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无人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75字

    大熊这人就是平时蛋疼了一些,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于是我就没赶他走,让他跟着我一起去,因为我也害怕……

    收拾好了骨头,把骨灰全装到了坛子里,我就准备出发寻找隐藏的对手,哪怕打不过,我也要先看看对方是谁,弄出点线索以后方便查找。可走到河边我就愣了,小婷的脑袋呢?脑袋不见了,我还怎么找啊,回去弄条猎狗带路?

    哗地一声水响,河中央一个脑袋又露了出来,正是小婷那颗脑袋!

    我对辫子姑娘刚才的话有了些明悟,举起骨灰坛说:“你的骨头都在这里,要不要来拿回去?”

    她没有过来,显然刚才也被辫子姑娘吓到了,哗啦一声就往上游游去。

    “跟上她!”我一拍大熊,首先追了上去。

    这条河不大,是从山里出来的,所以前面的路很崎岖。

    幸而现在月光很大,否则全靠我和大熊带的电筒根本跟不住脑袋,那脑袋在水面上越游越快,最后竟像蛙跳一样蹦,遇到水坝等地方也能冲上去,我估计哪怕是有瀑布她也能往上游。

    这压根就变成一个怪物了!

    我和大熊越看就越是胆战心惊,大熊跑得手电都快拿不稳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跟我说:“咱们这样追着一颗脑袋跑,算是正常吗?按照正常情况,咱们应该是往回跑,有多快跑多快吧?”

    哪能回去,好容易有线索,搞不清对方的来头,今后我会很被动。

    “怕你就先回去。”我对大熊说。

    大熊果然不不服了:“谁怕了,我才不会,不就是颗脑袋吗,哥以前打趴下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还是整个的!”

    他这一打岔,我也分了心,结果跟丢了!

    “你别吵,那脑袋呢,哪里去了?”我用手电不断往河面上照,没发现。

    越到上游,河面是越窄的,又有月光帮忙,没道理看不见啊。

    大熊也在找,他用电筒照了照河边的灌木丛说:“可能累了,藏在哪里休息吧?”

    然后我们都用棍子戳河边的灌木丛,没什么反应,河对岸又过不去,顿时发了愁,难道还藏在水底?大晚上的我们可不敢下水,哪怕白天也不敢啊,虽然这里水也不算很深,但水里一旦有这么惊悚的东西,估计膝盖深的水都可以淹死人。

    愣了半天,大熊问我:“要不咱们弄条狗了?”

    这什么馊主意啊,进了河里,狗鼻子也不管用,再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有狗?

    辫子姑娘呢?赶紧出来指点迷津啊。

    忽然我想起之前她说过的,带上骨灰能有用,这能发挥什么用处?

    想到这里,我打开骨灰坛,从里面拈出一点骨灰,洒在前面的地上。

    大熊看不懂:“你这是干什么?”

    “钓鱼,她能找到我们肯定是某些东西吸引着她,用这个也许她会露面。”

    果然有效,我话音才落,旁边的灌木丛就已经有动静了,里面钻出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正是小婷的脑袋!我的天,钻灌木哪里是这么轻松的,草刺枝条已经在她脸上划出了很多道伤痕,现在她的脸更加狰狞。

    “还真来了!”大熊欢叫着就追了过去,这货也不考虑之前根本打不过人家。

    我也只能追了上去,这回没下水,被我们吓得在岸上跑,往前一直是小路,过坡又过坎的,路越走越窄,至于那脑袋……我实在想不通在陆地上是怎么跳起来的,蹦得比皮球快。

    然后,我们就看见了前方出现一个小村子,脑袋蹦蹦跳跳地就进了村。

    既然有人那就好办了,撞鬼这种事人多好过人少,据说人气足够的话鬼都不敢近。

    但大熊却一把拉住了我说:“等等,这情况好像不太对。”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停住了,先放掉不要紧,反正骨灰坛在我手里,想引来还能引来。

    问大熊到底哪里不对,大熊说:“这应该是个没人的村子。”

    他把我说愣了,我朝四周看了好长时间,感觉大熊的脑子有问题,就对他说:“你怎么就知道这里没人住?好好的一个村子,家里都亮着灯,你怎么就觉得没有人的?”

    大熊摇摇头:“不是我觉得,而是我看过这个新闻,那时你应该还在上学的吧?新闻上说这个村子在山坳里,修路很不方便,所以整个村子一起搬到山那边去了,当时我还看过照片,跟眼前的村子一模一样。”

    是吗?那时候我确实两耳不闻窗外事,可现在村子里亮着灯光又怎么解释?

    我看了看村子里的灯光,又看了看大熊,大熊缩了缩脖子说:“所以我才觉得诡异,看这情形,好像每家每户都还在似的,难道那新闻把我们骗了?”

    犹犹豫豫的不是办法,我决定走进去看看,恶心的脑袋都见过了,还在乎一个亮堂的村子?这村子所在的地方并不算什么深山,只是位置不好不方便修路而已,以前我听过,好像是当年躲鬼子特别隐蔽,后来没有战争要发展了,这样的福地反而拖了后腿。

    我又看看身后,担心着辫子姑娘会不会帮忙,想想还是算了,她在不在我都得进去看。

    牙一咬我就往村里走,好诡异,虽然每家每户都亮着灯,可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大熊后面跟来说:“这样能看出什么问题,咱们随便进一家看看吧,我都闻到饭菜香味了。”

    是么?我好像没闻到,鼻孔里尽是刚才烧骨头的焦糊味。

    大熊就随便找了一家敲门,大声喊话,里面没动静,他再敲的时候门居然开了。

    我们对视了一眼,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往里走,都到这地方了,不走不行啊。

    进到堂屋里,我也闻到了烟火气,刚才烧骨头闻多了,现在居然对这个敏感。

    大熊进入了别的房间看,我打量整个堂屋里,这是本地标准农家的摆设,可看上去每件东西都不像是放置很久的样子。不管在哪里,放置久了都会有些灰尘,或者大部分的东西出现腐朽状况,这里就没有,屋里放置的木椅子看起来光滑圆润,似乎经常使用。

    这情况,就仿佛刚才还有人在一样,人气都是很足的,我还想着可能是临时村长召集上哪里去了呢,很快就能回来吧?

    正想着,大熊从后面出来了,嘴里好像还嚼着东西。

    我问他那是什么,他笑呵呵地说后面锅里炖着肉,又皱皱眉说好像还不太熟。

    看了看他的嘴,我怎么看见有一截手指伸了出来?

    马上拉住大熊说:“吐,赶紧吐出来。”

    大熊还奇怪呢,但还是照我说的吐出来了,这一吐出来,我们两个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就是手指,人的手指!

    大熊愣了几秒钟,转身接着吐,吐了个天昏地暗。

    而我紧盯着他刚才出来的那扇门,照刚才大熊的意思,那后面难道炖了个人?

    等大熊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他还在拼命地吐口水,忽然又惊呼:“这些是什么!”

    我真不该看的,看了我都想吐,那是一地乱爬的虫子,蚯蚓……

    他抓住我手臂说:“咱们赶紧出去吧,回去检查一下,我总觉得肚子里还有虫子。”

    几个虫子还要不了他的命,人家荒野求生还经常生吃呢,我对他说:“不一定出得去了,我得进去看看,发生怪事的地方可能是突破口,刚才你是从后面走出来的?”

    大熊终于有些怯了:“还去干什么,那锅里肯定炖着个人,肉一团一团的,被剁了。”

    “我要去看看。”我坚定地说。

    大熊长叹一声也跟着来了,一边还说:“这趟要是还能活着回去,我一定天天烧香拜佛!”

    我对他笑着说:“烧香拜佛没用,得靠自己,像我,人家都不肯让拜。”

    大熊当然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个梗,跟我进到了后面的厨房,灶里烧着火,灶上一口铁锅,被烧的呼呼冒气,那圆圆的锅盖我都不敢去动,问大熊:“刚才你在这里没见着人?”

    他摇头说:“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指着灶里说:“看这柴火,烧成这样的,肯定有人刚刚来过,你添过柴?”

    “没有。”大熊一下压低了声音,低头去看灶里燃烧的柴禾。

    而我伸手过去,拿住了锅盖,大熊抬起头,和我对视一眼。

    “你刚才看见锅里是什么?”

    “没有,没……看清?”

    这个吃货,都放进嘴里了,居然没注意看锅里是什么?还是现在不敢确定了?

    我一咬牙就揭开了锅盖,天啊,看到的东西让我连退好几步!

    大熊也跟着被吓退了,那锅里确实有剁成一块块的肉,但是在大锅的中央,却放置着一个人头!

    这人头看不轻容貌,因为已经被煮烂了,两颗大大的眼球白森森地看着我们。

    有人在这里杀人!

    大熊捂着嘴,不太清晰地推我说:“走,没准这里有个杀人团伙!”

    我被他推出了厨房,一边说:“你小声一点,我们再到别的家里看看。”

    “还看?”

    “怕什么,你以前不是经常跟人对砍吗,现在怂了?”

    大熊顿时挺起胸膛:“怕什么,就怕他们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