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城隍爷显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039字

    反正书上是说,就这么拜着,等消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骗人的,还好我拿了毯子铺下面,等累了我就在这躺一夜。

    忽然一阵风吹来,那风很怪异,仿佛一下就能吹倒骨头里似的,穿多厚的衣服都没用,桌面上摆着的书啪一声被风吹掉下来。

    我怔了怔想抬头看,却忽然一股力量压住了我的头顶,也就是天灵盖的地方。

    这力量压得我抬不起头,下巴都快顶到前胸了,目光只能看到地面,还有那本书。

    城隍爷显灵了?

    我努力想抬头看看是不是真有这回事,但那力量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大手,纹丝不动。

    刚想用手去挥的时候,又是一阵阴风吹来,那本书哗哗地就打开了,风停的时候正好书也停在某一页上,我也看到了上面的字:“乱配阴婚,阴德有损,须挽回恶事,再成就姻缘以赎前罪……”

    这是以翻书的形式跟我说话?

    太不可思议了,不能目睹城隍爷的尊容我心中遗憾,他这是在说什么呢?

    说的肯定就是我拿那个陆小晴的生辰八字给人乱配吧,难道我非得娶她?挽回恶事,就是让我回去再把生辰八字拿回来,然后再圆满主持一桩阴婚?老天,这是认可我的身份了吗?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懂,也没人带,哪里知道该怎么去做?

    现在冥婚都是坑人的,全都是骗子,已经基本没人信这个了。

    所以你让我去哪里成就一桩冥婚?

    风再次吹来,我冷得直哆嗦,看那书页又被翻开了,上面的字是:“若想掌礼,须已成婚……”

    这要结过婚的才行,我单身的不够格啊,莫非这是不认可我的身份?那城隍爷为毛要出现……哦,下面有注解,貌似订婚的也成,靠,我好好的单身汉居然莫名其妙就有主了?还是桩冥婚?

    书再翻,翻到了最后,列着一排名字的地方。

    这果然是要成了,按照书上说的,那里将会出现我的名字,五叔的名字也在上面,最后一个,而前面的全都是家族前辈的名字。这是每一代的执礼人姓名,似乎写在这本书上的名字才算数,就能有通阴阳的本事,从此就有执掌阴魂的婚配权力。

    阴婚这种事,大多数都是活人的诉求,死者家属长辈的意愿。

    没有长辈出面就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光阴魂自己是成不了的,老话说人鬼殊途,因此光有活人的意愿也成不了。这就需要有人沟通阴阳,把死者和家人的意愿联系在一起,这才能成事。

    阴婚执礼人有沟通阴阳的权力,但一点小小的违规操作就得替人背书,这风险实在是有些大。也因为如此,所以执礼人一般都很低调,从来不会表明自己的身份,以免有仇家故意捣乱,出面商议的一般是媒婆,媒婆当然是请那些交游广阔长袖善舞的女人。

    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执礼人这种职业。

    我现在就要成为那样的人了,天天像卧底一样不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份。

    那书上会出现我的姓名吗?

    出现了!

    一个新的名字出现在纸上,仿佛有支无形的笔在上面书写,书上的字都是繁体的,没关系我能认出来,因为我练过书法。其实繁体字都很好认,练过几天书法的人没有不认识的。

    许励?

    这不是我的名字,我家姓黄的,我叫黄大良,名字是很土,没办法以前家里没什么文化。

    可我确实姓黄,不叫什么许励,我叔就姓黄,我们全家都姓黄的的我能不姓黄吗,没看见前面那些名字全都是姓黄的吗,城隍爷搞错了吧?

    我想指出错误,又担心城隍会不会生气?现在好多领导都这样的,当面指出他的错误你就别想再混了,这么想着我就没开口。

    那本书哗哗又合上了,这就算礼成?

    我看着这一切,回过神来想要抬头,起码得看看城隍爷长什么样子,好不好说话啊。

    没想到头顶那股力量瞬间撤走,我用力过猛,抬头嗡地一下就眩晕了,眼前就是一黑。

    但在眩晕前的刹那我还是能看见东西的,但我没看见什么城隍,房间里一切正常。

    ……

    我就这么躺在地板上睡了一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刚睡醒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猛然间想起了昨晚的事,我赶紧找那本笔记。

    书就在我前面,拾起来翻看,果然,书上增添了一个名字,许励!

    这不是我,绝对不是,我五叔会弄错吗,身份证上会弄错吗?

    成为执礼人我就是想解惑的,想知道这一切到底他玛怎么回事,可现在我是越来越糊涂了,这就任执礼人的仪式连名字都能搞错,这样也能当驻守一方的城隍?

    对了,记得书上说,礼成之后那块木牌上也应该出现我的名字,我赶紧站起来那起桌上的木牌……和昨晚一样,木牌上依旧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那么这礼到底成了没有?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算不算五叔那样的执礼人?

    这时电话响了,一看号码,那是我老板亲自打来的。

    接通电话,就听见老板凌厉的声音说:“还要我天天请你来上班啊,还想不想干了?”

    太多的疑惑让人心里郁结,这一吼让我直接心头火起,冷冷道:“不干了,辞职!”

    还怎么干啊,这些疑惑要是不解除,我就别想有安生日子!

    所以这一天我就到公司办了辞职手续,心不在焉地工作对大家都不好。

    可我才毕业没多久,身上并没有多少积蓄,否则那天晚上老太太碰瓷讹我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坦然了。这点积蓄支撑不了多久,很快我就会没饭吃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老子回乡下种地,总不会饿死。

    关键是必须把我身上这一堆烂事给解决掉,那样我才有心思好好过日子。

    办完手续回来的时候,我还弄了一个木制牌位,是给城隍爷的。

    既然是城隍爷出现主持的仪式,那现在就算他罩我了,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啊,他既然肯这么帮忙,我也不能失了礼数。所以我就想着在家里摆上城隍牌位,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对于旧礼已经没几个年轻人知道了,我也是胡乱弄的,上面写着:“城隍爷之位。”

    不管是不是这样,哪怕我每天没功夫拜他,只是看一眼那也是说明我有心了。

    有心的员工领导总是喜欢的……

    回到家,我就忙着把城隍爷的牌位摆起来,连小神龛我都订制好了,就像开店的人拜关公一样,我把神龛给钉在墙上。

    摆好位置,烧起香烛,再把牌位给放进去。

    对着牌位先拜拜,祈祷城隍爷保佑,千万不能再出现什么闹鬼的事了,那样日子没法过。

    可一拜下去,我就听见“啪”地一声,城隍爷的牌位居然摔下来了!

    罪过罪过……

    刚才肯定是没放好,城隍爷大领导不会真的怪罪吧?

    我左右看看,战战兢兢地又把牌位给放进去,这回放得好好的,用手碰了碰很稳,嘴里还得叨念:“城隍爷领导,昨晚我们才见过,新人难免会毛毛躁躁,您大人大量……”

    放好后我再拜,啪!

    又掉下来了!

    那声音仿佛在我心坎上敲响,难道是我拜的方式不对?还是那牌位做得不对?

    城隍爷都不管了,这哪儿成,干这种事的人都需要有上级庇佑,别说这搞冥婚的了,就连那些道貌岸然的出家人,嘴里说着高大上的教义,不也天天祈求祖师爷的保佑吗。

    没人罩那是不成的,那些风险普通人担不下啊。

    书上说,办冥婚是得有官方招牌的,没有城隍爷的保佑,接触阴魂的时候就麻烦了,甚至比普通人遇鬼还惨!

    可到底哪里不对呢?

    我狠下心,不管怎样,今天一定得让城隍爷受我这一拜,昨天都拜了,今天你矜持什么?

    于是我找来锤子铁钉,生生把那牌位给钉在神龛上,这回什么阴风都吹不倒了吧。

    然后我开始焚香沐浴……

    古人不是讲究心诚吗,我这就一板一眼地来,左右不过是多花点功夫的事,不管有没有城隍爷保佑都可以图个心安。

    洗白白,换衣服,我端正了态度再来拜,哪怕是章程不对,我这个好心城隍爷也得认吧?

    于是我第三次拜下去,事不过三,刘备三顾茅庐都成了,城隍爷应该不会为难我这个小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说出来就是了,我还没那么大脾气,可以改的。

    可我第三次拜下去的时候,就听见“咔嚓”一声响。

    安静的环境里响起这么一声简直太吓人了,我当场被吓了一跳,然后是啪啪两声。

    牌位居然又掉地上了,钉子都钉不住?可为什么是两声?

    一看地上的牌位,太他玛吓人了,居然裂成了两块!

    钉子的孔还在底座上,仿佛是有人用巨大的力量给拔下来的,钉子还留在神龛上呢。

    牌位从中间垂直裂成两片,是按木板纹理裂开的,也像是有人掰的一样。

    这什么意思,城隍爷不想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