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脑袋没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5本章字数:3017字

    这边一谈妥,我立刻打电话给何媒婆,只有她出现人家才信。

    我是低估了她在市郊十里八乡的影响力,照说封建迷信已经被打压好多年了,现在的年轻人听说的都少。但冥婚却不同于其他的封建迷信,哪怕是在以前的时代,冥婚依然是低调隐蔽的,不可能像拜神做法那么公开,整个过程不能让人看见,所以知道这回事的极少。

    当然骗子也多,很多冥婚形式不正规,只有请到执礼人的冥婚才是真正的冥婚。

    以前何媒婆是哪家有丧事她都会到场,她是有保人的,直接对家属揽业务,所以有一定的名声。想来我五婶也是这么干的,一来二去,村民对保人身上的信任也转嫁到了媒婆身上。

    所以何媒婆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她一来,孙家立即就痛快答应。

    不过事实上没有这么简单,我说服何媒婆过来也花了很多心思,给钱她都不干了,这岁数还要多少钱呢?唯有用准媳妇的生辰八字要挟,她才乖乖就范,并声明只这一次,敦促我赶紧办自己正事。

    出了孙家,她还喋喋不休地赶紧迁坟,她自己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让我惊讶的是,她手里确实掌握着一份死者名单,这些年哪里死个人她都记着呢,特别针对那些年轻单身的,每一个都做了详细记录,细致到每一个家属的性格,哪家比较好说服。

    我这边才真正是难事,一来我没经验,二来很大可能有人会阻止。

    没错,就是骗走八字的那些人,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肯定不会让我顺利。

    涉及到迁坟,我一个人就不够了,打开坟墓由孙家的人自己进行,但护送尸骨回去我也是要人手的。以前都是用棺材,我一人哪里扛得动,而且抬棺的人从过来到抬回去归墓,不得进入任何人家门,所以等待的时候他们就只能在野地里晾着不让任何人看见,我上哪儿找这些人去?

    有正经工作的人不愿意干这个啊,我也没钱请勇夫。

    更麻烦的是,樊家不愿意接收!

    他们愿意为了女儿去孙家闹,却不愿意把女儿的尸骨接回家里,这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又到樊家,做了他们的思想工作,却没有任何效果。

    按照小婷爹说的,已经算嫁出去的女儿了,再回来算怎么回事啊,又不能进祖坟的,家里哪儿还有钱埋她?小婷娘还东张西望地跟我说:“要不,你们再找一家把她嫁了?现在家里没什么钱,该多少我们欠着,等我们能干活了就能还上。”

    这算怎么回事,让我把尸骨搬回来放哪儿?

    我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任何阴婚我都是不信的,我只是小婷的同学而已,新时代的好青年,怎么可能相信这种陋习?然后问他们小婷应该是有坟墓的吧,没嫁出去之前埋哪儿?

    他们就跟我说那块地早没了,我不耐烦,就想着在哪个荒山野岭挖坑埋掉算了。

    这时候小婷出现在家里,她只是对着父母哭,梨花带雨的,不过她父母和弟弟并没有看见她。我也不方便说,说出来还不吓坏人家一家子,只是感觉为难。

    真乱找地方埋了,这不成孤魂野鬼了吗?

    她是有执礼人引出来的阴魂,尸骨也跟一般的尸骨不一样,丢在外面是不得安生的,起码我得把她的事情办圆满了,才能再把她请回去,那时随便葬哪里都没关系。

    可现在阴婚已经搞成这样,圆满得了吗?

    我先阻止了他们一家人的哭哭啼啼,说要不这样,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先带回去吧,以后看有什么办法把这事给圆满了,不过尸骨我得烧成骨灰,问他们有没有问题。

    小婷爹娘都赶紧说没问题,说得毫不犹豫,小婷哭得更伤心。

    没办法,我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应该是被之前的事吓坏了,怕尸骨拿回来还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阴婚不成,这是要有报应的,他们不想承担。

    那就没樊家什么事了,我从樊家出来给大熊打电话,让他来帮个忙。

    独自一个哪里忙得过来,要在野外起坟,然后烧骨头,再到孙家回礼,我总不能抱着骨灰盒去吧?

    大熊叫熊昭明,他现在也是无所事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二话没说就来了。

    到了乡下听我这么一说,虽觉得诡异但他也没怎么害怕,这人胆子是很大的,什么事都敢做。我想起大熊认识不少干嘛嘛不成的颓废青年,就问他如果这种事有钱拿,还能不能拉几个靠谱的人,他直接说没问题,有钱拿那些人啥都敢干。

    那孙家的阴婚一旦说成,抬轿子这事就交给他们了,我也有了底。

    天一黑,我带着大熊来到渡口村,让大熊在村外等,还准备了个小罐子让他抱着,我进去通知孙家迁坟。

    敲开门,一个清秀的少女就堵在门口指着我骂:“就是你吧,欺负我们家人愚昧是不是,虽然我们孙家不在乎这几个钱,但也不是随便让你们坑的,马上滚,不然我报警!”

    我纳闷了:“你是谁啊?”

    少女就说:“你来我们家反问我是谁?说说,在我二叔身上都坑过两回了,这回又想怎么样?我二叔都去了那么多年,尸骨都快没了,你们还拿着他来讹钱,有没有良心的?”

    我懵了,她这么堵着我怎么办啊,还好那个胖男人出现喝止了她,对我笑道:“没事了,这我女儿,今年才上大学,自以为读书多了不起,不用理她。”

    少女气急道:“爹,怎么能还这么愚昧呢,他在坑钱,这是违法行为!”

    胖男人叹息道:“咱又不缺这几个钱,如果当年不是你二叔,你爹还活不到现在,哪儿还有现在的养殖大王,哪里还有你?所以你二叔的事一定得办得妥妥的,让他在地下安心。”

    “爹……”

    “好了,别说了。”

    我看事情不妙,赶紧澄清自己:“其他的事,你们找媒婆,我是小婷的同学,是来拿回尸骨的,其余的事跟我并没有关系。”

    当然是谎话,我得掩藏自己执礼人的身份,只说是来帮忙的,不是主事。

    胖男人朝我手里塞了个红包说:“麻烦你了,这也是我们家对不起那姑娘,带回去好好埋了吧。”

    我一摸,好厚,估计有近万块钱!他是养什么了这么来钱?

    “客气客气,开坟的事,你看……”

    “准备好了,我这就叫人跟你过去。”

    那是人家的坟,当然得人家来开,他们带着我出了村子,正好大熊等在外面,就跟着一起走。

    坟墓在野地里,我和大熊不上前,让他们自己干,大熊在后面好奇地看。

    我也得准备一下了,摸出那块木牌,穿上布条绑在腰间,衣服盖住,小棺材板挂下来也不会有人注意,此时是夜晚,小木板也并不醒目。

    摸到身上那一沓钱我有些小激动,真想数数这是多少啊……身边一晃,发现小婷站在那里,目光冷冷地看着我,我也看她,对视半天之后我只好无奈地说:“好吧,这钱我给你送家里去,行不行?”

    一阵冷风吹来,她晃眼就看不到了,可我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回头就看见是刚才孙家那个堵门的少女,她怎么跟来了,孙家也不看好人。

    “你跟着干嘛?”我不高兴地反问她。

    她上来就围着我边走边看,发现了我挂着的那块棺材板,冷笑:“带这是什么东西呢,还说你不是神棍,这位大哥,你真是那个谁的同学吗?”

    我严肃道:“不要搞乱了辈分,我是你二婶的同学,虽然你二叔去得早,但她嫁过你二叔就是你二婶。”

    “看你这模样,能比我高出一辈?”

    孙家小妹根本不信,“你要用迷信说法,那我也用迷信说法跟你说说,按照家里人说的,这位嫁过来魂就没有归墓,所以她没有进门,算不上我二婶,你们这是骗婚。”

    我擦,话反着说都可以,墓里当时还有另一个呢,是谁骗婚?

    正说着,挖墓那边忽然骚动起来,我也懒得理这女人,赶紧过去看,这时已经开棺了吧,就不信她敢凑过去看?

    “怎么回事啊?”我走过去问。

    大熊抱着罐子说:“刚刚开棺,发现是两具尸骨,却只有一个脑袋。”

    我傻眼了,如果这脑袋在棺材里没摆好,那一时半会儿哪儿认得出是谁的啊?

    连忙到墓坑里去看,挖墓的孙家人让出一条路来,我探头往棺材里一看,两具尸骨躺得好好的,但其中一个没了脑袋!

    我犯了难,里面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但衣服还是很明显的,男性尸骨尸身完全,那脑袋是连着的,并没有断开,所以排除了有人拧断脑袋乱接过来的可能。

    但是,阴婚下葬都是全尸啊,否则人家也不愿意,要合葬一起,能避过对方的目光吗?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脑袋是怎么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