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还得娶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92字

    胖老板的话把我惊呆了,哭着喊着嫁女儿?这不是亲生的吧?

    说实话也不是不能考虑,我不要求多高,只要他女儿一切正常,那也总比娶个阴魂强多了。然而阴阳两界的姻亲是不冲突的,因为报备的地方都不一样,民政局显然不会管你跟谁结了阴婚,至少成婚的当时不会有事,而活人死后还有什么纠纷那就是后事了。

    我问他:“能不能看看再说啊?”

    胖老板笑了笑说:“那只有在洞房的时候你自己看了。”

    首先说明我绝不是要背叛辫子姑娘,嗯,这是因为大熊有危险,我被逼的!

    其次我也没答应什么呢,尽量地拖时间周旋,好吧,如果他女儿长相还成的话……

    当然不能让对方掌握主动,我对胖老板说:“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做到的事,当然如果你不讲究仪式,我可以跟你女儿马上就把事情给办了,哪怕她长得丑点我也不过是一咬牙的功夫,但你要按照正经人的路子,最少也该到民政局登记吧?还得体检开证明什么的,一时半会儿做不到。”

    胖老板说:“不用那些,因为你跟我女儿结的是阴婚。”

    什么,他女儿也不是活人!

    我说最近怎么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呢,敢情来找我的全都是女鬼!

    这不成,我得推掉,还不如辫子姑娘呢,我对胖老板说:“阴婚更麻烦,那是少一道手续都不成的,三书六礼都要给,每个环节都讲究好日子,哪怕是一个细节错了,这阴婚就不成。”

    胖老板冷笑:“这我当然知道,别以为就只有执礼人懂,这也好办,今天就是吉日,我特地挑选的好日子,宜婚配、纳娶,三书六礼你也不用担忧,我替你给包办了,事实上你的生辰八字我恰好知道,合过八字,互赠聘礼,你们今天就能进洞房了,这符合规矩吗?”

    “有这个规矩?”我想了想,好像记不得了。

    赶紧翻手机,仔细查了查,然后我骂了出来:“你玛,办礼、挑日子、相亲、下定纳吉全是你说了算,这不是正常阴婚的规矩,你这是在招赘!”

    太欺负人了,什么叫规矩?规矩就是大家面子上都得过得去,你什么意见得问问男方吧,我也得装模作样思考几天,这才显得郑重。七七八八的手续你一下搞完了,当然这也没犯规,但从我的角度上看就没有了地位,今后成了亲要被压制的,不仅仅是妻管严……

    这种羞辱一样的阴婚不会有人同意,简直就是打脸!

    说老实话,纳妾都没有这样随便的,这是送去做奴隶。

    没办法啊,哪怕是纳妾,人家妾家里有人的话还得问问,送礼什么的都有面子。

    而这样的招赘,就等于是强行那啥了,让我怎么忍?

    可还没等我反对,胖老板又提醒我:“记住,你朋友还在我手上呢,你不想他活了吗?”

    卑鄙,居然用大熊的命来威胁我,这婚事我要是答应了,估计比死还惨,因为我就是执礼人,属于知法犯法。一般人做错事,会有执法者来依法处理,而执法者做错事,影响就比一般人大得多,惩罚也是多重的。

    但现在他拿大熊来威胁我,我能怎么办?

    那就拖着,不答应也不否决,采取缓兵之计慢慢想办法。

    我说:“你抓了大熊,让我看看他再说,筹码该摆上来了吧?”

    胖老板显然也看明白了我的想法,轻松地笑了笑,打开了大箱子,然后我就看见了大熊。

    身后的那个小太妹惊呼一声,大熊被捆着关在那个箱子里,神智好像不太清醒,像喝醉酒一样昏昏沉沉的,眼睛老翻。而绑着大熊的却是一条蛇,一条黑色大蛇,从下面往上缠,黑色的脑袋就在大熊脑袋旁边晃,不时吐出信子。

    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家伙不简单,居然能训蛇!

    “到底怎么样你才会放了大熊?”我问他。

    胖老板也直说了:“今晚,你得进了洞房才算数!”

    我火了:“你少来,我进了洞房,你又不放大熊怎么办?”

    胖老板也没生气,说道:“那再换一个,把你的聘书交给我,就算下定了。”

    同时和两个女鬼订婚?

    这会害死我的,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没什么好下场,这会成为生生世世的污点吧,总之比永世不得超生好不到哪里去。

    我就说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聘书也不会写,再说这事得长辈同意才行。

    后面的小太妹就忍不住了,拉着我说:“你就同意了又怎么样,等他放出熊哥再说,随便写个什么给他,反正又没有法律效力的,又不是结婚登记……”

    她懂个屁,这比法律严格多了,法律还容情,这个根本就是死规矩!

    胖老板又笑了:“没关系,我都准备好了,你签字按手印就行。”

    他还真是算计死了啊,今天如果不答应他订婚,大熊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好吧,我签!”

    真是受不了他了,真是桃花劫啊,这不是两个女人,而是两个女鬼!

    虽然书上说得很严重,但我想还是有解决办法的吧,大不了老子一辈子不结婚打光棍呗,婚事上犯了错误难道不是从婚事上惩罚回来吗?这胖老板想必也没有多少本事,否则直接把我打晕送进洞房多省事,什么都办齐了,阴阳两隔,我这边的事那边又不知道。

    走过去,接过胖老板手里的聘书,我纠结地看了一遍。

    不是不会写,那书上有过格式的,我看这上面的格式很专业。还有那生辰八字,说实话我看不懂,不知道这上面的生辰八字是不是我的。

    胖老板笑眯眯地递过一支毛笔:“签吧,给你送闺女了,还不乐意。”

    我接过毛笔,感觉手都有些颤,瞪了胖老板一眼说:“这会是你亲闺女?”

    他又是一笑:“亲不亲的,反正她认我,我是她长辈就能做主。”

    “你这样又能捞着什么好处呢?”我问他。

    他不回答了,催促道:“赶紧签,别想耍花样!”

    墨是红色的,应该是朱砂,签在上面就好像死刑犯勾决一样,真是嗝应。

    刚想写,胖老板又阻止道:“等等,你……签许励。”

    我一愣,许励?这不就是我获取执礼人资格的时候,那本书上记录的名字吗?

    现在他又要让我签这个名字,难道说我真不叫黄大良?不可能啊,我从小到大记忆是完整的,没有哪一段缺失过,从小就叫黄大良,没有什么关于“许励”的记忆,难道说……他认错人了?

    没来由地一阵窃喜,如果真认错了的话,那阴魂就缠不上我了。

    虽然不知道谁叫许励,但这个时候他当了替死鬼,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内疚的。

    麻利地签好名字,咦,我怎么写得这么顺溜,好像练过签名一样。

    再把聘书递回去:“看看,这样就行了吧,放开大熊!”

    他拿过聘书,呵呵笑着,拍了拍旁边的大箱子,大熊从里面噗通就掉了出来。一出来就清醒了,抬起头四处看,看见我就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靠你怎么来的都不知道?”我提醒他,“赶紧走开,那箱子里有蛇!”

    大熊回头看看:“哪有蛇,我怎么没看见?”

    我跑过去伸头一看,真的没有,那么蛇呢,刚才我们看见的都是幻觉?

    再一回头看胖老板,他居然消失了,旁边咣当一声响,又一个仓库打开,厂区里的大灯刷刷亮起来。我就看见那个仓库里灯光辉煌,广播也突然响起,播放的好像是婚庆上的奏乐,唢呐声刺耳!

    “那是花轿!”大熊惊呼了一声。

    大红花轿两个人抬,从仓库里走了出来,打头抬花轿的那人我认识,麻子!

    但大熊不认识麻子,看着过来的花轿对我说:“他们绑我就是为了让你娶媳妇?”

    我点点头说:“看来好像是这样的。”

    大熊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打量了片刻才说:“你有什么好的,用得着这样的阵仗吗?”

    “我也想知道。”我看着花轿,然后对大熊说:“你赶紧走,这不是活人,知道吗,还记得上次我们在那个无人的山村里遇到的老太婆吗,还有锅里煮的人肉,这些都是一回事。”

    “你说他们不是……”大熊惊讶道,“不行,这样的话我不能让你一人在这,咱们跑。”

    我只能哀叹一声:“我跑不掉的,别连累了你们。”

    才说完呢,那花轿就来到了我们面前,麻子阴森森地笑着说:“还等什么呢,新郎官带上大红花吧。”

    他还真丢过来一朵大红花,上面系着红绸布,真要入洞房啊?

    忽然麻子噗通跪了下来,花轿朝前倾,一只雪白的玉手从轿子里伸出来,花轿的帘子就被慢慢拨开……里面果真有一个身穿大红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快跑!”大熊吼一声,拉着我就跑。

    跑过那个小太妹身边,我也拉上了她,她还奇怪:“怎么回事,婚不结了?”

    没功夫和她解释,我们得跑出去,他们抬着轿子总没我们快吧?

    这时候光线瞬间一暗,所有的灯光全部消失,我们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