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酒吧纸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182字

    小婷再次紧紧勒住我,声音发抖地说:“她要杀我,她要杀我……”

    这句话一直在重复,她似乎神经不正常了,我无法跟她好好说话,别说她,我都被她弄得有点紧张了,明明是幻觉而已,她却搞得煞有介事的,没事都会被她喊出事来。

    所以我只能拼命开门,有多大动静弄多大动静,希望有人看到我们被锁在里面。

    门缝被我越拉越开了,但还出不去,我看见铁链上有个锁,想伸手拿进来撬开。

    这时候洗手间里的灯一下全灭了,伸手不见五指!

    真是灾难,这灯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坏啊。

    果然小婷搂得更紧了,像疯了一样叫,她肯定不知道现在的她比鬼还可怕……

    我只能先去安慰她,告诉她既然那女鬼说我是她男人,那她就大不过我去,只要我不允许,她还不敢在我面前动手动脚。虽然大男子了一点,但这话起到了一定效果,小婷好像好些了,总这么搂着也太累,勒住我的手就慢慢松了下来,但她抓着衣服仍然很紧。

    然后耐心地说话,先把话题扯开,我真是遭大罪了。

    在谈话中我了解到她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巧了,我也是那个学校才毕业的,这辈分就算是师兄。她是跟几个同学一起来的酒吧,却神奇地走散了,大熊长相身板都有些吓人,所以她被拉着也没敢吭声。

    这些都是小事,套近乎是为了让她缓和情绪不要闹,而我却想到了刚才的巧合。

    真的有人跟她说我订婚了?早就知道还是刚才说的?

    我不敢确定啊,看她这无赖的状态,没准是老太婆请来帮助讹我的呢?

    刚想问她,忽然她说:“不对劲,外面怎么会没声音?”

    这时我才意识到了,哪怕洗手间的门再隔音,现在都被我拉开一点了,总能听到什么声音吧,酒吧里能这么安静?再说哪怕听不到声音,总能看见外面的灯光才对,难道酒吧停电?

    于是我掏出手机照明,一张大脸就出现在我面前。

    “吓死我了,凑那么近干嘛?”

    她脖子真长啊,能伸到我面前来,她幽幽对我说:“报警吧,起码会有人来放我们出去,我不在乎的。”

    一个女人跟个男人锁在男厕所里,这传出去当然很恐怖,真要报警吗?

    警察肯定会盘问清楚的,万一传出去怎么办?

    不就是喊人吗,大熊不就在这酒吧里?我先拨打了大熊的号码,却怎么打都打不通,然后只得尝试报警,居然也打不通!

    没信号?手机坏了吧?

    我只能自己尝试,借着手机的光把外面的锁拉进来,一看就乐了,根本没锁死……

    七手八脚把铁链解开,我终于打开了门,这时候小婷也没听见什么怪声音,这么黑她也看不见什么人,所以情绪比刚才稳定了很多,没再抱我,只是牵着我的衣角。

    开门出去,这时候过道里突然亮了起来。

    是应急灯,怎么搞的,应急灯这个时候才亮,这样的娱乐场所安检也能过关?

    我们出去,就看见前面走过来一个女人,穿着裙装制服,应该是领班或者经理一类的人,手里还拿着个对讲机,我还没说话呢,她就对我说:“赶紧出去吧,这边是应急出口,停电了,我们的发电机也坏了。”

    居然搞得这么尴尬,他们不想结账了吗?

    我对她说:“我那包厢里还有人醉着呢,得把他叫出来。”

    女领班就说:“没人了,所有包厢全都买单了,今天不收包厢费,不过点了东西还是要收的。”

    走了?就大熊醉成那个样子也能自己走吗?

    我坚持要过去看看,女领班也没坚持,就看到我旁边的卫生间门说:“这门怎么开了,里面有没有人?”

    她是对里面喊的,我告诉他没人了,刚才就我们两个锁在里面。

    领班很疑惑地说:“刚才?你进去干什么,这厕所封起来一星期了,你别把里面弄脏。”

    什么,封起来一星期了?

    我去,那我刚才进去的时候可没有阻碍啊,肯定是谁憋急了先打开的。

    领班挥挥手:“算了,赶紧找找你朋友在不在,完事赶紧出去,你一个人小心一点,我还有事。”

    她说着走了,我继续往里走,回头问小婷:“要不你先回去吧,学校太晚会锁门的,你就进不了宿舍,要不去找你朋友?”

    小婷却摇头:“我要跟你在一起,否则那女人会害我的,现在回去已经锁大门了。”

    好吧,那我走快一点,先把醉酒的大熊扛出来。

    他肯定是醉了,否则会在洗手间里那么久不出来?那单是谁买的?

    以我的判断那俩女人不会买单,没准大熊还被她们给坑了,刚才我就不该出来,该看好他的。

    来到我们的包厢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小婷却拉住了我说:“还是走吧,不要进去,我觉得这酒吧到处都不对劲,进去肯定会出事的!”

    我对她说:“就进去看大熊在不在,然后马上出来,你害怕的话在这里等我?”

    她点点头,竟松开了我,我以为她不敢一个人待着的。

    于是我吩咐她不要乱走,等我从包厢出来之后再一起送她出酒吧,这酒吧的安全措施不太靠谱,她又是第一次来,我怕她乱走会出什么事。

    推门进去之后,里面的应急灯也亮着,我却没看到沙发上有人。

    大熊和小芳还在洗手间里吗?那应该是都醉了,可小翠也应该在沙发上坐着吧,难道他们真的都出去了?

    我怕他们喝醉了躺地上,走过去想看看沙发后面,再看看洗手间。

    忽然眼睛的余光看见旁边有个人影,我心里一慌脚步一乱,一个踉跄就摔到了地上。地上有地毯,摔着不怎么疼,但那人影却朝我压了过来,我连忙伸手抵住。

    没压到我,感觉很轻,我接着应急灯光一看……我的天,这是个纸人!

    就是用纸扎的人,脸上画得艳丽,这就是一张女人的脸,画得十分难看,还往下掉粉……

    小婷说的是真的?难道我一直在和一个纸人喝酒?

    冷汗一下冒出来了,我伸手一推,把纸人扔到了一边去,这就是祭祀烧的纸人!

    不仅扔到一边,我还用脚踹得远远的,仿佛在甩掉什么脏东西……这就是脏东西!

    这时候我真想跑出去,但大熊很有可能还在里面,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所以立马站起来跑到洗手间门口,一脚把门给踹开。

    然后我果然看见胖子躺在洗手间里,脸上挂着猥琐的笑,裤子都没拉起来。

    他手上抱着另一个纸人!

    这就是小芳吗,难道外面那个是小翠?

    我没敢想太多,冲上去一脚就踹向大熊,大熊一个激灵就被我踹醒了。

    “怎么回事,你干什么呢?”他看见了我,很不满。

    我就指指他抱着的纸人:“这应该我问你才对,大晚上的把我叫来酒吧,和两个纸人喝了好多酒,然后你……我真想知道刚才你进洗手间都干什么了。”

    大熊看了看纸人,却没怎么恐惧,迷惑地看着我:“你这是玩我吧?我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了,还有这纸人,我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记得我一个人在大厅喝酒。”

    这绝对是喝多了忘记的,我拿出手机对他说:“你自己看看手机,电话记录里就有。”

    大熊查了一遍,嘿嘿笑着说:“喝断片儿了,还真打过,你才来?这纸人是怎么回事?”

    我被这些怪事弄得心里毛了:“这你还来问我?该是我问你怎么回事才对,你介绍这两个女孩给我认识,然后咱们就进到了包厢,结果最后变成了纸人。”

    “还有一个?”

    大熊站了起来,随我到外面看,果然还有一个纸人,他就笑道:“好像想起点什么了,我之前喝酒的时候确实跟两个女人搭讪来着,好像你来了,你说了我有点印象。”

    “你还笑得出来!”我气道:“纸人啊!你带着一个纸人进了洗手间,然后我跟另一个纸人喝酒玩游戏……这想想都心里发毛!”

    大熊大笑起来:“瞧把你吓的,一点恶作剧而已,我不是喝醉了吗,你又出去找洗手间,这时候两个女孩走了,肯定是有人把纸人换了进来,这是要吓唬我们的,而且肯定就是熟人干的,就开个玩笑而已,我身上的钱又没少。”

    我想了想,他说得还真有道理,那些狐朋狗友也不是干不出这些事来。

    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这三个女人我们都不认识,那几个货无聊到跟我们开这样的玩笑?刚才喝酒又是摸又是抱的,他们这么干有什么好处,外面那个挺漂亮,得花多少钱啊?”

    “还有一个?”大熊又愣了。

    糊涂成这样,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我就拉他出去看。

    一出包厢没见着小婷,却被一个服务员给拦住了,要我们买单,而且连包厢费用一起算。

    刚才遇到的那个领班都说不算包厢费用了,只付点过的东西而已,我就和他争吵起来,大熊一听也不干,这不明摆着坑人吗,玩到一半停电都不让人尽兴,还好意思收钱?

    然而服务员一定要收这个钱,大熊凶性大发,一把抓住服务员就要打。

    我赶紧拦住大熊不让他惹出什么事来,却看见了过道上小婷的背影,她就这样走了过去,看也没看我,走过的时候我才发现她身后还跟了一个女孩,女孩留着条大辫子。

    那条熟悉的大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