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小婷的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072字

    她这是什么道理,八字能合上就是好姻缘,也不管死活?

    据我所知,合八字什么的都是算命的伎俩,你给钱他就说好话,而且早就没人弄这个了吧?出去问问,还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生辰八字的?不过阴婚还是保持着过去的旧俗,其他规矩都不算数,那本笔记上的流程都很正规,三书六礼都得有。

    我不跟她扯这个,问她:“你总得和我说说女方的情况吧,家世品行什么的。”

    她头一昂:“这个我不会跟你说,这些事情都由长辈操办,你先把八字拿回来再说!”

    好嘛,盲婚哑嫁,偏偏她还占着理,因为我那本书上也是这么说的,原则上我也可以知道,但得过长辈那关,我的婚姻大事居然没赶上新时代!

    那我就跟她说现实,现实就是我已经把生辰八字丢了,人也找不到,目前位置仅存的一点线索还把握不住。也不管惊不惊悚,我连小婷的事情都和她说了,这人都死了也无从找起,你想咬我还是砍我都随你挑。

    可没想到的是说起小婷的时候,这媒婆却出乎意料地没有骂人,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淡定了片刻就问我:“你能确定这个小婷就是找到生辰八字的线索?”

    我摇头说:“不敢确定她知不知道,但肯定有关系,我猜测就是她引我过去的。”

    媒婆居然有了笑意:“那生辰八字不是他们一时半会儿能看见的,我们应该还有机会,这个小婷,我能找到她。”

    “她早死了,你还能找到她?”我大惊问道。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能找到她。”媒婆淡定地说,“别的事我不知道,但关于阴婚相配的事情却知道不少,到现在还保持阴婚习俗的人家是越来越少了,这个樊小婷恰好是一例。”

    明白了,她作为阴婚的媒婆,肯定接触过不少这类的事情,甚至对阴魂都有自己的办法。

    虽然媒婆不是执礼人,她不会直接进行引魂的操作,但肯定也经常见的,都说媒婆的嘴不可信,但她们出门吹牛之前,至少也得自己先验验货,心里有个底嘴上也有把门。

    我还忘了,她和我五婶是同行,同行是冤家。

    她继续说道:“咱们这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咯,说起来,这樊小婷的婚事还是你叔给办的呢,他们这种人都藏得好,所以我没见过他的手段,但我却知道你叔在这件事情上栽了,男方骗婚,所以到最后这婚事没成,你们家现在一定很不好过吧?”

    靠,说到最后居然是五叔的熟人,我觉得五叔跑路跟这件事多半是有关系。

    于是我问她:“这桩婚事你知道多少?”

    她看了我一眼说:“同行是冤家,这种事我不可能知道太多的,我姓何,以后叫我何媒婆就好,我能带你去找到这个樊小婷的家,但问题是你能不能把她找出来问话,你叔的本事你学会了多少?要不还得找你叔过来,你的事也是他安排的,最近我怎么见不到他了?”

    当然不能跟她说五叔正跑路呢,我就大胆地说:“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的,家学渊源。”

    涉及到执礼人的事情,媒婆也不可能多说什么,就只点了点头,但很显然她是不信的。

    在阴婚这一行里,执礼人的地位最高,媒婆没权力问,更没权力管,这些情况我在那本书的开头就看过。可以这么说,哪怕我五叔明着跟她说是骗婚,她也不能说什么,还真不是欺负她们,因为她只是个媒婆,我五叔是执礼人,最后有什么问题也是我五叔担着,有她什么事?

    当然,地位最高那个人,除了行内的,全世界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在媒婆的指引下,我们拦了辆车就直奔市郊,樊小婷的家就在市郊农村里,打车的钱好贵,再没工作我想我支撑不了多久了。

    当我们进到樊小婷家里的时候,被这里的情况吓了一跳。

    敲了很久的门才有人来开,开门的是一个半大男孩,大约是上初中的年纪。

    那男孩脸上还挂着泪,一抽一抽的显然刚哭过。

    我还没说话呢,那男孩就说:“不管你们是谁,还是别进来了,我们一家明天就死。”

    听到他这么说我哪里还憋得住,进去的时候他也没有阻拦,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似乎我进去直接拿东西走他也不会管,好像这不是他家一样。

    进去之后就看见这男孩的爹娘都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两个只是勉强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多关心,男孩告诉了我实情,他家基本对生活绝望了,他爹娘就是在等死的。他们想着死了以后,孩子肯定也不会没人管,谁家好心就养在谁家了,反正这个家已经不行,一个活人都养不了。

    这一家三口还真是小婷的家人,男孩没说出什么冥婚的话,只说他姐姐葬得不好,家里受连累了。去年还有爷爷奶奶的,结果接连病死,然后父母又病得进了医院,硬是查不出什么病,本来不穷的家庭被折腾得没法过下去了,总不能一家人躺着过一辈子吧?结果就回来等死。

    他们还知道是阴婚出了差错导致的这一切,所以等着家破了,孩子给别人养着才能化解。

    那本书上说,这是很严厉的惩罚。

    一般人又不是主持阴婚的执礼人,所以加在他们头上的惩罚不严重,至少不会像这种无理的手段,连医院都查不出病因,简直就是明摆着逼死人的节奏。

    男孩就是小婷的弟弟,他哭哭啼啼地说,我在旁边哑口无言。

    我五叔做的这件事啊,结果不但自己有了麻烦,还搞得人一家都这么惨,当初也是我五婶上门说媒的吧?

    奄奄一息的两口子不管我们,闭着眼等死呢,何媒婆碰了我一下低声说:“这里阴气很重,你没觉察出来?”

    很惭愧,我没有,因为我并没有获得什么执礼人的能力,那书上貌似也不是我的名字。

    但书上介绍了别的方法测试,我跟小婷弟弟要蜡烛,他问都没问就找给了我,人家都绝望到这个地步了,到现在还没想起来问我是谁吧?

    我出了他们家,点上蜡烛,再一路走进来,经过院子,进入屋子。

    很明显,那蜡烛的火焰一下就缩小,特别是接近这家人时候小得只比黄豆大那么一点。

    正常人只要走进这个范围里,马上就能感觉腰酸背痛全身无力,而要在这里生活……结果是不言而喻的,人的免疫系统直线下降,就仿佛是艾滋病那种绝症似的,还查不出原因,身体机能在快速衰退,说真的,他们没有在这几年里快速变老已经是祖先保佑了。

    而快速变老的例子并非没有,最严重的第二天起床就发现自己七老八十了。

    于是我就要来了更多的蜡烛,在房间里点了起来。

    书上介绍过一种方法可以暂时缓解这种情况,既然阴气重,那就需要火来缓解,实际操作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在房间里摆放蜡烛,也许是方位不对,开始没什么效果,但没关系,左右不过是试试,我不断地挪动蜡烛位置,想要寻找一个最佳的阵势。

    十分钟过后,何媒婆首先“咦”了一声,我就停止了挪动蜡烛。

    应该是起效了,果然,小婷娘首先有了动作,女人抵御阴气是有优势的,所以她先感觉到,然后她缓缓坐了起来,看看四周,又看看我们说:“怎么我感觉忽然又有点力气了,你们是谁?”

    该从哪里说起呢?

    看看媒婆没有吭声的意思,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和小婷是同一个学校的。”

    这时候小婷爹也坐了起来,虚弱地说:“是小婷同学啊,家里现在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对不住了。”

    我说不介意,小婷娘显然想得更多一些,问我们的来意。

    我想了想就说:“我昨天见过她。”

    那一家三口都愣住了,是我这样说对他们的震撼有点大了吗?

    怪我,一开始就说这些难以让人接受的……但我错了,他们只是愣住,并没有震惊和恐惧,然后小婷娘就说:“那孩子缠上你了?这是她的不对,可我们家也做不了什么,你也看见,我们这一家子都快活不成了,只能和你说对不起。”

    怎么能是他们对不起我呢,这可是我五叔闹出来的事……

    既然他们接受能力这么强,那我也好往下说:“我不是在怪你们,只是……还想再找她谈谈。”

    小婷爹奇怪地看我:“你想找她,到我家里来也没用啊,我们又不懂。”

    不需要他们懂,那书上都写着呢,我就说:“我想知道,她的尸骨在哪里,骨灰也行,你们别担心,不需要开棺的……”

    还没说完,小婷娘就打断了我的话:“我们不是担心什么,是真的没办法,你不知道……哎,也不怕说了,去年有媒婆找上门来,我们给她办了场冥婚,现在尸骨都跟人合葬一起了。”

    小婷爹接着说:“所以她不在我们家的坟里,还有……那孩子到现在,都不肯回到坟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