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深夜碰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2549字

    那天我下班很晚,骑着自行车回去的时候发现路边有个老太太倒地呻吟,于是我停下来过去扶她。

    刚把颤巍巍的老太太扶起,她忽然就来劲了,一把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就是你,丧良心哟,大晚上的把老太太我撞倒在路边,说吧,你怎么赔偿!”

    我终于明白,这是遇到碰瓷的了……

    于是我心一横,就不想理她,她却抓着我车头不放手。

    没办法我无奈地问她:“您到底想怎么样,我现在也就只够一日三餐的钱,你也敲不出几个子儿,看我这二手的自行车……何必呢,您老就继续趴在这里,等下一位不是更好?”

    老太太就说:“也不要你赔钱,只要娶了我孙女就行!”

    当时我差点没喷出来,还有赔这个的?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现在的女人哪里还愁嫁的,估摸着就两种情况,要么是东管回来被人发现了,要么就是丑得让人吐。

    这比要钱更可恶,是糟蹋我一辈子的幸福啊,所以我严词拒绝了她。

    然后老太太就开始耍赖了,抓着我自行车不放,甚至躺前面让我轧过去。我就开始犹豫,再想想,这事答应下来也没关系,反正结婚又不是马上办得到的事,她把孙女带来扔我家里就算完了?法律不承认的吧,那我就先假装答应,到了明天你再找什么借口来威胁我?

    就对她说:“起来吧老太太,就算我答应还不行,您也用不着这样嘛。”

    她刺溜就爬了起来,称赞我:“小伙子算你有眼光,我那孙女没得说,家世清白相貌过人……”

    我心里不屑,还家世清白,还相貌过人,那还至于你这样哭着喊着塞给人的吗?

    于是我说得模棱两可:“老太太,您看这结婚也不是秒成的事,他得走个程序,这里半夜黑灯瞎火的也不好谈,还有万一您孙女没看上我这个穷鬼怎么办?所以咱们明天慢慢谈。”

    她应该是听出我在敷衍了,赶紧又拉住我,嘴里说没关系没关系,你认就好。

    接着拿出一个大信封,说只要我收下这个就成,我接过来感觉不怎么厚,不会是钱吧?这么薄也装不了多少钱,这老太太也太抠了……不过人家来碰瓷的还能主动给钱,也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我还能要求什么?

    但我打开一看,里面抽出一张纸,纸上写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问她这是什么。

    她说是生辰八字,我心里就乐了,这老传统我知道,双方交换合八字嘛,可她注定要失望的。不是我愿不愿意给她的问题,关键是我的生辰八字我自己都不知道,没有我的生辰八字双方怎么合?现在人有几个知道自己生辰八字的?

    这是实情,我也跟老太太明说,她说没关系,我带回去收好就可以。

    信封里还有东西,抖了抖,里面掉出一张照片来,我疑惑地一看……乖乖,好漂亮的女孩,虽然照片都发黄了,但图像还是很清晰的,梳着条大辫子,精致的面孔,纯净的大眼睛。

    这老太太是疯了吧?可问题是,谁会拿这种一寸照来相亲啊?

    我就问老太太:“你这没P过吧?”

    “批什么?”老太太听不懂。

    “不是拿什么明星照来糊弄我吧?”

    “你说什么?”

    她仍然听不懂,但我明白了,很漂亮,那肯定就是底子不干净,没准东莞的工作证还带着呢。

    我不再说什么,带上信封就回去,老太太也没再拦我。

    多傻的一个老太太,哪怕是她明天没忘了这回事,她又怎么找到我?我不认她还能怎么办?真以为这样就能把孙女推销出去了,又没到民政局领证,谁都不会认的!

    所以我回去就把信封扔楼下的垃圾箱里了,庆幸自己逃过一次碰瓷,把事情全抛到脑后。

    但第二天醒来,我刷完牙要收拾包出门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信封好端端地放在我桌子上!

    这什么意思,有人又拿回来了?可房间里也没人闯入的样子,我就在这里面呢。

    我不敢确定,昨晚这信封我到底扔没扔?记得是塞进包里了,难道拿出来扔的时候拿错?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包,里面重要的东西都没丢,我也就松了口气,也许昨晚扔错的是什么废纸草稿,那就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时间来不及了,我只能把信封往床下箱子胡乱塞进去,出门上班。

    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很累,我没心思吃什么东西就回了家,坐在床上直想睡觉。

    可当我一躺下就感觉不对,蹭地又坐起来看着自己的床。

    被子叠过了!

    今天早上我没叠被子,这个我绝对肯定,不仅是今天早上,租下这屋子以来我就没叠过一次被子!

    我目光扫过自己的房间,得出了两种可能,第一是我走错房间了。

    第二,那绝对是有人进来过!

    赶紧把房间检查了一遍,没丢什么东西,但是家里摆得太整齐了。

    东西我一向是乱丢的,怎么可能这么整齐,哪怕我发疯了都不会整理这些家务。

    想想还有什么人能进我房间?

    几个狐朋狗友是不可能的,他们自己的房间都不收拾,那么是乡下的五叔五婶进城了?

    我赶紧给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就是五婶,她说没有,没人进城。

    从小我没见过父母,都是跟着五叔五婶长大的,所以五叔五婶的家也就是我的家。

    五叔五婶也没孩子,五婶说没有,那肯定就不是乡下来人,我觉得是自己这里出怪事了,心里发毛,就问五婶我五叔在不在,这方面五叔懂得比较多,村里红白事都得问他。

    但五婶说五叔不在,出远门了,电话也关机。

    挂掉电话之后再看看屋里,我怎么都感觉不对劲,被人整理得太整齐了,这肯定是那几个狐朋狗友的恶作剧。太累了我也不想那么多,随手把房间弄乱了一些,才安心地去休息。

    也就眯一下而已,我是饿醒的,看看时间还早,能赶上出去吃个宵夜。

    我这里有厨房,冰箱里也有面条,其实我可以煮面条吃,可我懒得动这个手,自己做的也不好吃。这时候会有人到楼下摆摊的,从烧烤到饺子应有尽有,我何必自己动手做。

    但我才爬起来就呆住了,因为我房间的桌子上就摆着一碗面!

    热腾腾的面啊,显然刚刚才有人做好,怎么房间里还有人,我就睡得那么死?

    “五叔,是你来了吧,对不对?”我在房间里喊。

    没人应我,我站起来就跑到厨房看,没人,然后床底柜子冰箱……到处我都没找着人。

    安静的房间感觉就有点阴森起来,我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会不会是老子梦游了?

    抓起手机我就拨打五叔的电话,他没有开机,五叔是个严谨的人,他不可能跟我搞这些恶作剧。

    这房间的钥匙不止我有,我其中一个哥们儿大熊也有,这人很不错,本市人,就是家里管得太死,所以有时候会来我这里借宿,我万一通宵加班就不能给他开门。但我感觉他们都不像是会下面条的样子,顶天也就煮方便面而已,所以这个恶作剧对他有难度。

    我拨打大熊电话,才接通我就听见轰轰的酒吧音响,说了声没事我就挂了电话。

    不是大熊吗,那么还有一个最不靠谱的猜测:田螺姑娘!

    那边大熊反打回来:“哈哈,你睡醒了?”

    果然是他,我松了口气:“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下面的?”

    他语气醉醺醺地说:“什么下面上面的,赶紧过来,给你介绍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