踪我。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立即警惕的问道。

    谁知孟瀛笑了笑,说道:“我欠你一份人情,我来还你这份人情!”

    我立即摆摆手,说道:“大哥,不用了,就一根烟而已,你别跟着我就行了。”我可不想被这样一个神经兮兮的人跟着。

    孟瀛摇了摇头,摸出抽了一半的烟自顾的点上,继而说道:“有我在,今晚你朋友害不了你。”

    我特么当即就惊讶了,他怎么知道我去见朋友,而且还说我朋友今晚害不了我。我惊讶的盯着他,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是谁?”半晌过后,我一字一句的问道。

    孟瀛优雅的吐了一口烟,故作神秘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请叫我雷锋就好!”

    我听完孟瀛的话,差点一头栽在地上,真想一巴掌把他扇在墙上,让他抠三天都抠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朋友要害我?”我没理会他的自恋,继续问他。

    “谜!”没成想,孟瀛冷酷的说了这个字。这神秘,完全像一个绝世高手一样。

    我真有一种想上去踹他的冲动,然而我还是忍着心中的怒气,继续问道:“大哥,你是做什么的?”我原本想问问他是不是收鬼的,但是我没直接说出来,我想看看孟瀛到底知不知道。

    谁知,孟瀛完全没理会我,自顾的说道:“走吧,解决了你朋友,我算偿还你的人情了!”

    孟瀛说完潇洒的往前走了上去,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回过头问我:“能给我一根烟吗?”

    我勒个去,我摸出兜里的烟,递给他一根,这才跟着他往殡仪馆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