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体魄没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7本章字数:3029字

    我们有什么关系,当然是不可能和方小慧说的,这涉及到上次做假现场……

    显然童叶明江湖经验比我多,我还迟钝着,他就已经反应过来了,开始对方小慧解释:“也就是上次,这位居士找贫道算命,啊,贫道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不平凡的人……”

    胡扯了一通,归纳出来就是什么都没说。

    方小慧也懒得理这些事:“说病情。”

    童叶明缓缓说道:“也不知道你们能否接受,贫道就按照自己的理解说了,以贫道看来,这不是什么病,倒像是诅咒之术,你们可能听着不习惯,但贫道以解咒法稳住了病情。”

    方小慧似乎也没有很抗拒地意思,挥手道:“你接着说。”

    他就接着解释:“诅咒之术大多都是以神魂伤人,比如做一些玩偶,上面附着目标人物的贴身物件或者指甲毛发,然后就可以施法,利用的就是受害人与物件的联系,我的解决办法就是阻隔这些联系,让施咒的一方作法不会施加在受害人的身上。”

    方小慧看着演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然后问我:“你听明白了吗?”

    我据实摇头,又没学过什么道术,我懂得的也只是阴婚而已,诅咒关我什么事。

    方小慧就对柳大富豪说:“我必须要看看人,你女儿现状是必须了解的,万一她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危险,那警方就要接管这一切,她是你女儿,也是合法公民,你没有权力对她的安危自作主张,可能的话警方会派人把她保护起来。”

    柳大富豪也只得同意,貌似他很怕方小慧,富豪不是在黑白道都有铁关系吗?

    我们就一起来到了那位柳大小姐的闺房,但还没进门的时候,就听到闺房里有人的说话声,我认出来了,就是那个小太妹的声音,不过现在很恬静柔和,我赶紧拉住了他们。

    那声音说:“你是怎么死的?不肯说吗?怕什么,地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跟你说,油锅我都下过了,你胆子真小……不过真的很痛苦,我一辈子也不想再经历那样的事了,你来是想害我?不管你怎么说,吓唬我是没用的,我胆子很大……”

    柳大富豪脸色骤变,说了句:“里面除了她没别人!”然后就不顾阻拦冲了进去。

    我随后跟进去,没注意到其他的,就先看见了一个阴魂,已经很模糊了,看不清面目。

    这不奇怪,不是所有阴魂都能顺利过阴阳的,所谓的投胎我觉得也没谱。

    童叶明拍了拍我问道:“看见了什么?”

    我惊讶地看着他:“你是大师,还问我?”

    他耸了耸肩:“大师也需要耗法力的,我这天眼不能时刻开着啊,那多受累,能来到这里的也不能影响活人,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不如你那合法身份好使。”

    我就说:“也没什么,一个孤魂野鬼而已,不过这时候病人居然能看见,受影响了不好。”

    于是我也跟着进房间,对那阴魂大喝一声:“滚!”

    阴魂瞬间就没了,童叶明也淡然进来,四处望望说:“对我们来说,这算是阴煞,会越来越弱,不注意还真不容易发现,这东西好,补品呢,你随便就赶走了……”

    往床上看,我就看见了一个憔悴的少女,面容貌似有几分熟悉,可我是真认不出来。

    然而她却认出我了:“是你!”

    柳大富豪立即警惕地看着我,岳父大人,你别误会,我真没干什么。

    那柳媛媛又说:“不认识我了?画个妆你就认不出来,不过那事情我会保密的。”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保密,合适吗?

    我清咳一声说:“这次来是看你的,其他的事不说,豹哥几个都躺在医院呢。”

    柳媛媛也有些关心地问:“他们有没有事?”

    我看她全身包括脸上都起了泡,不过好了一些,留下触目惊心的疤痕,就不忍心把真相说出来,忽悠道:“还可以,但是医院却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想看看你怎么样。”

    柳媛媛叹了口气说:“你没说实话,我知道他们当中有人死了,而且还是一天死一个,谁都挡不住,最后肯定也轮到我的。”

    柳大富豪急了,对童叶明说:“道长,你有办法尽管使,柳家出得起价钱!”

    童叶明也无奈道:“贫道只能维持住情况,并不能找到根源,千日防贼不是办法。”

    柳大富豪又看我:“那么小兄弟你有办法?”

    方小慧受不了他:“你先住嘴,他是我们警方的顾问,正在工作呢你别打扰!”

    我就借机提要求:“你们其他人能不能都出去?包括你,岳……不,柳先生。”

    很快房间就清静了,我问柳媛媛:“人少你害怕吗?”

    她摇头:“我从小就胆子大,什么东西都想玩一玩,其他人肯定不知道,我父亲不让说。”

    我昧着良心夸奖她:“这是聪明,哪像我从小就知道老老实实玩泥巴。”

    柳媛媛笑了:“你上次的新娘呢,为什么没跟着来?”

    我奇怪地转头看了看,问她:“你能看见她们?我都不知道她们有没有跟来。”

    “她们?”柳媛媛怪异地看着我,“你一下还娶两个?真够贪心的。”

    我赶紧解释:“不是不是,都没有成礼,之所以弄出两个是有人故意的,他们就是想破坏我的阴婚,同时娶两个就不能成礼了,按照法律来说,得先追究我的责任。”

    她还是古怪地看着我:“你愿意娶鬼新娘?”

    “当然不愿意,有活的谁不想要啊,这不是没有吗。”我实话实说,“问题是有人还逼着我娶,不娶都不行,现在谁都没捞着好,不说这些,你从小就能看见阴魂吗?”

    柳媛媛摇头:“我是病了之后才看见的,上次你结婚不是我们都看见了吗?”

    “我没结婚!”我重申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幽幽叹口气说:“我可能很快要死了,全身都动不了,没有一点力气,还好那个道长出手,我现在还能说说话,前天夜里有个人带我离开,把我扔下油锅里,我就被烫成了这样。”

    还真有这么扯淡的事?我犹豫着问:“我可以检查一下吗?我是说,全身检查……”

    她居然毫不迟疑地点头:“都成这样了,你就随便吧,还有人肯碰我应该高兴。”

    倒是挺想得开的,我就伸出手掌去按她,额头探魂……接下来是什么来着?

    没办法,这是执礼人在意外情况下的急救措施,我没记住,只好拿出手机翻看。

    然后是膻中,就是胸部,也要按一按,丹田……最后四肢我都探过了,执礼人的感应告诉我,这身体好像尸体一样,不应该是她的,咦,得出这个结论好奇怪。

    我再翻手机查询,貌似已经有答案了……

    忽然柳媛媛开口问:“我是不是没救了?”

    我发觉自己的眉头皱起,赶紧松开说:“不能说没有……”

    她还是一副很想得开的样子:“没什么的,我家有钱,什么都享受过了,就是……如果我死了,也能嫁给你吗?”

    这是哪儿跟哪儿,我那头好几个还没撸清楚呢,又来个添乱的。

    我就说:“你别多想,情况比想象中的好。”

    柳媛媛点头说:“我也有这感觉,特别是你刚才接触我的时候,我觉得身体又活过来了。”

    这是心理作用吧?是吧?

    我对她说:“安心休息,办法我们来想,不会让你有事的。”

    转身出门,她忽然说:“我没关系的,如果死了,就嫁给你,我喜欢刺激,感觉很好玩的样子。”

    擦,为毛都死了才来找我,活着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

    我愤愤地走出房间,出门就看见岳父……柳先生充满期待地看着我,我马上对他说:“等等,我先跟你们请来的大师谈谈再说。”

    就把童叶明拉到了一边,他小声问道:“你看出来原因了?”

    我对他说:“体魄没了,你就没看出来?”

    他恍然大悟:“我这是被误导了,总是以为有人在诅咒她,嗯,你身上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居然还能开小差,我真服了他,拿出剑袋给他看,然后只说是铜镜看完之后出现的,童叶明就惊讶了:“铜镜里面?那里面居然还能带东西出来?”

    我问他:“你的东西,你不知道?”

    他摇头:“我哪敢用这个,一般人看看就完了,也只有执礼人能进去,如同过阴阳,活人要是进去魂魄出不来的,对了,你前世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里面的情况果真是前世的信息?”我不太相信地看着他。

    他耸耸肩:“应该是吧,不过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对于我们来说前世的事都记不得了,你可以意淫自己是皇帝都没问题,对了,我师妹的事,拜托你也帮找一下,执礼人门路比较正道,没准你有办法找到她呢,这是她照片……”

    说着他拿出了一张照片给我,我仔细一看……擦!

    照片上的人我认识,聂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