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午夜哭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37字

    既然来了,那就先看看再说,其实我们都有一个担忧,那就是之前的阴魂为什么没有成?

    根据何媒婆的资料,马老汉的小女儿每一项都是符合要求的,我们竟不知道之前有人来说过阴婚没成,那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地方,可能是对方执礼人出了差错,也可能是这马家还有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

    马老汉老夫妻两个很好客,我们来得早,所以一天都在他家吃饭……

    除了我,这里都是老头老太太,我趁机就问了那个山里无人村的情况,上了年纪的人都听说不少事,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面前这三宝呢。一打听,他们居然都知道一些,吃着饭就跟我说起那个村子的故事了,值得我注意的是,那村子还真有吃人肉的历史!

    那可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鬼子封锁,那一个村的人搬进了山里,当时的环境没有现在开发程度那么高,躲山里鬼子也懒得进去。但一个村的人食物却成了问题,山里打猎的话,少数几户是能养活的,可一个村人太多,打猎根本不能稳定地提供食物来源。

    逼不得已他们就出来,猎鬼子……

    原来我和大熊在那村子里看到的景象都是真实的,可那些事情至今已经近百年了!

    我也没跟他们说我看到了那些,心中唏嘘不已。

    话说一个村子还真藏不住事,吃晚饭的时候,就不断有村民跑到马老汉家串门,其实都是来看我的。马老汉家这档子事情他们都知道,他们主要是想看看到底来了怎样一位高人竟能解决这种事,我想我让他们失望了,高人就应该胡子飘飘全身披挂的,我的样子和村民差不太远。

    入夜了,马老汉把我们请到了后屋,不过只有我先进他小女儿生前的屋子,何媒婆在外面等。因为按照程序,也是我先把阴魂请出来,她再进行相看的,这规矩她知道得很清楚。

    不过这回有些不一样,不需要我使用执礼人的身份调请阴魂,这为本就在屋里。

    所以执礼人那套我也不用了,要用也得去坟地啊,直接我就摆出随身带着的棺材板,对着屋里的空气喊了声:“出来!”

    结果没有动静,我就纳闷了,会不会是根本没闹鬼,是他们的心理作用?

    好歹我也是城隍爷提点过的注册掌礼人,阴魂在此哪有不相见的道理?

    虽然书上写了别人的名字,但事实证明我也是拥有某些方面职权的,否则为什么让我去成全一桩冥婚?这还是我的任务,不给我权力我怎么执行这个人物啊?

    等了半个多小时没动静,我心里就怒了,出去告诉他们先休息,今晚老子就住这儿了!

    所以我就在马姑娘生前的屋子住了下来,躺床上盯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然后我是被哭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这个时候应该是午夜时分吧,那哭声很诡异,仿佛在很远的地方,又仿佛在耳边,声音不大,穿透力却很强,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

    我一转头,就发现床边有个黑影!

    晃晃眼睛,那黑影又不见了,于是翻身坐起来,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哭声从房间的每个角落传来,包围了我!

    哭声又尖又细,我似乎感觉到每个角落都有个黑影在看着我。

    起来打开灯,这还是个空荡荡的房间,但哭声却停止了。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得想个方式交流,执礼人是可以直接调出阴魂面对面相见的,为什么到我这儿就不行?也许是因为这阴魂早已过界的缘故吧,上次那个冥婚执礼人把她请出来就没送回去,她估计是逃婚出来的,自己不知道回去了。

    那就只有使用一点笨办法了,在房间里翻找,让我找出了一本练习本,这应该是马姑娘生前上学用的,马老汉当纪念藏着呢。再找出一瓶墨水,打开放在桌面上,练习本也摊开。

    然后我把那棺材木拍在桌面上喝道:“我乃冥婚执礼人,有请阴魂来相见!”

    是这么说的吧,这本书估计至少有百多年历史了,当年的执礼人不就是这个口气嘛。

    接着我惊讶地发现,那空白练习本上出现了字!

    “在。”

    那是用钢笔墨水写出来的字,好像还是用手指头写的。

    我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终于可以沟通了,看来我这身份还是有人认可的,马姑娘,我爱你!

    问点啥好呢?我就从上次冥婚问起吧:“据说你有过一次冥婚,但接亲的时候跑了,对不对?”

    “是。”

    玛的那字写得真大,两个字就满一页了,我只好翻开下一页。

    这还有一个麻烦,就是我问话的方式得注意,不能问答案太复杂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因为答案写出来太麻烦,我出的问题最好能让她回答是或者不是。

    我再问她:“按理说,执礼人请你上轿之后,你就不可能逃得掉,要么你就别上,这里面肯定有执礼人不知道的原因,所以破坏了整个冥婚,你是不是之前已结过婚了,家里长辈却欺骗了执礼人?”

    她的回答还是一个字:“没。”

    我就不明白了,她既然上了轿,那接亲就九成会成功了,那样的话就会礼成,礼成之后她就不可能再在阳间晃荡,该是夫妻双双把阴间回才对,莫非是男方那边的问题?

    不,她还没去到男方家里呢,马老汉说是轿子去到半路又回来了,魂跑了……

    这也有可能是执礼人的差错,但我这么问很折腾人,就问她:“你能不能一次写两个字?”

    “不。”

    “……”

    好吧我再问:“迎亲的那天,执礼人是否出了差错?”

    “没。”

    执礼人全了礼,那就没什么问题,她又没骗人,所以是符合冥婚条件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长辈都答应了,这礼是可以成的,由不得她说不嫁就不嫁,从那个执礼人一板一眼的做法来看,也是有经验的,也就是说直到迎亲的那一刻都没什么不对,然后事情就超出了执礼人的控制……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迎亲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事情得问清楚,她这样就直接说给孙家不合适,没准还要出问题,那时候担责任的就是我这个执礼人了,不能全礼,这就是罪孽!

    我问她:“迎亲的那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礼不能全,是不是?”

    看看纸上,居然空白,没有写什么答案,这很难回答吗?

    忽然间,哭声又响了起来,从很微弱到响亮,再到嘶嚎,到最后简直就是撕心裂肺了,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处在怨魂地狱里,身边爬满了不甘的阴魂,仿佛要撕我的肉,喝我的血!

    我才是第一次啊,属于实习,不要搞这种场面好不好?

    冷汗湿透了我的后背,我拼命让自己沉住气,等吧,等她哭爽了再说。

    嘶吼声和哭声持续了大约十分钟,我也是醉了,终于慢慢减弱了下来。

    哭声变得很小的时候,我开始了自己的说服计划,对阴魂来说,他们很容易被怨气激化。那就像没脑子的人一样,喜怒哀乐都会让他们无法思考,大熊以前就这样的,脑子一热就上了,压根不动脑筋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你先冷静下来,现在我在这里,有什么话就告诉我,应该可以帮你。”

    我先定义自己英雄与侠义的化身,让她信任我,再说:“以你的情况,这样下去不会好,难道你愿意永远这样下去?孤孤单单的就在这几间屋子飘荡,没人能跟你交流说话,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家里人日子都过不好,对,凡事别总顾着自己,你还有家里人呢。”

    这么一说,哭声就更小了,应该是刚才那些话起了作用,我真是机智勇敢。

    “阴婚不成,带来的影响是恶劣的,看看你,回去也回不成,留在这儿又把家里人吓坏了,所以这一切得有个圆满的结局,我这次来,是想给你说个亲事,只要亲事成了,就能把你成功地带回去,一切才会步入正轨,但你得告诉我,上回的阴婚为什么不成!”

    我让自己语气严肃地说:“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再走,就真的没人理你了,迎亲的当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视线放到了那本练习本上,我就看见墨水在空白的纸面上开始划。

    “冤!”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指什么事情呢,莫非是男方诬陷她的清白?还是说她死这件事本身就是个冤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一个执礼人能不能搞定?

    执礼人只是负责冥婚的,什么请神捉鬼审冤断案不关我的事啊,谁见过民政局的判决罪犯?

    我得问清楚:“之前你那么老实,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执礼人引你出来之后也一切正常,那说明你开始也不知道自己的冤情,直到那天晚上……所以,是不是当晚有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知道了这一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