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4章 五帝钱(4)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1本章字数:1779字

    片刻之后,我和金钺走进了连老头的家里。

    连老头是最先开始那个凶巴巴的老头,后来被他喊做老六的老头姓秦。

    他们两人门对门,不过连老头是独自一人居住,而秦老头则和儿子孙子住在一起。

    连老头的屋子收拾得很干净,进屋就是客厅,一张八仙桌,四把太师椅,上面的漆色黄澄澄地,擦得很干净。靠墙的地方还摆着一张条案,案桌上有个深黑色的小香炉,里面燃着三炷香,除此之外,既没有神像也没有灵牌,不知道供的是谁。

    我奇怪地多看了一眼香炉,这个香炉小巧无足,样式古朴。我一眼就看出香炉的材质是上好的墨玉所制。

    墨玉十分难得,这么大一块墨玉制作的香炉,联想到连老头尖利的嗓音,我瞬间想到了位于京城中心的老皇城。

    那座老皇城里的人和事,虽然已经成为了历史,可是毕竟不到百年,难道他们两人都是从宫里出来的人?

    随即这个想法又被我否定了,按照时间来说,他们那时候还都是小孩子啊,不可能的。

    也许是看到我一直打量着那座香炉,秦老头连连招呼我坐下。

    秦老头说:“还不知两位贵姓?”

    我连忙说道:“我姓朱,叫做朱灵。”

    说完这话,我的眼睛不禁瞟向桌子中间放着的一套紫砂壶茶具。

    这套紫砂壶茶具形制优美,壶上所绘的牡丹富贵堂皇,栩栩如生,颜色也十分绚烂。可惜的是,连老头大喇喇坐下,压根就没有为我们倒茶的举动。

    此时,秦老头又看向金钺,金钺一直不吭声。

    秦老头再次笑眯眯地问金钺姓什么。

    金钺才很不情愿地开口说道:“我姓金。”然后就闭上了嘴巴,不肯多说一个字。

    两个老头却交换了一下眼光,秦老头随即堆满笑容问金钺:“金这个姓,倒是很少见。不知你是哪里人氏?有字吗?”

    金钺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淡淡说道:“也没什么少见的,我见过姓金的人多着了。”

    却始终不肯说出自己是哪里人,也不愿说出自己的全名。

    他们也意识到金钺不肯说出来,也没有多问。反倒是秦老头,责怪地对连老头说:“海大哥,您看您,家里来了客人,连茶也舍不得倒一杯。”

    说着起身就要拿茶壶。

    连老头却急忙拦住他:“你别动,你那三脚猫的功法可别糟蹋了我的好茶壶。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到侧面的厨房里烧水。

    秦老头则笑眯眯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囊,往桌子上一倒,倒出一堆花生出来。

    他大手一搓,花生壳立即分开两瓣。此时,那只黄鼠狼也立即从他的袖子里面钻了出来,灵巧地凑到他的掌心里,两只爪子捧着花生送到嘴边,看起来倒不像刚才那么丑陋,居然也有了几分可爱。

    秦老头一边很熟练地剥着花生喂黄鼠狼,一边好奇地问我:“姑娘,你说你昨晚来过,是谁带你来的?”

    我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是我的一位主顾让我过来的,而且我还在里面遇到了很奇怪的事情。我想您二位如果住在这里,大概要比我们知道得更多吧,您能告诉我这宅子里从前住的是什么人吗?”

    此时,连老头已经提着一壶热水走过来,此时听了我的话立即说道:“你的主顾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他人现在哪里?”

    这我就没法告诉他了,我为难地说道:“对不起,我的工作要去我对主顾的一切消息保密的,所以我不能说。”

    连老头哼了一声,面上露出不悦:“那你今天还来干什么?”

    我犹豫着是不是该把碧玉簪的事情告诉他们,金钺却拦住了我。

    他说道:“我们该说的也都说了,您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们,那宅子里到底从前住的是什么人呢?”

    连老头哼了一声,神情带了一丝傲慢说道:“小子,你们说不说都不重要,这园子也和你们没半点关系。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

    金钺生气了,他怒视着连老头说:“你要是不说,我就天天来,直到弄清楚为止,你是拦不住我的。”

    连老头眉毛一掀就要发脾气。秦老头连忙拍拍连老头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动怒。

    他笑着对我们说:“其实啊,也没什么可说的。这宅子好久没住人了,原本从前的主人姓赵,自从他犯事死了以后,这宅子就一直荒凉着,中间也住过几次人,因为闹鬼,所以都住不长。我也是为你们着想,年纪轻轻地撞上了脏东西,那就不好了!”

    姓赵?赵安北?他竟然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

    我很惊讶,又觉得不对!

    我疑惑地问秦老头:“您说的姓赵的主人是叫做赵安北吗?”

    秦老头脸上的笑容也呆住了,直直地看着我问道:“你也知道赵安北?”

    我点点头,直言不讳:“是的,其实这么和您说吧,也许您不相信,可是真的有人托付我……”我随即把接到碧玉簪以后,梦到女鬼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隐瞒了在赵宅里遇到太监鬼的事情。

    最后我说道:“所以如果是赵安北的话,他只是一个穷侍卫,就算放在从前,他哪里来那么大一笔钱置办这么大的宅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