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5:57本章字数:3489字

    明星也是人,他们那一行竞争大,整天都会有人上台下台,所以有很多的大明星都会养鬼仔,或者弄些别的巫术来改变自己的气运,有的甚至都会用尸油来当唇膏涂在自己的嘴唇上,据说这样能让自己的嘴巴变得很甜,下面我就给大家说说那些养过小鬼,信过巫术的明星。

    首先,为了怕惹麻烦,所有人的名字只用姓氏代替,大家不用去猜测谁是谁。

    记得那一年是九八年,我十三岁,师父的一个老朋友忽然给他介绍了一个客户,说是香港的一位女明星,这女人找师父,说是要养个小鬼来改变一下自己的气运。

    由于是师父的老朋友介绍的,不好推辞,所以师父答应了下来。

    等到那个女人来的时候,我简直给惊呆了,虽说我那时候才十多岁,可是还是被这个女人的美丽弄得直了眼。

    这女人长得妖艳美丽,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而且那一双眼睛就像师父说的狐狸精一样,简直能把人的魂给勾走。

    我那时候小,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后来才知道,她姓C,是香港一个很有名的艳星,还参加过港姐大选,拍过好几部成人片,后来这女人还陆续发生了不少故事,而且和台湾一个很有势力的H姓男人一直纠缠不清,到她死的时候更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情,当时这女人找到师父的时候,她的神情很憔悴,一见面就说让师父帮她养个小鬼,要帮帮她,直接开口一百万。

    养小鬼这种东西,大家肯定也都听说过,现在这种术法在东南那边很流行,就是主人通过一些高人,培养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鬼,随着时间,这小鬼就能一点一点的改变主人的气运。

    师父本来以为这女人是养这种小鬼,没有想到这女人对养小鬼这一行很熟悉,肯定是事先打听过,一张口就让师父帮她养一只尸魂鬼。

    这尸魂鬼跟一般的小鬼可不一样,一般的小鬼用的都是死后小孩的游魂,可是这尸魂鬼用的是随着孕妇一起死亡,而且足够六个月,没有降生的死胎!

    这种小鬼戾气足,煞气奇大,比一般的小鬼厉害的多,能够很快的就改变主人的命运,可是这种小鬼阴气太重,虽然能够短时间内逆势改运,但是对主人的伤害是巨大的。

    重的能让主人惨遭横死,轻的也会减少主人的寿命,养这种小鬼伤天和,也损阴德。

    师父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这女人后面给加到了两百万,师父还是把她给送了出去。

    后来听说这女人去了泰国,到最后还是养了一只尸魂鬼,师父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连着叹了三口气,说这女人肯定会被自己养的小鬼给害死。

    果然,从那之后,这女人连着拍了几部电影,可是后面她的行为变得越来越诡异,直到零二年的时候在上海跳楼自杀,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就这样死了。

    师父后来说过,这一切都是那个尸魂鬼把这女明星给害死的,如果当初她不那么急切,现在也不会横死。

    然后师父望着我,郑重的对我说道:“以后一定要记住,有伤天和的东西一定不要沾,否则到最后终会害人害己!”

    我叫李大侠,当然我不可能是电视里面的那种大侠,这名这很怪,连我都不愿意听到别人叫我。

    这名字是师父帮我取的,由于不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所以我跟了师父的姓,这名字是师父随口叫的,结果到后面成了我的大名。

    说到这大家肯定很好奇我师父是干什么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他的本事很大,有很多名人都找过他,不光是养小鬼,有些人添阳宅迁祖坟都会找他,这些人里面有很多电视上的大明星,咱们以后会说的。

    虽然来请师父的人很多,但是师父很少出去,基本上能推掉的都推掉,但就是这样那些人给的钱也不少,师父应该有很多的钱,可是我根本就没见他怎么花过,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带着我住在一间破房子里面。

    我是师父在大街上捡来的,听师父说我那时候刚出生还不过三天,他捡到我的时候我的额头上面有一个跟小孩拳头一样大小的红色肉瘤。

    那个肉瘤很恐怖,看上去居然也是一个小孩的模样,面目四肢都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恐怖的肉瘤,我的父母才觉得我是个怪胎,把我给丢了。

    师父把我捡回来之后就把那个肉瘤给割下来了,炼成了一个大拇指一样大小的骨头吊坠,一直挂在我的脖子上。

    那个吊坠就像是用骨头雕刻的一个小孩,但是是红色的,跟血一样的颜色。

    师父说,这个拇指大的小孩本来是我一母同胎的兄弟,可是他的命太薄,在娘胎里面就死了,这才寄到我身上。

    它跟我命息相关,所以师父才把它给做成了一只鬼仔,让我带在身上,说它能够保佑我,而且每隔三天就让我往上面滴上一滴血。

    每次往上面滴血,我都感觉这个成了鬼仔的弟弟在冲我笑,我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就像是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

    师父以前也给人做过鬼仔,那人一开始混的不怎么样,至从师父给她养了鬼仔之后,没过两年就火起来了,唱了很多首歌,到现在一直被人叫做天后。

    养鬼仔必须要搜集小孩的魂魄,我跟师父干过这事,都是大晚上的偷偷的去太平间,把死去小孩的尸体取出来,然后师父会用蜡烛来烧这个小孩的下巴,只要一会这小孩的下巴上就会滴出两滴尸油,这时候师父会让我用玻璃瓶把尸油给装起来。

    然后师父会拿出一截拇指大小的藤木,师父说这种藤木是他在深山里面砍回来的,上面阴气极重,然后师父就会念动咒语,把小鬼的魂魄依附到这截藤木上面,泡到尸油瓶子里面,一个鬼仔就做好了。只需有人滴血认主,然后每隔几天用自己的鲜血来喂养这个小鬼就大功告成。

    师父告诉我,养小鬼不是邪术,因为那些死去的孩子鬼魂是不入地府的,没有办法超度往生,把他们的魂魄做成小鬼,也算是让他们有了第二次生命,帮助主人改变运势,这就是积德。

    不过虽说这玩意不是邪术,一般人还是接受不了,所以每次到太平间,我们俩都是大晚上去。

    大家一定好奇为什么我们能够进入太平间,是因为看守太平间的老头跟师父很熟,那老头瞎了一只眼,还瘸了一条腿,师父让我叫他刘伯,每次去都是他给打开门,在外面给我们望风,等我们出来。

    虽说晚上的太平间实在瘆的慌,可是有师父在,我都没有害怕过,直到那一次。

    那一次我像以前一样,拿着玻璃瓶,等死师父烤那小孩的下巴,想要接尸油。

    就在这时候,太平间里面突然刮了一阵风,那风起来的突然,而且阴冷,吹得我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差点把师父手里面的蜡烛给吹灭。

    我被这风给吓得不轻,这太平间里面又不是外面,哪里来的风呀!而且这风刮过之后,我就感觉这里面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

    我咽了一口唾沫,扭过头打量了几眼,这太平间除了一个盖着白布的停尸架,就没有别的东西,只不过被那阵风一吹,师父手里面的蜡烛不停的摇晃,光线忽明忽暗,更是让我脊梁一阵的发寒,而且我始终感觉有什么东西就在我们旁边,可是我就是看不到。

    这时候师父突然叹了一口气,翻过手来啪的一声就打在了我的后脑勺上面。

    这一巴掌打得挺重,但是奇怪的是我没有觉得疼,反而自己被师父这么一打,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刚想问师父为什么打我,没想到师父却先开口了:“你现在也不小了,是时候给你开阴眼了,刚才那一下你阴眼已开,现在你再看看这房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开阴眼就是让我能够看到死去的鬼魂,以前师父告诉过我,我也跟他说过几次让他给我开阴眼,可是师父一直都说我年龄太小,还不能开,因为看到那些东西怕我害怕。

    没早想到今天师父居然帮我开了阴眼,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能看到那些鬼魂,我是又紧张又兴奋,慢慢的扭过头去。

    虽然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一扭头看到的东西还是吓的我差点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映入我眼帘的是两条腿,那两条腿很白,很细,一看就是女人的,原本应该很美丽的两条腿现在看上去却让我脊梁骨一阵阵的发寒。

    因为那两条腿上面的皮肤已经没有半点生气,而且一道道乌黑的血水正顺着两条腿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流到这女人光着的脚上。

    我吓得给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明明没有人,这一眨眼的功夫我的后面就站着一个女人,而且这女人离我不过半米远,她肯定是一只鬼!

    我猛的抬起头,等我看到这女人的脸的时候,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只见这女人的半张脸都烂了,像是出了车祸,被轮胎在她脸上碾过一样。

    一只眼球耷拉着,破了一半的嘴里面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这女人现在正用剩下的一只眼珠冷冷的盯着我。

    我让这女人给吓得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再也忍不住了,想要站起来逃跑,可是我刚刚一动,一只大手就摁住了我的肩膀,让我一动也不能动,那是师父的手。

    “怕什么,不过是个刚死了还没到地府去的鬼魂,开了阴眼,以后这种东西你会经常看到,只要你不惹它们,它们也都不会害你的。”

    虽然师父说的让我安心不少,可是我还是怕的要命,根本就不敢回头去看,等取完尸油,我们出来的时候,刘伯关上门,我走到这老头的跟前,向他问道:“刘伯,这里面。”

    这老头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还没说完,他就摆了摆手,说道:“那女人是今天死的,出的车祸,老头子年纪大了,没什么好害怕的。”

    我知道这老头绝对不简单,因为师父这么厉害,他认识的人肯定也不是简单人物,只是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知道,这刘伯会跟师父有那么深厚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