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谁是凶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55字

    我的天,来相亲的,却问出个冤案来。

    不过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居然还这么不平,阴魂就比人更小心眼吗,我估计刚才有部分原因是她不会写那个“冤”字给急哭的……家人只是听到她的哭声,那说明还不算什么厉鬼,她也没害人,只是想申诉而已,那么问题就来了,我该怎么办?

    交给警察不是,交给城隍爷也不是,这可是跨界执法啊!

    我一边猜测一边问:“迎亲的那天晚上,是有人说出了你死亡的真相,所以才不能全礼对吗?”

    “对。”

    “既然是有冤,那这冥婚是不可能成的,但迎亲的轿子都接走了……”

    我一边思考一边说:“这说明接亲的人里,有知情者,可能一时唏嘘感慨才对你说出了这些事,要处理冤情就必须找到凶手,那样你心情才能平复,但连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所以那个知情人尤为重要。”

    哭声又响起,我皱眉道:“不要急,等我捋一捋。”

    这回应该是急哭的,我不问她不能写字,这也是规矩,否则她就该在墙上乱涂乱画了。

    知情人就在上次那个执礼人请的迎亲队伍里,整个过程是要避开别人视线的,还不能在路上停留,所以接触旁人的机会基本没有,执礼人也不会允许有其他的人靠近。

    那范围就小了,但我又不是警察,不好把人捉回来问话。

    而且这事我也不好报警,以前就没查出什么问题,想报警我至少得找到证据。

    我得问得更详细一些,最好先把结果问出来,于是我再问她:“知情人跟你说过话,那你是不是也知道谁是凶手?”

    “是!”

    看到这个字歪歪扭扭地跃然纸上,我忽然心里一亮:“是否知情人就是凶手?”

    “是!”

    声音再次呜呜哭起来,我却把心放下了不少,接近成功了,当晚都有谁给执礼人打下手,这一问就知道,再联系一下这马姑娘是怎么死的,相信也不难推断出来。不过现在阴魂就在我面前,我最好还是能直接问出谁是凶手更省事,但每次问话只能一个字,我也是醉了。

    现在的执礼人养不起一群人给自己打下手,因为阴婚的形式基本上算是没有了,所以他有很大可能是就在本地请人,所以这个凶手很大可能是村里人。既然马家出现闹鬼的传闻,那这个凶手心里不会没有波动的,他肯定会密切关注,疑神疑鬼。

    “今天那个凶手是不是来过你们家?”

    我猛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这是完全可能的,既然有这个可能,那我必须问出来。

    看见纸上大大的一个“是”字,我终于放松了心情,两厢一对,凶手是谁或许马老汉都能知道,明天我就能确定这个人了,问题在于我没有执法的权力,当年的事现在也没有证据。

    如果这马姑娘要求凶手填命的话,我还得为个婚事担上杀人的罪名?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我问她:“我只能想办法把他做过的事公布出来,但你也知道办案是要证据的,所以你也别指望他会给你偿命什么的,我能做的也只是让公道尽量在人心,你觉得这么办行不行?”

    说完我就盯着那新翻开空白的一页,等着对方的回复。

    这不是你说他有罪他就有罪的,哪怕真有罪,也得用证据来说服世人,哪怕是世人相信了你的话,也要证据来进行处罚。否则的话世界不是乱了嘛,世界是大家的,必须讲规矩,没有规矩的世界里,获得大众信任的人说杀谁就杀谁,这不成了邪教吗?

    这一次没有听到哭声,而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耗了很久,我看见纸上大大的一个字才放了心,好歹没让我替天行道。

    “行。”

    ……

    第二天,我还是被马老汉推醒的,一脸期待地看着我问:“小师父,咋样了?”

    后面他家的老太婆说:“我觉得肯定行,没人能在这里睡过一宿的,小师父肯定是成了。”

    小师父,我都成和尚了?

    我无奈起身,昨晚折腾得没睡够,昏昏沉沉的,伸手拿了桌上的练习本给马老汉说:“看看吧,这些都是你闺女些的。”

    老汉才拿住本子,又惊得掉在了地上,张大嘴巴看我:“你说什么!”

    算了,上面一个个字的他也看不懂,何媒婆倒是捡起本子慢慢观看,她肯定也看不懂,内容都在我的问话上了,这回答看不出名堂。

    所以我直接对马老汉说:“你那闺女,她是冤死的。”

    老夫妻两个如同雷击一般愣住了,应该是没想到十多年前的事会藏着这种逆天的秘密。

    我接着说:“没想到吧,为什么你闺女到后面才阴魂不散?那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被人害死的,冥婚迎亲的那个晚上,那个凶手对你闺女的轿子说出了真相,而且那个凶手昨天还来过你家,或许是因为知道我来了想看看吧,这样您老人家应该能判断出是谁了吧?可惜没有证据……”

    马老汉的脸庞瞬间憋得发红,然后不再听我说话,转身就走,边走还边骂:“老汉我知道是谁了,肯定是他!没错的,怪不得我闺女不肯安宁呢,老子打不死他……”

    还真是暴脾气,太冲动了,我想要拉住他,何媒婆却拦住了我。

    她说:“村里的事,只要不出人命都没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想要什么证据是不指望的,还不如让他去闹呢,好歹能出口气,也算补回一些。”

    也罢,村民有村民的规矩,认定你错了就谁都看不起你,认定你是老实人那怎么做都是对的,这么一闹,我估计不需要什么证据,村民也大多数会相信马老汉一家。

    可马老汉都去了,我们也不能光杵在他家里啊,只有慢腾腾地在后面跟着。

    等到马老汉打痛快了,我们才赶到是最合适的。

    村子里已经围了一大群人,马老汉这么一搞,我是必须出面解释的,因为真相是由我挖掘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不得问问我吗?如果挨打那个不服,我还得出面对峙,这还真没什么信心,大不了再神棍一下糊弄他们。

    可我来到的时候,那厮居然已经招了,连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

    马老汉正拿棍子打一个麻子脸的男人,麻子已经被他抽得趴在了地上,一个劲痛哭求饶:“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可我也没想到杀人啊……以前听说过灌农药还能醒过来的,我以为没什么大事,马家妹子好看,但一直不肯跟我,所以我就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原来是马姑娘是农药致死的,何媒婆也跟我说过一些了,之前认为是地里干活的时候误饮农药,没想到还是这麻子做的手脚。他确实也没有杀人的心思,还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娶回家呢,都是愚昧给害的。

    这麻子并没有抵赖,一说就承认了,看来这些年也没少承受巨大的心里压力。

    旁边村民也是义愤填膺,一个个喊:“打死他!”

    马老汉是越抽越狠,还是旁边的村长明白道理,上前阻止道:“别打死了,有理也变得没理!”

    地上的麻子偷空爬起来,钻出人群就跑,也没人追他。

    但下一刻让人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这麻子经过一个草棚的时候撞到了柱子上,那柱子也不大,被他一下撞倒。但柱子支撑着的梁木却掉了下来,一个草棚能有多大的梁木,就是村民随便捡木头搭建起来遮荫的,其中一头十分尖锐,麻子跑过去的时候正好落下,从他咽喉准确地戳了过去,又从后颈透了出来!

    就在全村人众目睽睽之下,麻子抽搐几下直接就不动了!

    我听见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大家都看呆了,没人能反应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村长才发话道:“赶紧去几个人看看,再让人通知派出所!”

    没什么好看的,麻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村里人也没敢动现场,相当一部分人则往我跟前凑。

    “高人啊!师父真看见马家的丫头了?”

    “大师,到我家吃个饭呗。”

    “大师,今年孩子高考,给俺看个相……”

    马老汉对着麻子的尸体啐了一口:“便宜他了,让老子闺女冤死那么多年,走师父,咱们回家去,闺女的事就托付给你了。”

    他拉着我就回去,村里的人也不再跟来,显然我在他们眼里已经成为虚无缥缈的存在,不好跟我拉拉扯扯的,高人当然要有高人风范。

    正好,通过这事获取马老汉的信任,他女儿的婚事也有着落了。

    马老汉要给我办一桌,我也由他去,在等着何媒婆回来,这老太婆居然看尸体去了,居然有这种爱好,是因为这个爱好才入的这一行吗?阴婚的事情不能由我提出,得媒婆来谈,否则就是无媒苟合,所以我也只能等她回来。

    马老汉一家做饭的功夫,何媒婆回来了,拉着我低声说:“有人抽魂了。”

    “什么意思?”

    “那个麻子被人抽魂了,要小心,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