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魂飞魄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7本章字数:3119字

    马老汉家自从闹鬼,前后屋子是隔开的,我再次一个人进了马姑娘生前的房间。

    这麻子的纠缠必须得把他剪断了,没见过联姻的双方身上还带着这种纠缠的,哪怕是活人,传出去也不好听。说得严重点,麻子单方面纠缠会直接影响到最后成礼,这是在跟我作对呢,谁让老子不痛快,老子让他永远都不痛快!

    不过这毕竟不是我的业务,所以我还需要帮手,否则他不敢动我我也动不了他。

    不是还有俩新娘子吗,现在是他们表忠心的时候了,符老头那口子都那么贤内助,你们两个不能光跟着不做事吧?礼还没有成,最后成不成看我,所以我拿捏着她们呢,懒婆娘谁敢要。

    进了屋子,等马老汉一出去,我就说:“出来,你们肯定在跟着。”

    没动静,屋里连哭声都没有了,我不耐烦地又喊了一声:“再不出来,以后也别见我了!”

    鬼就了不起吗,我还是鬼的官呢,就是那么牛!

    “小晴,小媚……”

    我再喊,“最后通牒,不出来我就拖着不成礼,你们永远都没人要,这样吧,先出来的做大……”

    一抹红色出现在我视线里,一个新娘子戴着红盖头端庄地站在我面前。

    “猜猜我是谁?”她声音憋得怪异。

    “不用猜了,你肯定是小媚。”

    我没空跟她们开什么小红小丽小芳之类的玩笑,但我知道那个小晴看起来温柔美丽,其实性格很强硬。这个小媚我虽然没见过,但拜堂那晚我就知道她活泼一些,不会在这方面跟我闹别扭,既然对头送她来跟我捣乱,那我也得好好利用。

    这就是一对麻烦,同时娶了,在阳间算是犯罪的。

    但我知道错不在小媚身上,这种事她是做不得主的,冥婚不是她想赖,想赖就能赖,得有长辈出面才行。胖老板给我送了个新娘子过来,直接导致了我两个都不能娶,从我内心里来说不算什么坏事,可五叔干嘛非得让我娶那个陆小晴呢?

    新娘子噗哧一下笑了,银铃般的笑声,果然是小媚,小晴的声音更柔和。

    她说:“姐姐和我说了,你昨天晚上骂我们,让我不要理你。”

    然后我就看见不知哪里伸出来一只纤纤玉手,在小媚身上掐了一下,看那袖子显然也是大红嫁衣,我叹息道:“婚前恐惧症嘛,你们能理解的,其实不是你们不好……”

    “接着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呢。”

    果然没能忽悠住小媚,我压根就不想和阴魂成什么亲,指不定会生出什么来呢。

    但现在是我求着她们,也不好把话说得太死,就对她说:“这个……毕竟我是活人,这亲事的跨度实在有点大,一时接受不了也是难免的,而且现在还有麻烦,我不可能同时娶两个妻子,哪个朝代都没这样的规矩,相信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那新娘子靠过来,用猫叫一样的声音说:“那我先出现的,你真的让我做大,小晴姐姐做小吗?”

    那只手又出现,又掐了她一下……

    小媚又用猫叫一样的声音说:“你看你看,现在就把我当小妾一样虐待,让她做大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呢,我的心胸没她狭窄,容得下她。”

    那纤纤玉手又伸出来,要拽小媚,我赶紧阻止:“好了,现在我还有麻烦呢,这桩阴婚要是出了问题,你们谁也嫁不成,我们毕竟拜过堂,还不上不下的,我好大家才能好。”

    小媚直接靠进了我怀里:“那小媚能帮夫君做些什么?”

    “先别喊夫君,于理不合,咱们还没有成礼呢。”

    “夫君,您说嘛,小媚一切都听从您的。”

    虽然于理不合,但听起来还挺带感的,好吧我就说了:“第一件事,这屋里还有一个阴魂,我本事不到家,想和她说几句话还一个字一个字写,太麻烦了,你就帮我传话。”

    有人帮着传话,这也是规矩,毕竟我是男人身份,人家是没出阁的闺女。

    在农村不讲究这些,现代也不讲究了,但我们办阴婚的也得注重这个形式,话说回来,有个鬼新娘办起这种事来也方便了很多,唯一不像话的就是那身嫁衣,会抢别人新娘子的风头。

    小媚说:“我看到她了,她有点害羞呢,还不怎么会说话,她怕外面那个麻子。”

    “我知道,你让她把麻子叫进来,我给她撑腰。”我点头说,“这第二件事就是你出面,替我把麻子给镇住了,老子给他一扁担让他魂飞魄散!”

    小媚在我怀里蹭着说:“我怎么镇住他,他比我厉害,让小晴姐来还差不多。”

    小晴这是在给我脸色看呢,犯不着去求她,省得以后惯出毛病来,我对小媚说:“我记得他帮你抬过轿子,这身份就不一样了,你完全镇得住他,他进来你就让他跪下别动。”

    “真的行?那我就试试,反正有小晴姐压阵呢。”

    她在我怀里如有实质,娇软的身子还真让人意动,我朝鼓鼓的胸部看去,试一试会有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冰凉的没有温度?

    这么想着我手都伸出来了,小媚虽然戴着红盖头,可对我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清楚,她竟然对着我的手往上挺,然后我的后背就被人掐了一下……

    “好了,开始办事!”我正色道。

    我不知道小媚是怎么说的,反正她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思想工作,才让马姑娘相信我可以为她撑腰,门口啪地一下自动打开,要没个心理准备这时候我肯定会被吓死。

    然后我冲着门外说:“麻子,马姑娘请你进来。”

    外面没动静,门就一直这么开着,显然麻子知道我在里面,不敢进来。

    我得逼他:“麻子,今天你要是不进,以后也别想再进了,你真的不进?”

    忽然嗖地一下阴风起,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就走到了大门口,苍白的脸上麻子点点,两眼翻得跟死鱼似的,正是麻子。我不怕他不来,他对马姑娘从生到死的交缠,这个执念绝对是巨大的,马姑娘让他进闺房可是巨大的诱惑,他顶不住。

    他死鱼般的眼睛看着我,我就坐在床边,问他:“进来啊,你看,我都坐她床上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么一激,麻子瞪大了眼睛,呼一下就朝我冲过来,果然是急色鬼啊。

    还好我有准备,拿起扁担捅过去,他就踉踉跄跄地后退,小媚适时出现了,对麻子喝道:“跪下!”

    还真管用,麻子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仿佛不是他自己跪的,是有什么怪力压着他。

    但他脑袋还在不停找着,应该是在找马姑娘,随着他眼神的移动,最后看到了我身上,这应该不是在看我,我觉得是马姑娘在躲他的视线,最后躲到我背后去了。

    “低下头!”小媚又是一声呵斥。

    麻子的头就仿佛被谁推了一下,往前耷拉下来,更像是断了脖子。

    我问他:“麻子,他们给了你胆子,让你在大白天都可以到处乱逛,还敢跟我作对,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吧?”

    “我本来是不敢的……”麻子说话了,好像喉咙被压住了似的声音怪异,“可他们说……会帮我娶到马家妹子,所以我就……”

    “真是色胆包天了,说娶就能娶,规矩还要不要?”我在冷笑,“他中有一个执礼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规矩,这是在骗你呢,告诉我,他们住在哪里,都有些什么人。”

    麻子的声音犹犹豫豫:“我说了……你得放我走。”

    “好。”我一口答应下来。

    麻子说:“其他人我不知道,我只和那个执礼人联系,他住哪里我也不知道,都是他来找我的,但我听见他们说话,说到一个叫什么……多缘酒吧的,应该是在市里。”

    这就是我和大熊经常去的那个酒吧啊,敢情他们的老巢就在那里?

    多缘……这名字听起来就那么银荡,以前咋就没注意呢。

    “你还知道什么?”我再问。

    麻子说:“就这么多了,他们吩咐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哪儿敢打听他们的事啊,那也是个执礼人,你放我出去吧,我保证再也不来找马家妹子的麻烦。”

    我问他:“你说出这样的保证,自己相信吗?”

    他果然哑口无言,生死纠缠,这要能放开那就真见鬼了,我不是歧视他的容貌,哪怕他很丑还很温柔,我也得照规矩办,现在是他坏规矩,执礼人眼中就容不得沙子。

    麻子是预感到了什么,慌忙说:“你不能……你答应过放我走的!”

    我站起来,抄起我的扁担说:“是答应过,但我反悔了不行吗,执礼人只在阴婚中守规矩,其他时候,谁管得了我!”

    高高举起扁担,我就冲着麻子的天灵盖往下砸。

    咣当一下,我手中的扁担还真砸到了实物,麻子被我这一下打得化作黑烟。

    好神奇,我对那嗷嗷的惨叫声置之不理,感觉着四散的阴气,刚刚还看到的麻子居然就这么消散了,这就是魂飞魄散吗?这样才算是真死了吧。

    一回头就看见小媚在身后,问她:“没把马家姑娘吓坏吧?”

    小媚笑了两声说:“你这么神勇,我看她也想嫁你呢。”

    嫁个屁,两个已经够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