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大熊被抓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72字

    我不懂抽魂是什么意思,何媒婆就拉我到一旁悄悄解释。

    她说这是一种道术,就是趁人死的时候把人魂魄抽走,很多年没人用了。这麻子死前心防完全失守,最不坚定的时候,正是下手的最好时机,所以有人把他的魂魄拿走了,何媒婆是看他身上的记号才知道的,我不知道何媒婆哪儿来这么些本事,但在这件事情上她应该不会骗我。

    我觉得,这是我的对头出手了,他们真是无孔不入啊,机会拿捏得刚刚好。

    抽了麻子的魂,对我有什么威胁呢?

    当然有,这是可以影响冥婚的,马姑娘是麻子弄死的,虽然她生前没让麻子得手,但毕竟是冤死在麻子手里。哪怕她能放下了,这事情也不能说没有牵扯,还有麻子对她的一往情深呢?

    摊上这档子事,不能说是马姑娘的污点,但绝对也是个麻烦。

    但我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对方都不知道是谁,我怎么采取反击?

    阴婚说媒的事很顺利,马老汉一家一致同意让我们看着办,这都是配合好的,我先说要想把马姑娘送回去,就得结个阴婚,嫁到男方家里就能一起走了。然后是何媒婆接话,说她正好知道个好人家……

    之后的事顺利无比,马老汉家又是请吃饭又是塞钱的,神棍果然好混。

    我们走的时候,何媒婆还带走了马姑娘的照片以及生辰八字,她还得马不停蹄地到孙家去介绍呢。相信孙家也不会太挑剔的,只要这门阴亲没什么大问题,他们这一关就算过了,甚至连家属亲自相看的环节都可以省略。

    按照最严格的做法,执礼人得把阴魂招出来让家属看,这才叫苦逼呢。

    我也没敢回五婶那里,现在正摊上事,最好不要跟家里有任何牵扯,就回了市里的住处等消息。这中间往来有三书六礼的,和古代一样繁琐,但中间这些环节都不需要跟阴人接触,所以不需要我出面,何媒婆是经验丰富的行家,她知道该怎么办。

    三书一般是指聘书、礼书、迎书,六礼就是说媒到迎亲的步骤,批八字送礼这些事情显然都跟成亲的两人没关系,只等着迎亲的时候我带人去接新娘子送到男方坟墓里算成礼。

    回去一进房间,我就看见了桌面上的那晚面条,热气腾腾。

    我知道,肯定是我那口子来了。

    她这么下去似乎也不错,我们碍于规矩不能照面不能说话,她还能留在这里镇场子,起码小婷是怕她的,而我有点怕小婷……就是每次我身边一有人她就利用那人和我说话,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很惊悚,这样也挺好,我不用跟阴魂成亲,还有人照顾。

    过去端起碗就吃,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记得家里面吃完了,她还能到超市给我买?走到冰箱跟前打开一看,还真的……里面放满了东西,这碗面里加了好多料呢,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来说,起码厨艺这关她是过去了。

    可她钱从哪儿来的?楼下超市该不会闹鬼了吧……据说有五鬼搬运术可以偷东西,没想到她一个就能成。

    一边吃面我就一边观察房间,整整齐齐,我都不认识了,得慢慢适应。

    看到了小婷的骨灰,摆在柜子上,我就问:“那个小婷没来闹吧?”

    没有回应,反光的地面有影子掠过,又吓得我寒毛一竖,话说,有这么个媳妇儿跟着估计得短命好多年。那也没关系了,这婚事十分彻底,哪怕我被吓死了,这婚事依然生效……

    她是不能跟我直接说话的,也不能直接见面,连传递字条都不可以,这是私相授受。

    我开始反思这场婚姻的意义……

    面瘫刚吃完,电话就响了,我一接通,听见的是个熟悉的声音:“你想拿回生辰八字吗?”

    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我已经猜出对方是什么人了,就是那个胖老板的声音。

    “那你肯不肯给呢?”我问他。

    胖老板说:“说实话,我是不肯的,但你肯定也不会罢休,最后我们还得了结,逃避不了的,所以我打算给你个机会,你能过来拿走生辰八字就是你赢,敢不敢?”

    我哪能听他的,所以不屑道:“你都老大不小了,我也过了头脑一热就跟人单挑的年纪,说这种话有用吗,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而你那里肯定是设了个陷进让我跳啊。”

    “哈哈,你真聪明。”那货居然直言不讳,“只有趁着你没醒悟过来的时候下手我才能发挥最大优势,她在你身边我动不了你,所以我得想方设法把你引出来,设圈套才是最保险的。”

    他说的是辫子姑娘吧,没想到这么厉害,这么多人都怕她,那以后我也会怕老婆?

    可我心里就纳闷了,问他:“你都说得这么直白,我还会蠢得被你骗去?”

    “你上不上当我并没有损失,做个试探而已。”胖老板依旧很淡定,“但我知道你也没有什么办法找到生辰八字,找不回去你就没办法成婚,把八字丢了这可是重大过失。”

    这确实,但我总觉得他的目的不是辫子姑娘的生辰八字,否则他应该是拿到后就不出现的,而现在却老拿着这个来引诱我,见缝插针地给我惹麻烦捣乱,目的肯定实在我身上。

    他又说:“我还想知道,你到底还是不是跟以前一样讲义气。”

    “以前?你认识我?”我觉察到这话有问题。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给我抛出了个难题:“你好朋友在我手上呢,想清楚是不是要救他,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就这个号码。”

    居然挂机了,他在说什么,大熊在他手上?

    我愣愣看着电话,醒悟过来后立马找出大熊号码拨打过去,关机!再打到大熊家里,证实大熊不在家,似乎从我把他叫出来之后就没回过家,家里人也正着急呢,我先安慰了几句。

    这么说的话,大熊凶多吉少了,他再狠也弄不过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啊。

    赶紧又照着刚才的号码拨给胖老板问:“他在哪里?”

    那边笑了起来:“你得一个人来,不能让她跟着你,所以你先出门到广场,然后我再通知你,记住,如果她真的跟来的话,你那朋友就不保了,而你们也休想找到我。”

    电话又挂了,我扫视了房间一圈,说了声:“你不要跟来。”就要往外走。

    可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忽然“咔嚓”一下反锁上了!

    我怎么拧都拧不开,回头看看空荡荡的房间,是她不让我去啊。

    可想到大熊落到了对方手里,我就什么都不去考虑了,对空荡荡的房间说:“马上放我出去,别逼我恨你啊,老子逼急了什么鬼都不怕!”

    十几秒的沉默之后,门咔嚓一下自己打开。

    我瞪了屋子一眼,快步冲出去,下了楼直接打车去往广场。

    那边没电话过来,只好我打电话过去问,说我到广场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胖老板在电话里说让我马上再打车到市郊去,那里有个废弃的工厂,我知道是哪里,那工厂以前挺出名,后来破产了,一直没人愿意接手。

    于是我匆匆打了辆出租车往市郊赶,我也大约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让我跑广场一趟。

    人太多的地方阴魂是不会出现的,可以借此甩脱我那“媳妇”,而我上次在人多的地方也遇到了诡异情况,那十有八九是我自己的问题。这也体现出了对方的顾忌,我那媳妇看来是一个狠角色,他们还不敢直接面对。

    说到底是他们的恩怨,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真是无妄之灾。

    跟司机说了地方,司机一溜烟带着我就出了市区,很快找到了废弃的厂房。

    我把钱递给司机,对他说:“能不能在这里等我,返程的时候我给双倍价钱。”

    厂区所在的地方不接近大路,我再回头很难拦到车的,还得跑很远的地方才找到公路。再者我也怕出什么事情,有个司机接应的话能跑得快一点。

    司机背对着我伸过手接了钱,说了句:“好的。”

    我下了车,看了看寂静的厂房,居然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这不对。

    只听见出租车再次发动起来,回头一看那出租车居然要开走,这天杀的我还没让他找钱呢,记下车牌号,回去投诉……马上我又看见司机向外伸出了脑袋,对我咧嘴一笑。

    这一笑,笑得我全身冰凉,我看见了谁啊,居然是今早上那个死掉的麻子!

    出租车消失在我的视野里,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越来越觉得此行凶多吉少。

    要不报警吧,这种事不该警察来解决吗?

    就在我犹犹豫豫的时候,厂区大门出现了好几个人,看衣着打扮都不太正经的样子,奇装异服几个还染了小黄毛,年纪不大却带有一种青涩的匪气。

    他们盯着我看,眼神都十分不善的样子,说实话我并不怕这些,至少这些是活生生的人。

    几个人就朝我逼过来,其中两个小黄毛还窜到我后面去,分明是不让我逃跑。

    领头的一个恶狠狠地看着我说:“我是豹哥,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