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执礼人笔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070字

    今天出现的老太太出乎意料地强势,简直是眼睛长在脑门上。

    她站在那里也没有进来的意思,冷笑一声说:“做到哪一步我心里有数,你家长辈心里也有数,八字是合过的,命里鸳鸯,这个错不了,往后礼数必须一步步走完,否则谁要是坏了规矩可怨不得别人。”

    我就纳闷了,她在我面前这样说话的底气从哪里来,以为现在还是旧社会吗?

    “我要不走你们的礼数又怎么样?”我也冷笑,好像我就不会似的,“那一套没用了,又没登记领证,你上哪儿都告不了我。”

    老太太变成了嗤笑:“果然是屁事都不懂,年轻人,坏规矩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既然能走到这一步,那也是得到了你家里人的认可,你还是回去问问吧!”

    我听着有些不对:“你等等,你说我家里知道这事?”

    “你问问不就知道了。”

    老太太白了我一眼,丢了一个“哼”转身就走,这是给我下通牒来了?

    关上门我就往乡下家里打电话,既然五叔不在家就找到五婶,问她知不知道这事。

    五婶听完老太太碰瓷的事就嚎了两声:“哎呀,这事怎么会闹你头上去的?肯定是你五叔那死鬼搞出来的事,不然他们怎么会有你的生辰八字,这下可怎么好,你要不接那聘书就好了……”

    我说:“你等等,只有五叔知道这事,您不知道?”

    五婶就说:“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他也不会告诉我的,我只是个出面接待的人,办明面上的事,暗地里怎么回事都是你五叔在办,肯定是他把事情搞砸了,要不然跑出去躲什么?”

    我还是没听明白:“你们到底干嘛了,什么明面上暗地里?”

    五婶就叹息道:“既然牵扯到了你,那也只好明说了吧,我知道那老太太是干什么的,她就是媒婆,你五婶我也是做这个的,媒婆的鬼话信不得呀,她竟拿出这样下作的手段,我好像知道她是谁了,等等,你五婶跟她说去。”

    “媒婆?现在好像不兴这个了吧?”

    “是呀,活人是不兴了……”

    我更不明白了:“五婶你在说什么?”

    她说:“总之你五叔还没回来,我们也不好怎么样,她们再找你的时候先拖着,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反正这种事情都要长辈做主的,等你五叔回来就好办了,记住啊,什么都别答应,也不要跟他们硬来。”

    我再追问,五婶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就问我还记得手里的那件传家宝吗,我当然记得,不就是一件破棉袄吗,出来工作的时候五婶还郑重地交到我手里,至今没穿过。

    五婶就说真正的传家宝在棉袄的夹层里,让我自己剪开看看就明白了,还说那东西以为今后就用不上了,没想到还有翻出来的一天。她让我先看看,该怎么办心里有个底,这种事情女人是不能碰的,得等五叔回来再做处理。

    看看什么,棉袄里到底有什么?

    我挂掉电话翻箱倒柜就找出了棉袄,用剪刀剪开,里面竟是一本书!

    这本书叫《礼制杂记》,光看书名还因为是什么高大上的古籍,其实就是五叔家祖辈相传的一本手抄笔记,里面记录了一整套的婚姻流程,还有各种注解以及实践心得……

    翻开书皮第一页就写着:“阴婚之礼,不足为外人道也……”

    等等,冥婚?

    五婶让我看这个,意思就是……她在暗示我,我那个对象陆小晴是个死人?

    别说,回想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一切都那么诡异,小婷居然还能听到鬼魂说话!

    还真有这种事!

    我接着往下看:“执礼人,阴婚之掌礼,引阴人而成双对,破冥府使魂不孤……”

    阴婚执礼人,这居然是一种职业,我五叔居然就是干这个的!

    这可是一门单传的绝技啊,怪不得五婶说她也搞不定,得等五叔回来呢,五叔就是冥婚的执礼人,而五婶作为他媳妇就成为了媒婆。阴婚的媒婆其实也跟现实结婚介绍人差不多,就靠嘴皮子说话,反正有人出钱了你就替他推销出去,而执礼人,就必须有大本事,而且不能暴露在人前。

    媒婆联系两家,然后其余的事都得执礼人去办。

    相亲,真正的流程里得执礼人把阴魂引出来相看,阴魂得身世清白,生前得是单身的。还有过礼、迎亲、合葬等等一系列流程,中间的规矩太多了,还不能有一丝的差错。

    如果礼成,那执礼人会获得相应的福缘。

    如果中间出了差错,那么执礼人会受到反噬,背上因果报应。

    到底是什么福缘,又是什么反噬,书里并没有明确说明,这个是口口相传的东西。

    福缘好说,一般这种事情接单就有钱赚,吃饭的活路,也算是传承手艺了吧。

    反噬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会让执礼人一辈子恶鬼缠身?

    那五婶干嘛让我看这本书,而且现在才让我看?

    他们没孩子,估计是不打算把这手艺传承下去了,我如果没事的话也不会让我看这个的。但现在我出了事,真正懂这个的五叔又不见了,五婶也是没办法才让我了解一下处境。

    五婶说的也没错,我五叔肯定知道这事,因为这事都是长辈出面办的。

    但五叔为什么要给我配个阴婚?让一个女鬼缠着我,这么多年养育的情分呢?

    他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为保自己才拿我出来顶的?

    这些得等五叔回来才有答案,我现在要了解的是,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婚约,虽然五叔才是行家,但他给我摊了这事,我觉得有些不可靠了。

    书里的流程给我沉重的打击,我发现自己没办法悔婚!

    应该说八字一合,我就没有悔婚的余地了,除非我来硬的,去承受那个反噬。

    当然我也可以不信这一套,可万一是真的呢?

    整整一天,我都在钻研这本书,公司那头打电话过去请假了,不管同不同意我都得请,这种状态哪里能干活,有本事就炒掉我。

    一直看到晚上,我把整本书反复看了几遍。

    这个礼制流程居然有个巨大的漏洞,并没有规定另一方是死是活,只有有一方死了就成。

    如此一来,我想要退婚就只有找出对方的错误,找出对方不合规矩的地方。

    阴婚必须有媒婆,否则是无媒苟合,犯的是大规矩,这点没什么好说的,那媒婆碰瓷的招儿都使出来了,哪怕招式再下作,我也只能找媒婆的麻烦,女方并无犯错。

    到礼成为止,男女双方不得直接见面……我昨晚在镜子里恍惚看到一眼算不算?

    那应该是不算的,并没有直接面对面。

    攻击对方品行不端?我见都没见过那女人哪里会知道。

    家世污点?那就更不知道了……

    现在我很被动,头疼,感觉全世界都合伙在整我,正烦躁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

    我以为还是那媒婆,打开门刚想骂,发现居然是小婷!

    “你又来干嘛?”我问她。

    我奇怪的是,她就一点没有进狼窝的自觉吗?要么就是真看上我了,但我认为后者不太靠谱,总感觉她会有什么别的图谋。

    她今天穿得明艳动人,有些幽怨地看着我:“你就那么嫌弃我?”

    好吧我受不了这个,把她让进来,然后问她:“你昨晚怎么走的?”

    她说:“还不是你笨手笨脚的,自己都能把自己弄晕,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你扛回去。”

    我就奇怪:“那聘书你怎么没烧掉?”难道现在的大学生动手能力这么差了?

    她白了我一眼:“那是你的东西,当然得由你来处理,我烧掉算怎么回事?”

    这叫吃醋吗?好像还挺有意思,我就说:“那今天咱们继续烧?”

    她却摇摇头:“烧这个是没用的,我回去问过了,这个叫冥婚,你现在很危险知道吗?”

    怎么她居然也知道这个?

    她就告诉我回去的时候感觉很不对,打电话问了家里的奶奶,她奶奶恰好见过类似的事情,说这就是冥婚。而且说得还很恐怖,如果冥婚不小心配上活人的话,那阴魂就得缠一辈子,对阴魂来说是死活不论的,而且死了还得葬在一起,总之那边的意思就是弄到一个坟墓里去。

    说得有板有眼的,五叔这么专业的书里都没提什么详细的后果,一般人会知道?

    于是我问她知道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她没有继续往下说,只说现在天色晚了先出去吃饭。我明白她的意思,就是有女鬼缠着我,现在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说话。

    我们就一起出门,小婷带着我来到了她们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这也是我的母校,我怎么就不记得有这么一家饭馆?

    进了包厢之后坐下,小婷就跟我说这里是新建的,而且风水极好,阴物进不来。

    我将信将疑,她坐下来就跟我说,要想解除婚约,就得让对方先坏了规矩。

    这个想法不错,也是我的思路,可对方有心算无心,我很被动啊。

    然后小婷又说,这个饭店的老板能帮我的忙……她不是问奶奶的吗,怎么又冒出个饭店老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