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五叔的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6本章字数:3078字

    过了惊悚的开头,我勉强能从勒脖子的压力中反抗一下,但我够不着后面的人。

    对了我扁担在旁边,拿到可以敲后面的人,看很多电影里主角就这么逆转的,然而这个想法过于天真了……人家在后面勒我,我什么情况他当然一清二楚,想拿武器是没门儿的,脖子又是最脆弱的地方,他轻轻一扭我就晕头转向了,哪里还拿得了扁担。

    不过他也是到此为止了,因为车翻了。

    我被勒住方向盘就失控,车子到了拐弯处就往路边钻,撞上一棵树就侧倒了,还好灌木丛足够厚实,给缓冲了不少。我在车上被颠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身后那位肯定比我惨得多,早已经不勒我了,我一边咳嗽着一边解开安全带,现在车体受损不严重,我也不急着出去。

    先看看车厢里的情况,刚才谁想害我的,我要给他狠狠一击。

    逃跑那是娘们儿干的事,好像我就没力气不能打似的?

    现在车厢侧翻,驾驶位这面朝上,我抓住座椅不让自己掉下去,然后查找按钮终于把车厢里灯打开了。回头一看,车厢右面翻下去的底部躺着一个男人,趴在那里我没看清什么样子,于是我拿过扁担去挑他。

    把人挑翻过来,我给这人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双目翻白,脸上有大块的尸斑!

    看那脸色我就知道,这人绝不是刚刚死的,死好长一段时间了,刚才勒我的是他?

    一个激灵,踹开车门我就往外面爬,一边用扁担顶,手脚并用爬了出去。

    我的天,那真是个死人,早已经死了的,在执礼人笔记里我看到过这样的情况,据说这叫赶尸术。有时候阴婚双方家属会有一些变态的要求,比如要求男方死者亲自过来迎亲什么的,如果才死不久尸体还算完整的话这个就没问题,留几魄在体内就能由执礼人带着走。

    这个叫赶尸,也就是让女方家属看了应个景,不属于必要程序。

    我得跑远一点,车里也没别人了,不知道何媒婆跑到了什么地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很快我就找到了土路,沿着土路往公路跑,那扁担死沉死沉的我都想扔了,不过看在还值点钱的份上就忍着。

    可我没跑多远,那具男尸一下又跳了出来,挡在我前面。

    他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居然比我还快!

    这时候上去撕我很亏,对这种邪术我有一定的了解,这也属于执礼人必须掌握的技能,尸体能动就别跟他耗,因为他不怕伤不怕痛,哪怕你将他拦腰砍断,他都能揪着你不放。

    但我也不能怂啊,他挡着路呢,不还手我怎么办?

    拿扁担指着男尸,我指望这执礼人的神器多少能发挥点作用,但我脚步却在后退。

    夜晚的微光下,男尸面目看不清楚,营造了一种阴森森的气氛,给我压力很大。

    就在这时,两团红光从我左右两边闪过,冲向那个男尸,就眨眼的功夫,男尸竟然倒飞出去,远远地摔在地上再也不能动,我揉了揉眼睛,竟是我的两个新娘子……

    这么说不准确,礼没成,她们还不完全算我的新娘子。

    就差最后一步礼成,我也不能让礼成,因为这规矩是不对的,礼成了我就犯错误。

    没看清她们是怎么弄飞男尸的,但我知道完整的阴魂对这种被人控制的尸体管用,阴魂毕竟是完整的,赶尸赶的只是尸身上的几魄,根本没有魂,这是绝对的差距,阴魂只是没有肉身而已。

    男尸又直挺挺地跳起来,但没有再次朝我过来,一蹦一蹦地走了。

    这时候两个新娘子转向我,都戴着红盖头,我不知道谁是谁,心里也有点乱。

    于是我烦躁地对她们说:“滚,别以为这样我就感激你们,我们之间是永远不可能的!”

    她们俩转身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有红盖头,但感觉她们什么都能看见似的。

    “我是大活人,知道吗!还要生儿育女的,人鬼殊途阴阳陌路,你们就别痴心妄想了!”

    我抬起头,想骂骂贼老天,但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再看向前面的时候她们居然都没影了。

    那我还说个毛啊,继续往前走!

    周围都是寂静的野地,忽然手机响了,又吓了我一跳。

    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五叔打来的,赶紧接,电话里五叔着急地问:“你怎么样了,何媒婆跟我说你遇到麻烦了,没事吧?”

    我就纳闷了:“怎么何媒婆都能找着你,我打你电话就关机呢?”

    五叔说:“你先别管那么多,这事情比较复杂,你尽量不要牵扯进去。”

    我对他说:“晚了,媳妇我都娶两个了,还能怎么怎么样才不牵扯?”

    五叔大惊:“什么,两个?你们都成礼了?”

    “那倒没有,我还是知道轻重的,五叔,我这个执礼人到底算不算数?”

    我把自己请城隍封执礼人的事说了出来,他对这个的反应倒是不大,对我说:“这个没事,你请不请都差不多,关键是要注意规矩,他们这是要逼你犯规啊,比直接杀人狠多了。”

    就是这么回事啊,可我有什么办法,就问五叔:“何媒婆没事吧,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五叔说:“那媒婆没事,你别管她,混那么久她总有自保的办法,关键是你……嗯,电话里说不清楚,但我一下也回不去,刚才是怎么回事,有人赶尸要害你?”

    靠,何媒婆也看出来了,她什么时候溜的?

    我就把之前拜堂的事说了一遍,告诉他还有一个神秘的执礼人在跟我作对。

    五叔说:“这个人比较麻烦,就是对方请来对付你的,我的事也不是那么简单,不止是孙家那一桩,还有桩阴婚也被人破了,肯定就是这个执礼人搞的鬼,刚才你见到那个男尸,很可能就是阴婚的男方尸体,这一对死亡时间比较近,之前办的时候女方尸体被人盗走了……”

    看来对头还真是全方位多角度下手啊,五叔办的这两桩阴婚都被他们破完了,不知道五叔现在正折腾个啥,看来他水平也不咋样,倒是那个神秘执礼人有两把刷子,这男尸是他赶来的。

    我对五叔说:“这里面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得跟我说清楚,我不能不知道。”

    五叔也为难:“这个真不能说清楚,总之你就记得一点,陆小晴你是必须要娶的。”

    我不服:“为什么我非得娶个阴魂,她长得再漂亮那也不行啊,我可是活人!”

    五叔也有些急:“我是不会害你的,要害你也不等到今天了,只是有的事情牵扯太大,让你知道了没好处,你就安安心心地待着,等我处理好了再跟你说明白,行不行?”

    “我不找事事找我啊。”我说道,“起码你得告诉我,许励是谁。”

    我隐约能感觉到,不断有人出手找麻烦,对付的不是我,是那个许励!

    五叔对我说:“你就是许励……”

    “什么!”我觉得三观被颠覆了,“从小到大我没忘记什么吧,还有,这身份证上的名字能错吗?”

    五叔却说:“身份证上的也没错,从小到大也没忘记什么。”

    我急急地问:“那意思是我的身份有问题,我不是黄家人?五叔你说,我爹娘是谁?”

    “你爹娘……你没爹娘。”

    “什么,我总不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五叔现在也是被绕得焦头烂额了:“行了别扯这个了,等我回去会告诉你的,现在说了你也不能怎么样,一个人还危险,这么着,你要是真闲不住,替我去找那女方的尸体。”

    这是两桩阴婚,孙家那边我都还没整利索呢,这就让我脚踏两条船?

    我可是才入行,算是新手,没师父带,也没实习过,同时处理两桩阴婚五叔就不怕我出事?

    五叔却说:“没事的,两桩阴婚也互不干扰,而且这个你能把尸体找回来就行,尸体一回来就算有个交代了,我也能回来跟你解释这一切。”

    我真不明白,电话里有什么不能说的,那些人还能神通广大到监听手机?

    既然五叔一定要这么办,那我也只好照办,这尸体不好找,五叔也交代我要暗中查找,别大张旗鼓的。因为对方就用这具尸体拿捏我们呢,肯定是妥善保管着。

    挂掉电话,大约又走了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了公路,最后拦了辆摩托车到达镇上,又从镇上回到市里。

    现在我是虱子多了不咬人,我知道那两个新娘肯定跟着我,都到这程度了她们哪儿都去不了,就比如拜了堂的女人还有人要吗?横竖都要犯规矩,我就拖着这礼不能成,过一天是一天。

    而小婷的骨灰还在我那里呢,她的魂也没弄回去,还是会出来的,还有城隍爷也来过……

    所以我那屋子是鱼龙混杂什么都有,居然相安无事地让我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我休息够了,就想起何媒婆来,给她打个电话,这老太婆果然没事,说是今天要按照程序让两家过礼,这应该没我什么事,就是两家相互送礼算订婚嘛,我就抽空找尸体去。

    却没想到,他们这过礼也过出了问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