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全是脑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71字

    又进了一家,情况还是一样,屋子里点亮的油灯仿佛怎么都烧不完。

    现在觉得那灯光却是阴森森的,据说只有古墓里才有长明灯,会不会就是那种?

    这回一进门,大熊首先就吐开了,他肚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干呕,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又闻到那种气味了,肉的气味……我们的目光又放在厨房门口上。

    去看看!

    我咬牙走过去,把厨房的门推开,难不成每家都炖了个人?

    一样烧着火的灶台,一样炖着口大锅,可那灶火跟前……

    有活人!

    一个瘦小的身影背对着我,蹲在火灶口往里塞柴,从背影看,是个干瘦的老婆婆。

    我不敢出声,终于见到个能动的人,这个时候去却不敢让她转过来。

    大熊也凑过来看,他却喊出声了:“咦,居然有人!”

    那老婆婆开始转头过来,我看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不过她的身体实在太瘦了。

    如果刚才没经历那些,我还没什么感觉,她咧嘴笑的时候样子还挺慈祥的,可刚才那些事把心情都弄得紧张了,所以温暖的场景也变得诡异,就连大熊都紧张得不再说话。

    老婆婆笑着对我们说:“回来了?马上就能吃了。”

    能吃什么?我和大熊对望一眼,他拼命捂住嘴,我觉得应该能猜到了。

    没等我阻止,老婆婆站起来伸手揭开锅盖,那锅里冒出来的果然是个煮烂了的人头!

    哪里还憋得住,我拍了大熊一下,转身就跑,大熊也咚咚咚跟在身后猛跑。

    我们就一口气跑出了村子,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就想沿着原路跑回去,但是跑了很久发现都还没跑出这个村子,到处是老旧的房屋,看上去都差不多。

    大熊忽然不跑了,拉住我说:“没用的,鬼打墙了,咱们跑不出去。”

    我也傻眼了,那还怎么整,对于这种事情,咱们都没有经验啊。

    他问我:“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的?这趟不是替人把尸骨接回来吗,你都把骨头烧成那样了,还讲究个脑袋干啥,人家也认不出来啊,没了脑袋还会发生这样的事?你是被人坑了吧?”

    既然他这么问了,我也就和他说实话:“你知道执礼人吗?现在我就是,阴人的婚事都我来办,相当于民政局的样子,不过具体细节上复杂一些,婚事的整个流程我都得包办了……”

    听我解释过后,大熊一拍脑袋:“这么刺激,只有你能请出阴魂,那这是垄断的职业啊,岂不是能赚好多钱?”

    果然听到钱就来劲,什么都不管了,也不知道害怕了,我就告诉他其实我也不知道行情,只是这个身份不能让别人知道,让他别说出去。也不需要跟大熊交代怎么保密,我敢肯定他不会乱说的,赚钱嘛,人知道得越多分得越少,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说了也没人信啊,

    他又摇摇头:“不对啊,听你说起来应该很厉害才对,怎么你也怕这些东西?”

    我能不怕吗,没人领我入门,现在我好像身份都没能认证,手段似乎也不灵。

    只好也跟他说了另外一些实话:“其实我有仇家,到底是什么人我都不清楚,可能是我五叔引来的,今天的事估计是他们在作怪,所以我想把他们找出来,要不他们再害我我都不清楚。”

    大熊点点头:“是得找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只要是人就好办了。”

    对,人他是不怕的,以前打架闹事经常遇到狠人,却从没怂过。

    关键是怎么把幕后的人给找出来,我对他说一点头绪都没有,只知道这小婷的事对方也插手了,就想来了顺藤摸瓜,可现在傻眼了,被弄得团团转。

    大熊也急了:“得找啊,不弄掉他们咱没法赚大钱,那脑袋你还能找到吗?”

    我想起了骨灰坛,就再拿出一点骨灰洒在地上,说这样就能引来。

    大熊拍拍我,指了指对面的墙角,对了,躲起来看,不会把那脑袋吓跑,然后悄悄跟着,起码那个脑袋会把我们带出这个死循环,或者找到幕后人,或者跑出这个村子。

    我们就一起蹲进了墙角,小心翼翼地伸头看撒骨灰的地方,

    看了一阵没动静,会不会不出来了呢?

    我心情忐忑,虽然那个脑袋现在变得很吓人了,我还是希望她出来的,这里我们根本走不出去,还阴森森的闹鬼,以前听说过这村子的时候也没听人说有这事啊。

    大熊在后面捅了捅我,我回头一看吓得全身冰凉。

    刚才那个烧火的瘦老太婆,她居然就在我们的身后,还看着我们一直傻乐,露出没几颗的森森白牙……可看了一阵之后,她似乎也没别的动作,就站在那里看我们,身材十分矮小。

    大熊问我:“她会不会跟你对头是一伙的啊?”

    真是一伙的我们就被动了,一举一动都被她看到了啊,再通风报信……

    我也懒得管了,吩咐大熊:“你看着她,我看着那边,她万一有什么动作你就提醒我。”

    忍住心里所有的不适,我不再看后面,盯着洒骨灰的地方看。

    一直没有动静,身后也没有动静,大熊可别挂了啊……突然有有动静了,小婷的那颗脑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蹦一蹦地在路中间停下往四周看。那脑袋就好像是有个人伸出地面的头一样,往四周转动,我就往墙角缩了缩,尽量不让她发现。

    看了一圈,那脑袋直接蹦到我刚才洒骨灰的地方,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就舔!

    脑袋吃自己的骨灰,这算怎么回事?

    她一边吃着,还一边发出“哈哈”的怪音,我狠狠地压着骨灰坛口,这个万一暴露了我觉得她能找到我。

    那么正吃着,我抽空回头看了看,大熊正在和老婆婆大眼瞪小眼呢。

    看样子应该不是那头的人,起码不是对方派来的,否则小婷的脑袋应该会发现我们。

    对于小婷的脑袋,我也不清楚这还算不算是她,身体都化了头部依然这么完整,是用石灰腌的吧?我伸手碰了碰大熊,示意他有情况,一会儿跟着走,他点了点头。

    老婆婆还在哪儿傻笑,我现在管不了她了,又继续回头盯着小婷的脑袋。

    没多久那脑袋算是舔完了,又开始蹦。

    我立即拉住大熊跟着,不敢离太近也不能太远,被发现了会逃跑的,不好追,她刚才遇到过辫子姑娘,估计是有点怕,辫子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莫非是厉鬼?

    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前面脑袋一边蹦跶一边还挺小心,不时注意周围。

    还好只是个脑袋,观察四周的时候要停下,杵在地上才能转头,我也有了藏身的时间。

    几次三番,绕过一个又一个弯之后,我看到那脑袋钻进了村里一家大院子的门中。

    就是这里没跑了,我那对头一定在这里面,得想办法潜入里面看个究竟,看看他们到底多少人,用的什么邪门方法对付我。观察了几秒钟,我就发现了一片倒塌大半的院墙,那里是不错的突破口,悄悄进去也许能看到什么。

    想让大熊在这里等,回头跟他说的时候我又傻眼了,我牵着的竟是那老太婆!

    我说怎么那么瘦呢,赶紧撒手,她咧嘴朝我笑,嘴里竟冒出鲜血来!

    想拔腿就跑,老太婆却伸手死死拽住我,不让我跑,我一慌就奋力挣扎,一挣扎就出事了,她脑袋居然滚了下来!

    这感觉好像脑袋是随意安放在脖子上似的,我全身僵住了,又不太敢动,生怕再把她分成几块……可是大熊呢?大熊不应该看着她的吗,这个时候不见了,是被她给吃了?

    老太婆松开我,走出两步弯腰拾起自己的脑袋,直接往头上安,这都可以?

    她还真装上去了,角度不对,再用两手一拧……

    这一晚恶心的尽是人头了。

    我鼓起勇气问她:“我朋友呢,被你吃了?”

    她就摇头,搞得头又歪了,只好用手再拧正。

    这时候我看到大熊踉踉跄跄地走来,看见我惊喜道:“还好能看到你,刚才怎么回事,突然就看不到你了?”

    他都好意思说,让他一直看着那老太婆,居然能把自己丢了,我拉着老太婆一起走过来,他居然也不知道,是睡着了吗?

    我就对他说:“小声点,你都迷糊了吧,那老太婆都被我拉过来了。”

    大熊迷惘地说:“没有啊,我一直盯着呢,盯着盯着你就不见了,还好这次没迷路。”

    “什么没有,她就在……”

    我想说她就在我这里的,可扭头一看,身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愣愣地对大熊说:“刚才明明在这里的,就站在我旁边,头还掉了!”

    大熊说:“你就扯吧,肯定是眼花了,我眼睛就没离开她身上。”

    是我眼花了吗?好吧,这事情不重要,我对大熊说:“刚才那脑袋进入这个院子里了,十有八九里面就有我对头,你在外面把风,我想办法进去看看。”

    “你就一个人,万一有危险呢?”

    “我们总共也只有两人,里应外合算是最佳方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