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做了小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027字

    嫁出去了,那就是别人家的了,跟自己家已经没有关系。

    可这樊家为什么还会受到连累呢?那肯定是出了大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妥善处理,那两家的人我估计都悬,我那五叔也麻烦。可嫁错了,他就不能回来善后一下吗?笔记里说如果姻缘破了,执礼人也必须想办法补救,处理得好的话,惩罚会相应减轻。

    五叔能不懂这些?看来他遇到的麻烦一定更加复杂。

    不成就离呗,到哪里去都是这么个道理,不合适的人硬是凑到一起一辈子,正常人也会逼疯的。但我依然不知道这婚事的问题出在哪里,看这对夫妇也不像是知道的样子,那只有问男方到底是哪一家,干脆强行起坟分了算了,我估计那家的麻烦也不小,重灾区。

    这个时候何媒婆终于说话了,她问小婷爹娘:“你们女儿嫁的是哪一家?”

    小婷娘就说:“渡口村的老孙,他小儿子以前二十多岁的时候没的,一直病着也没说上媳妇,就这么死了,媒婆来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挺合适。”

    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清白人家,单身,死的时候也很年轻,虽然辈分可能大了一点,但阴婚只看死时候的年纪,那个时候就固定了,无论多少年都是那个岁数……

    然而何媒婆却摇头叹气起来,说:“你们被坑了,你们都被坑了!”

    我们都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没感觉有什么问题。

    那本笔记我虽然记不全,但这种大流程方面的事情还是不会搞错的,难道书里还有什么没写上吗?

    何媒婆冷笑道:“你们家的日子我知道,那孙家坟里的小儿子,在娶你们家小婷的前一天,还娶了另一个……”

    我明白了,怪不得呢,肯定是两家都用一样的礼嫁了进去,这就坏规矩了。

    一山不容二虎,娶妻也是一样的,哪怕是旧俗都是这个道理,男人不可能有两个妻子!

    什么三妻四妾,平妻什么的,两个妻子有一样的地位,可能吗?

    所以肯定得有人做小,但这一切我五叔估计是不知道的,纳妾不可能用这样的场面,随便埋进去就完了,执礼人根本不需要出马,也不能出马,在古代,纳妾就好比收养条狗似的简单,不合心意还能送人,所以勿当小三……

    五叔都出马了,那肯定是娶妻大礼,这双方就冲突了,就坏规矩了。

    退一万步来说,樊家女儿愿意做这个小三,无所谓,但这报应也还是会来,小三是什么地位?显然啊,做妾的肯定会被做妻的压制,这就跟风水一样,死人的风水会影响活人。

    她做妾被糟践了,你们家就等着受罪吧。

    我疑惑地看着何媒婆,她怎么知道这些?我问她:“你干的?”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叔我都认识,怎么可能跟他对着来,这绝对是有仇啊,他被人暗算了,可这附近的掌礼我大体都认识一些,媒婆可以随便找,能信任的人就行,但那样的人可不是随便能有的,怎么就没听说过谁这么不规矩。”

    是啊,大家都混饭吃,不能这么没良心吧,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这样就是往死里整的节奏啊,这件事孙家会不会也参与了?他们可算是骗婚啊,没道理不承担罪责。

    转头看看,那夫妻俩愣愣地看着我们,还不明觉历。

    见我看他们,小婷爹小心翼翼地问:“这有什么关系吗?不过是合在一个地方葬了而已,我去看过,那儿的风水还不错啊?”

    不错个毛啊,再好的风水也轮不到你家啊,这就是做小妾的命。

    怪不得阴魂不肯进坟呢,人家小婷好歹受过高等教育,怎么可能甘心做小妾……也难说,现在当小三的也不少,很多也受过高等教育。

    何媒婆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这事你真能办?不用请你叔来?我一把年纪了你可别骗我。”

    五叔跑路这种事不可能告诉别人,这是执礼人的事,别人没资格知道。

    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说:“略懂,可以试试吧,实在不行再把我五叔叫来。”

    何媒婆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我,又指着那夫妻俩说:“这事咱们没有立场出面,只能是他们家里去解决,还是别管的好,你不就是想找那个小婷问点事情吗,又不是没别的机会。”

    我确实还是有可能遇到小婷的,可这把握也不大啊,他们把生辰八字骗走了,鬼知道还会不会回来找我,如果一直不出现的话生辰八字我找谁要去?

    再说哪怕她出现了,我也没本事捏得住她,只有拿到她的骸骨才好办。

    半夜盗墓?不,执礼人不能干这个,必须得有死者家人同意,哪怕是威胁着同意也行,就要他这句话。别人干事情只要结果正确就可以,而执礼人必须守礼,笔记上说的,别人干得,执礼人绝对干不得!

    所以我感觉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套,我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成为执礼人。

    但我还是不敢轻易做出对阴婚方面无礼的事情,笔记上说后果会很严重,足以让任何人后悔。

    这本笔记很重要,回去我一定要录进手机里,关键时刻记不得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转身回去,我把事情跟小婷爹娘摊开了说,要他们相信这种事其实不难,我有现成的证据,就是移动蜡烛,让他们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这是违反礼制受到的惩罚,再这么阴气缠身下去,恐怕是真的没几天了,我这个蜡烛阵可以勉强抵御一下阴气,是暂时的。

    到最后他们就信了大半,否则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但要他们上门闹估计还是不成,人家出钱了,拿回去合葬理所应当,你想把尸骨拿回来人家肯吗?这就得用到世俗的手段了,上门闹呗,然而小婷爹娘这么弱,还穷得没了亲戚。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我留下电话给他们,说我会帮忙,让他们先想想,就跟何媒婆一起先离开了。

    何媒婆也留了号码给我,她也有个老人机呢,告诉我没拿到生辰八字之前千万别找她了,这种事绝不是一个媒婆可以插手的,她只管催我生辰八字,还得过礼,然后选日子迎亲……这时我才想起来,老子还是得娶一个女鬼?

    樊家的事,如果他们听天由命的话,我还是得自己动手,只是占不住立场而已。

    其实在以前,执礼人会有很多打杂的手下,都是些破皮无赖,称为“打下手”,有工作的正经人也不愿意干这个啊。这些人的作用很大,迎亲抬轿吹唢呐什么的,哪里不需要人?

    又比如这一次,召集一群地痞我就能逼着那孙家“愿意”了,这可不关执礼人的事,是通过阳间手段达到目的,执礼人可以道貌岸然地守礼……

    这些打下手的执礼人必须严格控制,因为执礼人的身份不能暴露,灭口的时候都是有的。

    可现在是法治社会啊,还想跟以前一样是行不通的,法制……好像阴婚骗婚的事法律也管,记得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出了,骗人尸骨也是违法的。

    嗯,回去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出来到客厅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小婷。

    还真的又来了,她背对着我坐在沙发上。

    来了正好,我正想问问她到底是不是跟人勾结骗了辫子姑娘的生辰八字,还有五叔被人暗算的事情她知道多少,这些我都等着要答案呢。

    可我还没走过去问,她就站起身,转过来……我的天!

    她浑身的血,一边手臂吊着,骨头都戳出来了,眼珠子爆出来一颗,还有那下巴,长长的脱离出来,看见红红的肉……

    因为前几天的相处,我倒是给忘了,她根本就不是活人!

    这是我见她以来被吓得最惨的一次,仿佛冷汗在身体里炸开,顺着竖起的汗毛飙出来。

    我竟被吓得全身僵硬,她却说话了,嘴合不上,但我依然听见了声音:“这就是我死时候的样子,好看吗?”

    回答好不好看都不对啊,所以我决定不说话,城隍爷果然抛弃我了。

    她之所以能在我家来去自如,是之前我邀请她进来的,对于阴魂的事情在笔记里有说明,没被邀请的阴魂不可能随便进家,所以才有“半夜不怕鬼敲门”的说法,真能随便进就不需要敲门了。

    真后悔啊,我怎么早没发现?

    小婷嗤笑起来,但下巴却掉得更长,黏在脸上晃荡……

    她朝我走来,我却能听见她的声音:“你刚才去过我家?”

    不说话不行了,得镇住她,不让这么恶心地走到我身边,我努力张嘴说:“是,我打算救你。”

    她果然停住了,然后说:“没有用的,执礼人请进去,也只有执礼人才能转出来。”

    好,我恰巧就知道这种本事,又说:“你不想试试?万一我能做到呢?”

    她的声音又笑了:“你知道我怎么死的吗?告诉你,我是被人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