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证据和疑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8本章字数:3058字

    “这个真是你师妹?”我忍不住脱口问了声。

    童叶明不悦地看着我:“不是我师妹还能是你师妹?怎么你见过?”

    我心中一个激灵,连忙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惊讶她长得这么漂亮就夭折了。”

    童叶明叹了口气说:“是啊,红颜天妒,以前她一直说,如果她死了,让我不要难过,这世界上有一个男人在等她,无论生死都会在一起,没想到她还真的……唉!”

    我心里震惊不已,难道我命中的阴婚不是辫子姑娘,而是聂小倩?

    不,这还不能确定,铜镜是他给的,他师妹和里面的聂小倩一模一样,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人为的因素?在真相没揭开之前,我不能下结论,看来那铜镜,我还得进去一次!

    童叶明又说:“人都没了,我们还是不说那些,你记得帮我找找,找到了还麻烦你出手让她安息,先解决眼前这码子事吧,这个不能耽误,耽误一天就死一个人,你打算怎么做?”

    “你会道术,这不是你该干的事吗?”我还想找他罩着呢,“人家可是花钱请你了。”

    他摇头:“我用法术,那就是逆天改命,知道这什么意思不?就是不合规矩的,对阴德有损,换句话说我属于非法分子,有可能引发难以收拾的局面。”

    我不屑道:“别欺负我读书少,你们道家我还不知道,只修今生不修来世,做了就不后悔,只求今生痛快,怎么到你这里就这么没种?”

    他瞥我一眼说:“少嗝应人,你以为我不敢啊,哪怕是这天,我都敢捅破了,秃驴才没种,这不是没必要嘛,你都在这里了,出手就是合理合法的事,再说有些情况我也不一定能办到,我估计,这几位丢失的魂魄都已经过去了,这是我无法生拉硬拽回来的。”

    这也是,道术能招魂魄,但只限于还在世间游离的魂魄,过了阴阳他们拽不回来。

    而我随便开个地门就能通行……

    可一般来说,人还在这边,游离的一丝魂魄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过去,这必然是有人强行带过去的。我立即想起了那个执礼人,上次被我们打伤了,难道说……

    “是不是那天那个人并没有伤到?”我赶紧问。

    童叶明脸色一沉开始思考,然后说:“没有可能,他虽然有执礼人的身份,但论实力远不如我,就只占个合法身份而已,你也一样,所以他必须受了重伤,靠自己不可能这么快恢复过来,如果出现了意外……那么有一种可能,就是背后还有实力强大的人出手救他,我能伤,他们也能救。”

    就是说,那个执礼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强大法师坐镇?

    那事情就麻烦了,我虽然有阴阳官方身份,但只相当于民政局的人,谁听说过民政局的官员比犯罪分子强悍的?

    他看出了我的犹豫,不耐烦道:“你怕什么,不是有我在么。”

    也罢,反正那几个是大熊的朋友,又因我收牵连,必须要救他们的。

    于是我们就定下章程,我来开地门救人,童叶明给护法,反正其他人不懂,我们怎么说怎么是。把那一魄给招回来,不能在柳家进行,因为柳家有童叶明做过法,对方可能有警惕了,我们得到医院去找豹哥那几人,来个趁其不备。

    柳大富豪有点不乐意:“我请来的大师,怎么让你们用去了?”

    但是有方小慧在,她就可以利用职权协助破案,强行把大师给带走了。

    等小赵和童叶明上了车,我拉住方小慧问:“你是警察,居然信这个,他说要去招魂啊。”

    方小慧白了我一眼:“我是个客观的人,不存在信不信的问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他做法不是不可以,这也不违法,只要不破坏法律我都不为难你们。”

    我点点头,她是处理这方面案件的负责人,应该也知道一些东西吧,不过阴阳两隔,关于阴魂的东西和这个世界是真没什么关系,有没有对普通人也差不多。

    正想过去上车,方小慧又拉住了我:“你是不是有心事?”

    当然有,我心事重重,但我不告诉她:“没有!”

    她不信:“不可能,我学过心理学,你骗不了我。”

    我无奈道:“你学的是犯罪心理学吧,我又不是罪犯!”

    她不肯放开我:“那也是心理学,我直觉认为跟本案有关系。”

    不说她又能怎样?我想了想问她:“你看过倩女幽魂吗?”

    方小慧一愣,随即说道:“我看过原著。”

    我点点头,感慨地说:“里面那姥姥真厉害啊,怎么弄都搞不过她。”

    她有些凌乱的样子,不过还是接了我的话:“第一,原著里并没有和姥姥的对战戏份,第二,我是警察,视角和普通人不一样,我讲究证据和疑点。”

    我听不懂她的意思:“什么证据和疑点?”

    她开始解释:“寻找证据,是我们获得结论的必要手段,而在原著中,姥姥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原著都没说她是反派,厉不厉害又对故事有什么影响?所以我们没有证据说这就是坏人,一切都是聂小倩说的,她说自己受妖魔胁迫,说这话的时候,正是他陷害主角宁采臣未遂。”

    靠,还有这种思考方式?

    也是,一般人都盼望着大团圆结局,男女主角一见钟情,最后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

    所以这个时候相信聂小倩的话是必然的,属于主流思维模式。

    我疑惑道:“这么说,只有聂小倩的证词,而没有证据,这就是疑点?”

    “前后都只有聂小倩在害主角,故事的作者并没有结论说谁就是坏蛋,包括在窗台上被燕赤霞射伤的那个所谓妖魔,有什么证据说明她是为陷害主角而来?没有!”

    方小慧斩钉截铁地说:“所以,我们不能肯定那就是什么陷害主角的妖魔,至少妖魔也只在聂小倩证词中出现,而燕赤霞的剑是自发攻击,窗口偷窥虽然也属于违法,但我们不能说这就是为了害人,并没有铁证,然而,这个故事最大的疑点还不是这里。”

    “还有疑点?”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方小慧点点头说:“当然有,主角跟聂小倩一起回去,然后他老婆死了,就和聂小倩成婚,后来纳了个妾,共生下三个儿子,两个是聂小倩的,最后还有个妖魔找来,主角在聂小倩的指点下用剑袋杀了它,从头到尾,作者告诉你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吗?”

    我目瞪口呆,然后问:“难不成聂小倩还能是反派?”

    方小慧淡然地说:“别这么惊讶,警察的思维就是这样的,可疑的地方在于,聂小倩跟着回来了,然后主角老婆死了,这么巧?虽然主角一生平安,但不能说聂小倩就没有谋杀行为,这是疑点,就整个故事来说,主要剧情都在聂小倩的描述之下,也就是她一口说出来的妖魔害她,这也是疑点!”

    我靠太颠覆了,可她说的也没错,故事的主要内容都是聂小倩自己说的!

    “这么说,聂小倩害死了宁采臣原配夫人,就是为了抢个老公?”我问道。

    方小慧白了我一眼:“只是存在这种可能,又没证据,你凭什么说聂小倩就是罪犯?还有一个可疑的地方,她的动机一开始是逃离苦海投胎去的……假如有这回事的话,可后来又想嫁给宁采臣了,居然还生了孩子,她怎么知道的?她怎么知道鬼和人能有结果的?对于神怪故事来说,人鬼殊途是公认。”

    没错,这都能大圆满,那岂不是无视常识?

    那我和辫子姑娘……

    “所以,谁是好人谁是反派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事情可能就这么发生了,也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谁去管他呢,这只是一则扯淡的故事而已,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了?”方小慧饱含深意地看着我,“人的言行不是没有原因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不敢去看她眼睛:“我只是电影看多了而已,上车了,还有事要做。”

    现在也不是闲聊的时间,方小慧就过去打开门,把老神在在的童叶明揪出来扔到前座去,让我上车,看来她盯上我了。

    一上车童叶明就问:“你们搞什么磨磨蹭蹭的?”

    我为了掩饰马上回答:“没什么,我们在聊看电影。”

    小赵立即转头瞪我,擦,说错话了,孤男寡女能随便去看电影吗?

    方小慧是唯恐天下不乱,笑道:“记得请我看电影哟,我等你电话,名片已经在你口袋里了。”

    面对着童叶明意味深长以及小赵威胁的目光,我只能苦笑……

    然而在路上的时候,方小慧就接到了电话,医院又出事了,今天可能不止死一个!

    我也接到了大熊的电话,那位豹哥已经停止呼吸了!

    小赵也顾不上跟我较劲,猛踩油门亮起警灯鸣警笛一路朝医院奔驰,性命攸关啊。

    但当我们到医院的时候,豹哥却依然活着,其实连医生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活人,豹哥没了呼吸,却能跟活人一样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