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地门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62字

    那个叫豹哥的人鼻子上都串着环,光头,还真是一身豹纹打扮……

    但我对他的话一头雾水,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说,这本该是我的台词,人呢?”

    那个豹哥似乎有些傻眼,和他手下几个混混迷惘对对视了一眼。

    一个看上去说话基本不通过大脑的小黄毛说:“豹哥,给他点教训,就能好好说话了!”

    豹哥似乎还觉得挺有道理,慢悠悠地点头,我也是醉了。

    话说这几个人我估计打不过,但他们想拦下我也不可能,关键是现在大熊还不知下落呢,跟这些人火拼起来我接下去还怎么玩……这不会是对方的一计吧,随便找些混混来先跟我耗?

    于是我想着忍辱负重,对豹哥说:“先让我看看人,别的都好说。”

    豹哥愣了愣,挺呆萌的样子,皱着眉头一脸牛气地说:“那……那是我……我的词儿,我……我们就是为找人来的,赶……紧把人交……交出来!”

    我擦,这敢情还是个结巴,这么说我们目的一致,对方还绑了什么人,混混头目?

    “那误会了,我也是来找人的,我一个朋友可能被人绑了……”我说到半,忽然想起什么,“你们不会也是来找大熊的吧?”

    豹哥眼睛瞪圆了:“什么!你也找熊……熊哥?我们今……今天……”

    我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他的话,指了他身边的一个小太妹杀马特说:“你来说。”

    那小太妹怯怯地看了一眼豹哥,豹哥气恼地挥挥手让他说,小太妹就对我说道:“刚才熊哥发了条消息给我们,说被人给抓了,让我们来这儿救他,你也是熊哥兄弟?”

    这才像话,我点点头说:“我是来救他的,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先走吧,别惹上了。”

    豹哥大怒:“看……看不起哥?哥像……像……”

    小太妹又替他说了:“看咱们像是不讲义气的人吗,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豹哥对他满意地点点头,我无奈地说:“这件事情,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

    “骂……骂人呢!打……打……”豹哥不客气了。

    我赶紧摆摆手说:“那就一起找吧,反正我们目的一样,别自己人内讧。”

    豹哥又想说话,我直接先问他身边那个小太妹:“你们来多久了,找了没有?”

    小太妹看看豹哥,豹哥对她道:“老……鼠你说。”

    这个叫老鼠的小太妹就说道:“我们来很久了,到处都找过,没见有人影。”

    我朝厂区里看了一眼,不应该啊,首先这里不应该没人守着,这么多资产价值不菲,没个看门的怎么可能,其次既然对方通知我来了,就不可能耍我一道,那样有什么意思,而且大熊是真不见了。

    又问那个老鼠:“你们真的全都找过?里面有好多大箱子,翻过没有?”

    小太妹愣了:“翻箱子干嘛,活人能到里面去?我们大声喊都没人应声。”

    我摇摇头说:“有人应声才怪了,他们不是针对你们来的,而是针对我,要不然大熊也没事,跟你们说,这次的情况不是你们以前遇到的那种小打小闹,普通人惹不起的。”

    话得说明白,充分让他们知道难度,我也算仁至义尽了,混混也是一条命。

    然而小太妹的眼睛却亮了:“你是惹上了大麻烦?国际团伙?我们不怕,以前跟毒贩子都打过,他们也不敢动我们的地盘!”

    这当混混还当出逼格来了,我对他们真是没话说,年轻人在找刺激呢,我说得越恐怖他们就越是来劲,索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怎么折腾都不关我的事,眼不见为静。

    我就对他们说:“大家都是找大熊的,就别误会了,你们忙你们的。”

    说着我撇下他们,自己走进了厂区。

    在厂区里逛了逛,我拨打胖老板的电话,居然没有了信号!

    难道他们不在这里?那骗我来这里干嘛?

    几个混混说他们找过了,这应该不会有假,既然是绑架那就应该有所求,以人质来要挟什么利益才是硬道理,躲着不让找到是怎么回事?大熊在他们手里完全没什么价值,唯一的价值就是要挟我,我都来了,有什么阴谋好歹过来说说吧?

    忽然我发现有人跟着,回头一看是那个小太妹,被我发现她还想躲到一边去呢,这跟踪的技术也是一塌糊涂,我就对她说:“你出来,他们人呢?”

    小太妹被发现了有些心虚,但很快就恢复了平时很吊的样子走过来。

    “他们在外面等呢,派我来跟踪你。”

    我无奈道:“跟踪我干嘛,我和你们又没有仇。”

    小太妹说:“我们都找过了,熊哥不在这里,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但这样你还进来,说明有的事情我们并不知道。”

    混混当得也挺明白,我有些惊讶:“不错啊,这是豹哥说的?”

    小太妹放低了声音说:“是我自己想的,他们只是让我跟着,看你在搞什么幺蛾子。”

    可她这么跟着我也没办法做事啊,算了,当她不存在好了,左右不过是个混混。

    天色已经很暗,借着还有一些光线,我把那块棺材板掏了出来,上面连着白布条呢,顺手绑在了腰上。

    棺材棺材,升官发财,所以本身就代表了身份地位的,棺材板是执礼人的身份牌材料,在书里又叫做“福禄寿牌”,但通常的黑话叫阴阳牌。也就是说带这块牌子的人可以沟通阴阳,这不是说明能力,而是代表了地位,是我们常说的“官方认证”,其他人或许也有这个能力,但不是阴差承认的。

    这是合法与非法的区别,所以不是任何有这个能力的人都有资格带这牌子。

    厂区里废旧零件很多,各种材质都有,我找到了一根硬质的木棍,拿在手里当武器。

    木质当然是桃木好,不过这种情况就别讲究了,好歹我是执礼人,身份也能有一定威力。

    然后我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四周全都是仓库,中间是平地,用棍子猛地一戳地面。

    “地门开!”我对四周喊了一声。

    没找到不代表没有人,是他们进的门不对,我认为绑架大熊的人也能沟通阴阳。

    才喊完,呼地一下就有风刮起,阴冷的风仿佛能穿透人的身体。

    后面跟着的小太妹被这冷风吹得呻吟一声,我回头看见她缩成了一团,要被这么吹下去的话,她会被活活吹掉阳寿,这可是从地门里刮出来的风,书里说了,“损阳寿”。

    我对小太妹说:“要么出去,要么站我身后,不然你撑不了多久的。”

    她乖乖地缩过来,那风确实让人很难受,现在的我体会不到,但之前我遇到过。

    执礼人当然不怕这阴风,书上的笔记注释道:“执礼人成好事,积阴德,甚者可出入阴阳。”

    这意思是执礼人到了高级别,出入阴阳都不是问题,这靠的是功绩。

    现在的我可以确定,执礼人的身份肯定是没跑了,但我的水平估计比一般的执礼人要弱一些,感觉就是之前把辫子姑娘生辰八字给别人造的孽。

    地门一开,整个厂区就不同寻常了,到处阴森森的似乎鬼影重重。

    我又大声喊道:“我来了,人呢?”

    正对面的一个仓库轰隆打开,一个大型叉车被开了出来,前面推着一个大箱子,有活动板房那么大。然后叉车停下,从车上跳下来那个胖老板,对我嘿嘿地笑。

    我看他笑就有些恼怒,说道:“你说你整这些干什么,我们有仇?”

    胖老板的笑容慢慢收敛:“看来你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没关系,反正总是要来的。”

    我去还真有仇啊,看看身后的小太妹说:“你赶紧走,很多事情,知道得太多没好处。”

    光看这架势我就知道有什么大阴谋了,到现在他都不肯跟我明说,显然是要命的事。

    小太妹却紧紧拽着我,没挪动脚步。

    我就不理她,现在自身难保,也做不了救美大英雄了,她怎么样不关我的事。

    又转向胖老板说:“你想得到什么,我那个婚约?或者是我的命?”

    抓人质胁迫了,不就是该提出要求了吗,胖老板说:“如果我都要呢?”

    我摇头:“感觉不是,你目的没告诉我,如果真是为了杀我,那没这么难,随便雇人就可以做到了,哪怕是几个小混混呢,找机会堵着我就能下手,然而你一直没动。”

    胖老板笑着说:“我确实是想要你的命,不过不是出手杀你,而是合理合法合规距地要!”

    我靠,还有这样的,杀个人还想杀得合理合法,你当自己是警察啊?

    “哪怕我真的十恶不赦,你也没权力对我怎么样吧,还想合理合法?”

    胖老板居然点头承认:“对,我是不能对你直接下手的,所以我决定不要你的命了,非但不要你的命,也不要你这个朋友的命,可以放他回去,以后的事再也和我无关。”

    这不是在开玩笑吗,我警惕地问他:“你有什么条件?”

    他的神情变得严肃:“条件就是,你答应和我女儿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