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我们圆房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7本章字数:3017字

    辫子姑娘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忽然说:“公子一个人住,晚上不寂寞吗?”

    什么,刚才是我幻听了吗,她居然没认出我来?不对,这又有两种推测,还有一种推测就是……她不是跟着我过来的,而是她本身,就是存在于我前生的人物!

    我试探她:“你……我们认识吗?”

    可她一伸手就把我推向屋里,然后她自己也跨了进来,看了看四周说:“刚才动心了吧,看你那贱样,她也不是活人,你怎么就不嫌弃了呢?”

    我一怔,心中大骇,看着她说:“是你!你怎么跟过来的?”

    她走到床边转身坐下,淡淡地看着我说:“这你别管,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你对我就那么厌恶,对别人就没那么多忌讳了,我哪点不如她,是我不如她漂亮?”

    这能是一回事吗?

    你看你,总是一副天下我最大的样子,总是让我感觉欠你好几百两银子似的……

    再看看人家,那才是女人样,哪怕你比人家漂亮一万倍,我也没有那种情绪啊。

    还有,聂小倩起码在传说中是可以那啥的,人家都能生孩子,活人的孩子!

    不过问题是辫子姑娘确实比我猛,现在又是气头上,所以最好不要惹她,我老老实实蹲在一旁说:“没有的事,她没你漂亮,真心话。”

    “那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抗拒?”辫子姑娘又狠狠瞪着我,“你站起来,过来坐我旁边!”

    我哪敢过去,继续蹲着说:“没事,我蹲着就好,习惯了……”

    “起来!”

    这一声吓得我蹦了起来,好吧,我就拖着脚一步步往她那边挪,依依不舍,仿佛身后有什么值得留恋似的。她不说话,一直看着我走,要是我不坐到她身边就没完了似的。

    终于走到床边,我随时准备逃走,她冷冷地说:“坐下!”

    我噗通就坐了下去,看来是被那道士坑死了,到这里我失去了所有的能力,完全由着她来,也不知道在这里发生的事,会在现实世界有什么影响……这真不是现实世界吗?

    她扭头到一边,仿佛在生什么闷气,然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说话。

    最后她又转头过来说:“既然你有那色心,那今天咱们就圆房吧,我来成全你。”

    我心里一惊,赶紧说:“这个真不可以啊,是坏规矩的,咱们不能这么做。”

    她眉宇间似乎也出现了一丝哀怨:“跟我不行,跟其他人就可以,规矩你就只用在我身上吗?好,反正上次拜堂也把阴婚破了,我们之间就不再讲什么规矩,现在随你来,什么后果我也不顾了,来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刚才聂小倩的话,不能做那种事,她有可能是故意引诱我!

    可这种引诱的水平也太差了吧,勾引男人有这样的态度吗?

    这个得谨慎,对方有可能是在降低我的戒备,这个辫子姑娘可能也不是真的,她怎么可能跟着我到这里来呢?传说妖物都会看懂人的内心,或许姥姥那帮人能知道我心里想的事情,所以才变化了这个形象来骗我,哼,再年轻个几岁没准我就上当了!

    于是我就先把话题引开:“小晴啊,你也别发火,这样又是何苦呢?”

    她没说话,只是盯着我看,刚才忽悠住了聂小倩,现在还忽悠不了你?

    我变换了语调,语重心长地说:“从大义上说,我们阴阳两隔,哪怕是再有关系也不能重新捏到一起去,强行逆天是要遭天谴的,如果咱们都能够结合,那生死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冷冷道:“哼,现在不说什么大义,为什么你对别人可以,对我就不可以?”

    怎么还纠结这个啊,说她态度不对?不行,打击她太狠对我没好处,再换个方式说:“你想想,还记得起前世发生过的事情吗,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我,而且还是以阴魂的身份?”

    她茫然抬起头,莹莹玉面甚至能反射出外面的月光,真是绝色啊,可惜……

    “我……也不知道。”她放低了声音说,“死过,就什么也记不得了,生死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很孤独,把你放在一个没有人的世界里,生死又有什么区别吗?”

    唉,我深表同情,可是爱莫能助。

    她声音一下子又变冷起来:“但是,你能让我感觉到不孤独,所以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擦,又来了,怪不得人家说厉鬼难驯,她这压根是没得谈的节凑。

    我劝道:“你冷静一点,再想想,如果你连我都不认识,为什么确信一定是跟我有什么前世姻缘,前世是什么样子的你都不知道,一定有前世吗?你确定没有中别人的圈套?确定这不是一个局?”

    这不是忽悠她,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前世,这就是有人故意暗示的结果。

    窗外的月光映着她晶莹的双眼,这个时候貌似一个孤单无助的少女,惹人怜惜,我有些不忍……但很快我就后怕,如果她有聂小倩那么专业,没准我当时就放弃抵抗从了。

    这是很危险的念头,必须摒弃!

    她忽然转过身,小手揪住了我的衣服,用力一拧,我就倒在床上。

    然后她居然就骑了上来,凑近我说:“我不管,也不想忍受下去,今天我就要和你圆房!”

    我大惊道:“你这算个屁的圆房啊,手续都没办齐,情理不通,只能算苟合!”

    “苟合就苟合,只要咱们能在一起!”她恶狠狠地说。

    我都快哭给她看了:“姐姐啊,什么话你都敢往外说?矜持一点,理智一点,你再想想,苟合会是个什么下场?咱们阴阳两隔,这不是大家爽爽就完了,要讲大规矩的,这一失足,有可能就害了我,也害了你自己,再大能大过天地吗,能大过规矩吗?因为一时冲动而永远失去了某些东西,值得吗?”

    果然把她给镇住了,小手慢慢松开了我,仿佛瞬间变成小女孩:“那你会娶我吗?”

    我继续稳住她:“这个你别着急,看不清后果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所以这一切我都必须弄清楚,为什么会是这样!你自己想想,如果老天让我们在一起,又有谁能分得开呢?”

    她终于放过了我,从我身上起来,矜持地坐到床边。

    “是我太急了,我好害怕那种感觉,黑黑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这才对嘛,这才是该有的态度,要是个活人该多好……又后悔了,刚才如果我放弃挣扎,那岂不是就把事情给办了嘛。

    难为我一晚上舌战两个美女,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我竟然都搞定了。

    不如我再劝劝她……不行的,笔记上明确说了,不成礼绝对不能那样,否则我不仅会死,还会遭受惩罚,脑补出来的惩罚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拔舌地狱什么的,我不敢试。

    然后她又来劲了,逼到我面前:“我会盯着你的,如果你敢背着我乱来,我就……”

    别看她相貌可人,却是实打实有本事的,我不敢惹她,只有唯唯诺诺。

    她站起来走出门外,转身又进来跟我说:“那个女人,我会让她消失的,还有这里也不太对,我感觉和我们的前世没什么关系,有人在故意引你胡思乱想,万一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你可以用这个东西保护自己。”

    说着就递过来一件东西,我接住一看,是一根金簪子。

    “这个……管什么用?”

    “你只需要带在身上,危机关头自然会保护你。”

    我感动地握着她的手说:“嗯,我知道了,你也保重,等我搞清楚所有的事情……”

    她居然看着我笑了,真好看……

    一阵凉风吹来,我这才清醒,刚才怎么回事,我在这里站了多久?

    回到屋里坐下,我把玩着手里的金簪子,黄金啊,我这辈子都没有……等等,黄金?

    我的心陡然一下沉到了底,刚才聂小倩说了什么来着?

    女人进来不能被引诱,给的黄金也不能要,她说这是什么什么骨了,能剜人心的东西!

    我又仔细端详了簪子一眼,那尖尖的一头反射着月光,仿佛杀气逼人!

    没错那就是杀气,我赶紧把簪子一扔,金光闪过,竟然直直戳在门口上方的墙壁间。

    果然辫子姑娘是来害我的吗,肯定是,不如聂小倩怎么事先就知道她会这么做?

    我过去想把簪子取下来,扔远一点,有这东西留在房间里我还怎么睡得着?别说是黄金,哪怕是支票卷成的我也得扔啊,或许是找个什么地方埋起来会更好……

    才走向门口,忽然一个人又推开了门,吓我一大跳。

    “小倩!”我压着狂跳的心脏说,“你们怎么都一惊一乍的啊?”

    她神色有些焦急,对我说:“我是来给你示警的,她们已经决定要害你了!”

    “决什么定啊,已经来过了……”

    我忽然想起刚才辫子姑娘说过的话,她貌似要对聂小倩下手?

    “不好,小倩,你赶紧离开这里,有人要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