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寄生脑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95字

    旁边的人看着我们捡完尸骨,脸上都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们应该也是孙家的什么人,亲戚朋友什么的,别人尸身在他们墓里没了,追究起来他们肯定有责任。如果我是个耍赖的,现在就是最好机会,碰瓷的最佳时机啊,赖着他们把头找到,找不到吗?那就赔钱……

    还好我不是那种人,我也知道是有别人下的手,反正樊家不要送回去了,我不说也没别人追究这个事。

    我们把尸骨捡到一块黑布里,然后包起来,让大熊带着先走,我再跟其他人告辞。

    寒暄客套了几句,我也追着大熊去了,留下他们把棺材给埋上。

    这样带走的话,阴婚是不圆满的,我五叔绝对会担责任,至于是什么责任谁罚的,书上没有说,我想应该是城隍吧,执礼人供奉城隍,不是他还有谁,可上次遇到的是不是他?

    我和大熊走在静悄悄的夜里,打算找个地方把骨头烧了。

    远远离开村子,前面有条河,我选择了这个地方,有水的地方万一出事还能救火。

    大熊还不明白我的意图,我对他说:“在这里,把骨头烧了,装进小坛里。”

    他一听,立马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高明啊,这样拿回去人家就不知道头没了!”

    还是想着钱啊,好吧,我就把那钱分一半给他,反正下次还得叫上他。

    我找了个土坡,在靠近河岸的一面开始挖窑,让大熊去找木头,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大堆干的,我丢进窑里烧了起来,等里面烧出通红的炭火。

    这时候大熊忽然对我说:“河里有个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没看清,又继续烧火说:“都这时候了,怎么可能还有人。”

    “真的没骗你。”大熊又捅了捅我,“看起来好面熟,好像就是上次酒吧里你让我送回去的那个女人,怎么她家也在这个存?”

    “你说谁?”我猛地转过来,让大熊指给我看。

    真的,在月光下,河边水面上飘着一个人头,长发,距离并不远,果然是小婷!

    可这么晚了,她怎么潜在水里?

    本来她就一路跟着来的,事实上我并不太惊讶,只是她之前都没让别人看到,这时候大熊怎么就看见了呢?上次酒吧出来的时候她也让大熊看到过一次,可这回不一样,刚才辫子姑娘还警告过我,现在的小婷很危险,她可能随时不受控制。

    开棺的时候她也没出现,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朝四周望,辫子姑娘在附近吗?

    不确定辫子姑娘在身边的话,我现在真不敢靠近小婷,现在她装神弄鬼的,为什么泡在水里看着我们,还吸引了大熊的注意,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大熊又说:“嘿,她对我们笑,你快上吧。”

    我说:“上个屁啊,你怎么随时随地都能乱来,这事情可不妙。”

    “你不上我上了啊,这不算抢你的吧?”

    “你也不能上,这附近哪有人住,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对劲。”

    大熊站起来嗤笑:“你胆子也太小了,附近没人住才对了,人家一个大姑娘晚上到河里洗澡,附近有人才不正常,再说,我们不是人吗?”

    我一把将他又拽了下来,咬牙告诉他:“你知道她是谁吗?”

    大熊不满地看着我,我指了指地上的骨头说:“这副尸骨,就是她的。”

    他愣了有足足十秒钟才说:“你少蒙我,拿鬼吓唬人,你当我还小呢?”

    见他不信,我拾起一块石头就往水里砸,大熊惊讶地看着我,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用石头砸美女,这显然不是咱们的作风。我也没砸中,砸到小婷旁边,她往一旁游开了,在月光下可以看到后面有蛇形的波纹,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看见她身子了?”

    大熊伸着脑袋:“我倒是想看,水里太黑,”

    我提醒他:“这里可是岸边,水浅得连脚背都没没过,怎么会看不见?”

    大熊一愣,转身要走过去看,我拉住他,又往水里扔了块石头。

    这回看清楚了,那块并不大的石头砸在刚才小婷的位置,居然冒出了水面。

    她再瘦,身子也不可能连这块石头的厚度都不够吧?

    小婷又游到了另一个位置的岸边,在月光下朝我们笑,笑得很诡异。

    大熊也觉得不对了,不再坚持要过去,对小婷喊道:“你过来!”

    她还真过来了,游上了岸边,果然只有一颗脑袋,到了岸边就开始滚,居然能往坡上滚!

    这下大熊被吓得叫娘了:“妈呀,只有一颗脑袋,快跑,赶紧跑!”

    跑什么,尸骨还在这烧着呢,我走了怎么办,于是低头找棍子当武器。

    大熊在催我:“嗨,你还干什么啊,回头我们找块猪骨头烧了也差不多。”

    这能差不多吗,一般人可以随便拿这个冒充,但我不行,我是注册的执礼人啊。

    大熊跑出几步,发现我根本没动,只好叹了一声跑回头,弯腰捡了一根刚才捡到的粗棍子说:“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呢,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好感动的场面,没想到大熊还真讲义气,但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那脑袋快滚到跟前了。

    我们一人拿根棍子守住窑洞口,小婷的脑袋到前面不足五步的地方停下来,摆正。这时候她头发好乱,脸上也沾满了泥沙,看起来分外狰狞,我估计大熊得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碰女人。

    “把骨头还给我……”

    那脑袋说话了,声音十分怪异,没有声带,仿佛是青蛙叫一样呱呱的声音。

    这也许已经不是小婷了,或者是被人完全控制,反正我是不在乎的,恰好脑袋过来也齐了,上前两步挥起棍子就打!

    噗的一声,居然让我给打中了,白白的脑浆洒了出来,而那狰狞的面容却还是对我们笑。

    我愣了愣,脑袋就直接从地上飞起,朝我蹦过来!

    赶紧低头避过,我想起了还有大熊在后面,随即转身,就看到大熊挥棒在打。

    这么大一个脑袋,按照正常发挥的话不可能打不中,就是飞溅的脑浆有点太恶心,这脑袋难道是真的?小婷挂掉那么久,难道他们早就把脑袋储存起来了?那么棺材里以前看到的脑袋又是谁的?

    思绪间大熊已经打中了,我稍感欣慰,也就那么回事,怕什么。

    可大熊并没有打正,棍子扫中了脑袋一侧,脑袋当空就转了起来,脑浆四处飞溅……

    与此同时脑袋上的长发一扫,居然如同千万绳索一样缠住了大熊!

    大熊赶紧扔了棍子拼命拉扯,想把这缠住自己的恶心东西给掰下来扔掉,不知为什么,扯着扯着,反而越缠越近了!最后大熊停住了动作,看起来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我上前想帮忙。

    但我看到的场景却是诡异的,那小婷残缺的脑袋居然“长”在了大熊的肩膀上!

    她眼睛瞪着我,呵呵直笑,旁边大熊的脑袋却闭上了眼睛!

    我很难以接受,这就占领大熊的身体了?想起以前看过的科幻故事,寄生物种强行植入人的身体作为宿主……不可能的,大熊可是个正常的人,怎么会随便装个脑袋就被占领身体了,我走过去要把那脑袋给摘下来。

    大熊的身体却弯下腰,重新拾起了棍子,朝我猛挥了一记!

    我没办法靠近,只能用棍子抵挡,被对方三两下给赶了回来。

    果真是被控制了,现在身体也不是大熊的,我完全可以把他当敌人,可大熊该怎么办?

    那脑袋又怪笑:“你们都要死,一个一个来。”

    我觉得自己应该是搞不定她了,朝四周喊道:“辫子姑娘,媳妇儿……再不动手,你老公就完蛋了!”

    此时大熊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动什么手,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么?”

    这……是大熊?还是被辫子姑娘上身了?

    我急道:“我希望看到?大熊就快完了,我可不希望这样。”

    大熊勾起嘴角笑着说:“顺藤摸瓜,没有这脑袋生事,还不知道对手在哪里呢,现在脑袋出现了,他们有可能在附近也不一定。”

    是这个道理啊,他们出手了,我就能跟他们对上,否则上哪里去找生辰八字?

    然后诡异的场面又出现了,大熊转头看那个脑袋,那个脑袋也看他,大熊诡异地笑着,那脑袋大声尖叫,好像被人抓住的小猪一样。

    然后大熊伸手抓住了那个脑袋的头发,狠命往下面一扯!

    脑袋直接被大熊从肩头拉了下来,用力一扔,扔进了不远处的小河里。

    “怎么就扔了?”我问道,不是说靠这个找到幕后凶手吗?

    “大熊”看了我一眼说:“留住脑袋没用,她会带我们去找到对手,骨灰要烧成了,你带上骨灰一起去,这个有用。”

    说完,大熊就两眼一番,瘫倒在地上。

    我过去把大熊弄醒,他呲牙咧嘴地摸着肩膀说:“怎么感觉这里被刺了一下似的?”

    我一边收拾骨灰一边对他说:“没事了,你先回去,那钱我以后给你。”

    “我回去了,那你干什么?”

    “这脑袋的事,是有人在捣乱,我得去找他们。”

    大熊一拍我肩膀:“这么刺激的事,怎么少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