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只是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3本章字数:3080字

    “畜生,找死!”秦风愤怒的骂了一句,随即闪身冲了进去。我还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就见他提着穿着裤衩的唐少走了出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唐少被重重的摔了一下,意识好像清醒了不少。看到秦风之后,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站起来就骂道:“老头,我可没得罪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畜生,居然敢对我女儿这样,老子非得打散你的魂魄!”秦风怒道,而此时的他,全身爆发出让我感觉窒息的白气。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而这时,岚姐也冲了出来,钻进我的怀里,哽咽的说道:“干爹,这畜生想强jian我和妹妹,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岚姐这句话,无疑是彻底点燃了导火索。只见秦英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随即化成一道白色的影子,一把掐住唐少的脖子,将他给提在了半空中。

    “畜生,敢欺负到我秦家身上了。我要是不打散你,你们唐家真欺负我们秦家没人了!”秦风说完,手上的力道也是逐渐加大了不少。紧接着,我就看到唐少的五官痛苦的扭在了一起。

    “你…不是……不是……”唐少愤愤的看着岚姐,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紧接着,我就听到叮咛一声,他的鬼魂瞬间化成一道青烟,消失了。

    这次,总算解决掉了一个麻烦!

    “好多年没动手了,也不知道如今唐岩到了何种境界,是该会会他了!”秦风丢下一句,便让人把秦英一起带走了。

    临走前,还叮嘱我和岚姐几句,说如果唐家人来找麻烦,就通知他!

    我和岚姐连忙说好,送走秦风之后,岚姐又上二楼去换了一套衣服。这次换成了旗袍,岚姐挨着我坐了下来。

    “这次,秦家和唐家看来有一场大战了?”岚姐笑道,笑的很甜美。

    我点了一根烟,打笑道:“岚姐,你多少也是秦家的人,你就这么希望秦家和唐家大战啊?”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没把岚姐给问住了。岚姐怔了一会儿,才说道:“只要能保护你,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笑了笑,总觉得岚姐这话不真诚。不过,想到岚姐只是秦风的干女儿而已,也就能想通了。

    “岚姐,这还不够!”我吐了一口烟,平静的说道。这个计划,原本就是天衣无缝的,不能有一点纰漏,必须要做到完美极致!我还是很担心这件事有转机,并不能引起唐家和秦家的大战。毕竟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唐少想强jian岚姐和秦英,秦风出手打散唐少,有出手的理由。而且,现在唐少死了,根本死无对证!如果,唐家的家主唐岩不愿意大战的话,这件事情还不足以点燃导火线。

    岚姐也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她也自顾的点上了一根女士香烟。半晌过后,岚姐才缓缓说道:“要是现在在给两大家族之间扇一次火,那么这个内战肯定就能引发了。”

    我没有回答岚姐的话,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岚姐,你知道唐家的大本营在哪吗?”

    “恩。”岚姐点点头,看着我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摁掉烟头,说道:“如果我们这时候,能到唐家在打散几个鬼魂,那么这场大战就彻底触发了。只是,我们需要一个实力厉害的人。而你又不能出面,不知道让谁去。”

    岚姐听完我的话,沉思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我有办法,我心中有人选。”

    “谁?”我好奇的问道,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人是谁。

    “多多,现在我还不告诉你。给你留一个惊喜,等事情完成了我在告诉你。”岚姐妩媚的笑道。

    我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这个人是谁。不过,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程锋。我记得他走之前,告诉过我,他已经成了唐家的鬼奴。

    “岚姐,我想去找我的朋友打探打探消息,我的朋友现在是唐家的鬼奴!”我盯着岚姐说道。

    岚姐也没问我的朋友是谁,只是点点头。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程锋的电话,可电话提示关机的。我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子不会被打散了吧?

    接连着打了几次,还是没有打通。我这才放弃了,联系不到程锋,就算去也很难找到他,而且说不定,还会引起其他家族的注意。

    和岚姐闲聊了几句之后,我也困了,自顾回到了房间去睡觉。这一晚,我睡得特别踏实,总算解决了一个麻烦,心中也就少了一丝顾虑!不过,我很奇怪的是。我逃出了林家的密室,为什么他们林家一直没有反应。

    次日醒来,岚姐依旧不见了。白天的时候,我又去市里找孟瀛。再次去了一次精神病院,护工人员告诉我,孟瀛还没有回来。

    走出了精神病院,我就坐在精神病院的大门口,孤独的抽着烟。不过,就在此时,我想到了一点。我记得在林家村的时候,林家老头说过,他们驱鬼人和冥界是有契约的,也就是驱鬼人不能随便打散鬼魂。可如今,等两大家族之间的战争爆发了,结果肯定会是两败俱伤。这样的话,他们就不能联合起来对付驱鬼人。可现在,却又找不到孟瀛去哪儿了。

    我越想越伤神,扔掉了烟头之后,就准备打车回星期八旅社了。

    然而,就在我站起来走了几步之后,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兄弟,能否给根烟抽?”

    我一听这声音,顿时就乐了。我一回头,就看到站在我身后的孟瀛,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带着黑帽子、蛤蟆墨镜,手里抱着一盆向日葵,一只手插在兜里。

    很神秘,很装逼,却很帅气!

    我赶紧走上前去,掏出烟递给了他。

    “大哥,你去哪儿了?我好想你!”我笑着说道,说真的,我还真有点想他了。

    孟瀛潇洒的吐出一口烟,说道:“请不要叫我大哥,我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了,请叫我瀛哥!”孟瀛说完之后,开始坐在花坛边上抽起了烟。

    卧槽……我笑了笑,失误。刚才见他太激动了,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挨着孟瀛坐了下来,问道:“瀛哥,你的肋骨断了,好了没有?”

    恩,孟瀛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依旧很沉默。

    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其他人断了两根肋骨,如果没有刺穿内脏的话,最起码也得休养很久才能痊愈。可孟瀛这样子,完全不像断过肋骨的人。

    不过,一想到正事,我就赶紧回到话题上来,“瀛哥,我从林家手里逃了出来,但他们想要用我的血液打破冥界的封印。”

    我知道,孟瀛点点头。

    “所以,瀛哥,我想请你帮个忙,以后我每天都做你的移动烟库,你只要想抽烟了,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我讨好的说道。

    孟瀛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懂我。哥抽的不是烟,而是孤独!”

    孤独……好吧。

    “瀛哥,那我以后就做你的移动孤独库。”我特么这句话说出来,舌头都差点打结了,这么奇葩的词汇我居然也能想得到。

    然而,就在孟瀛要开口说话时,精神病院又突然冲出了几个大汉,看他们的样子,是发现了孟瀛,要把他抓回去。

    糟了个糕,我当即就暗叫不好,上次我来精神病院找孟瀛,孟瀛就是这样被驾着回去的。

    “瀛哥,你赶紧给我个烟屁股,下次我好找你。”无奈之下,我只得想到了这个办法。

    孟瀛盯着我,忽然喊了一句,跑!随即便飞快的往前跑了,而我见孟瀛跑了,也只得跟着他跑。

    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还是追不上他。而精神病院那几个大汉,追了一段路之后,累的气喘吁吁,干脆直接给放弃了。

    精神病院的大汉走了之后,孟瀛这才停了下来。我赶紧追了上去,早已经累成狗了。我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而我看到孟瀛的样子,就忍不住羡慕了,这逼刚才跑的这么快,却像一点事也没有。

    “你跑什么?他们追的是我。”孟瀛抱着向日葵,好奇的问我。

    “不是……你让我跑的吗?”我喘着气说道。

    孟瀛好像忽然搞明白的样子,点头说道:“对啊,我忘记了!不过,他们追的是我,你又不是神经病!”

    我顿时满脑袋的黑线,这逼一会儿正常,一会儿不正常的。

    我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体力总算恢复了不少,呼吸也顺畅多了。我们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无奈孟瀛太出众了,所到之处,全是路人好奇的眼光。连我也顺带成了路人谈笑的话柄,不过想到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说完,我这才又继续说了起来,“瀛哥,冥界的两大家族开始了大战。而林家一直要我死,我想让你保护我。”

    孟瀛自顾的看着远方,点头说我知道。孟瀛的表情依旧如此平淡,我在他脸上就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其他的表情。要么是笑,要么就很冷静,最多的样子,就是像现在这样,摆着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给我的感觉,就是不喜不悲,不急不躁的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