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孟瀛的交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4本章字数:3358字

    孟瀛肯定以为我在偷瞄他,随即摆出了非常自恋冷酷的表情。缓缓抬着头,装逼的看着天花板。

    我没忍住笑了自己,随即暗骂自己,怎么怀疑到孟瀛身上来了。黑衣人出场的时候,孟瀛也在的。这逼虽然是怪人,但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可现在就头大了,这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啊?继续想了一会儿之后,天就亮了。我还准备去房间里休息会儿,谁知孟瀛忽然开口说道:“你陪我去个地方。”

    我看这逼正常的表情,应该不是发作了,随即才问:“去哪儿?”

    孟瀛叹了一口气,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说完开始呢喃起来,“你这么冲动,我怎么能让你接我的班,做一个低调的雷锋啊!”

    卧槽……听孟瀛这逼的意思,是想让我做他徒弟吧。这我可不愿意,整天抱着一盆向日葵,穿着也是奇奇怪怪的,以后肯定会被抓到精神病院的。然而,我并没有回驳他,只是跟着他出了门。

    我们到了市里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接着孟瀛就让我和他一起回到了精神病院,我们刚刚一到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就跑出来几个大汉,驾着孟瀛就往精神病院里拖。

    “来找我!”孟瀛被他们驾着,只得奋力的回个脑袋朝我说了一句。

    我刚想点头,其中一个大汉就对我说道:“兄弟,少和这种神经病来往,到时候你也会成为神经病的。”大汉一边说,一边往楼梯上走去。

    我挑了挑眉头,咂着舌头说道:“大哥,他应该不是神经病吧?可能就是脑子出了点问题。”

    大汉听到我的话,突然回过头,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我。半晌,才说道:“神经病!脑子有问题不是精神病,难道还是感冒头痛啊!”

    我去你麻痹的,被这大汉这么一挖苦,我也是火冒三丈的回骂道。然而那大汉不理会我骂他,只是呢喃的说了一句,“又特么一个神经病!”骂完,大汉快速的走进了精神病院。

    见大汉走了,我才重新走进精神病院。我假装是来看亲人的,保安才把我给放进去了,进去逛了一圈之后,仍然没有发现孟瀛的下落。

    “阿婆,您好,我想给您打听个人。”看着前面扫地的阿婆,我快速的走过去问道。这阿婆的打扮挺怪异的,穿着很年轻的服装,皱巴巴的脸颊上还涂着腮红。最别扭的是,她那花白的头发上还别着一朵小红花。

    阿婆抬头看了我一眼,居然朝我露出自以为很妩媚的笑容,牙齿都没剩几颗了,正花枝招展的点点头。

    我去,我顿时差点没喷出来。这精神病院的人怎么就没一个正常的,然而想着是麻烦阿婆,我也礼貌的客套了一番,礼貌的问道:“是这样的,我有个哥哥走失了,我到处在找他。我那个哥哥很奇怪,每天都抱着一盆向日葵,您知道他被关在哪儿吗?”

    “你说他啊。”阿婆放下了扫把,笑得更是花枝招展,好像在听到孟瀛名字的时候,还羞涩了一下,明显的花痴表情。阿婆见我盯着她,这才掩着嘴娇羞的说道:“他被关在地下室里,他这个人可好了。对我老婆子也很好了,还说我是精神病院最漂亮的女人,我很欣赏他说实话的优点,很帅气、也很迷人,你看,我这朵花就是他刚才送给我的。”

    听完阿婆的话,我只得强颜欢笑配合着她。看来,这精神病院的不是脑子有问题,而且个个都是自恋到了极点的人。

    我只感觉心里一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赶紧笑了笑,说道:“阿婆,谢谢你了。”

    说完之后,我就赶紧撤了。要是在继续下去,那还得了。如果是一个美貌如花的女人在我面前花枝招展,我还能看下去。可恰恰相反,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老掉牙的阿婆在自恋。

    “你说这人也奇怪,都是两弟兄,为何哥哥长的这么帅,弟弟却长的这么丑……”

    背后传来阿婆八卦的声音,我顿时差点血都被气出来了。然而在心里安慰了一下阿婆眼光差之后,我才高兴的去找孟瀛了。

    走到精神病院的大楼中,我就看到了地下室的楼梯口。我四周瞅了瞅,发现没有人之后,我才猫着腰走进了地下室。

    一到地下室,我立即就感受到一阵冷气扑面而来。地下室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全是石壁,只有通道末端能看到一道铁门。通道很黑暗,而且阴森森的,还有水漏了下来。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的水声让我心里直发毛,我在安静的通道里显得特别刺耳。然而在想着里面关着的是孟瀛时,我的胆子就大了很多。

    我硬着头皮开始走向那铁门的房间,地上有水,而且很潮湿。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还有脚步声。人在这种环境下就容易乱想,我越想越虚,脚下的步伐也是快了起来。

    最后,换作了小跑。用了很短的时间,我就跑到了铁门面前。铁门被一把大铁锁给锁上了,铁门中间有一扇小窗子。

    “瀛哥,在吗?我是多多!”我对着小窗子小声的喊道。在喊孟瀛的时候,我的眼神也是紧紧的打量着铁门里面的房间。里面同样的很黑暗,我看不清楚。

    然而,就在这时,小窗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对蛤蟆墨镜。由于我当时的精神处于高度集中,孟瀛突然来这一招,确实把我给吓住了。

    看着孟瀛那口结巴的牙齿,我才松了一口气。我拍着惊魂未定的胸口,埋怨道:“瀛哥,你别吓人,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孟瀛自失一笑,自恋道:“哎,长的帅也是一种错,居然让人自卑到害怕!”

    这特么精神病院果然没一个正常的,还好平时习惯了孟瀛的自恋,已经产生了免疫力。

    我心里想着正事,不敢耽搁,这才急忙说道:“瀛哥,你现在被关在里面,要怎么出来啊?我也不会开锁,不然就把门给你弄开了。”

    孟瀛笑了一声,让我退到楼梯的位置。我也没有想其他的,照着孟瀛的话去做,赶紧退到了楼梯口的位置。

    随着我刚刚退到楼梯口的位置,就听见轰隆隆的一声,铁门居然被孟瀛一脚给踢飞了。那铁门倒飞出来,撞在石壁上,又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声。

    我舌头都快掉到地上了,这尼玛哪里是人啊。只见那铁门上的大铁锁已经变形了,而且铁门中间还有一个脚印。

    “进来!”我还在震惊中,孟瀛朝我挥了挥手,这才把我从震惊中拉了回来。我看了看楼梯口,担心有精神病院的保安人员冲下来。毕竟刚才孟瀛来这一手,确实闹出了挺大的动静。

    可是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有保安人员下来,我这才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一进孟瀛的房间,灯就亮了。只见房间的中间摆着一道香火,而香火上面放了三个玻璃瓶子。而奇怪的是,那些透明的玻璃瓶子里什么也没有。

    “想不想做我徒弟?”孟瀛坐到床上,笑着问我。我还没开口,孟瀛又接着说了,“虽然你智商很低而且人又丑,但好在不是傻子。”

    我特么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本身我就不愿做他的徒弟。我赶紧摇着脑袋,拒绝了。

    孟瀛见我拒绝了,怔了一下,才说道:“做我的徒弟,我会把我的宝贝传给你!”

    我一听宝贝,好奇心也上来了,“什么宝贝?”

    孟瀛故作神秘的笑了一下,随即卖弄起来,“宝贝就是我身上这套穿二十年没有洗过的衣服,还有我脚下这双二十年没洗过的鞋!”

    听完孟瀛说的宝贝,我的脑袋除了黑线、还是黑线,谁特么稀罕这双臭鞋,臭衣服。我不好当面拒绝孟瀛,只好推迟道:“瀛哥,做你徒弟这件事情改天在谈。”

    孟瀛见我委婉拒绝,也没有说其他的。自顾的走到香火面前,对着三个玻璃瓶子拜了拜。拜完之后,这才说了起来,“这里的三个瓶子,都是一百年前赫赫有名的驱鬼人,当初也是他们联合封印了冥界!”

    孟瀛的话还是让我小小诧异了一下,但还是忍着好奇心小声的说了一句,“瀛哥,可这里面是空的啊。”

    “他们全部都在冥界的炼魂池里,而当年驱鬼人和鬼魂的战争,驱鬼人全部消亡殆尽,没有一个活了下来。我作为最后一个驱鬼人,我的责任是保护冥界的封印,不能让鬼魂出去捣乱。”孟瀛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突然哀伤了一下。我赶紧掏出烟,递给了孟瀛一根,孟瀛点上之后,又继续开始说了,“冥界这次的变故,也是我的劫数。我活的太久了,而这次大限已到,终究是躲不过了!你的存在一直是冥界封印的变数,从我找到你开始,我们就踏上了命运的安排。你躲不掉,我也躲不掉!

    孟瀛说完之后,怔怔的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总觉得孟瀛有那么一丝孤独!然而一想孟瀛的话,我就觉得有点矛盾。他说所有的驱鬼人都死了,为什么又说他是最后一个驱鬼人?

    然而,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只觉得气氛很沉默。我咳了一下,说道:“瀛哥,你今年到底多大了?”

    孟瀛听到我的问话,缓缓转过头看着我。随即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自恋的笑道:“小弟今年十八,正是貌美如花的年龄,江湖人称精神病院第一美男子!”

    我特么差点没直接给栽倒在地上,明明很严肃的谈话,这逼瞬间又不正常了。

    我顿时又不知道如何和孟瀛交流了,只得苦笑。而这时,孟瀛又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窗外,神秘的说道:“今晚去救你的女人之后,冥界的变故才算真正开始,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孟瀛提到救岚姐时,我也是叹了一口气。晚上十二点过后,是该和秦家有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