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7章 五帝钱(7)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1本章字数:2198字

    我的意识一片混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金钺的脸挨得我很近,原本深色的眼眸又恢复了原本的琉璃色。

    他深深看着我,启唇说道:“阿灵,让我进入你的梦里。”

    进入我的梦里?

    我感到奇怪,这时,金钺又解开我手上的红绳,将五帝钱揣入了自己的身上。

    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凝视着我解释道:“这条红绳暂时取下来吧,否则的话你是见不到那个宫女的。”

    说到正事,我觉得我坐在他的身上似乎很不好,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按住:“别动。”

    他的嘴唇轻轻吻着我的脖子,感觉到他的触碰,我浑身都僵硬起来。

    他低声在我耳旁呢喃道:“阿灵,待会儿入梦你要是再见到那个女鬼,帮我问问传国玉玺的事情吧。”

    我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声好,随即又感到不妥。

    “传国玉玺是几时从你们金氏一族丢失的?你怎么知道在皇宫里呢?”

    他闭了下眼睛说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正是因为你爹告诉我父亲传国玉玺的下落,我才赶到这里来的。”

    我低声问他:“可是一个宫女怎么会知道传国玉玺的事情呢?再说呢,传国玉玺不是一般都在皇帝手里吗?找一个皇帝的贴身太监问才比较靠谱吧?”

    他盯着我,一双眼眸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说道:“阿灵,你的问题太多,你只要记住你该怎么做就好。”

    他说着站起来,将我也合身抱了起来。

    我的身子一下子腾空,惊慌地连忙抱紧他的脖子。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却对我笑了一下,柔声说道:“阿灵,带我一起入梦。”

    带我一起入梦?

    他说得真好听!

    我痴迷地看着他,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整个人都软了!

    我心里跳得慌极了,要是金钺想和我睡在一张床上我该怎么办?我没有丝毫准备啊!我和他才认识三天啊!

    我是该拒绝他好呢还是不拒绝呢?

    他刚才那么难过,现在的气氛又这么美好,我真不忍心打破!

    他将我抱到了卧室的床上,放下了我,细心地帮我盖好了被子。

    他绕到另一边,我看他也想上床,急忙喊住了他:“不行,你、你睡外面。”

    话说出口,却感到心里一阵撕裂的疼痛!

    他惊讶地看着我,随即笑道:“阿灵,你想到哪里去呢?我不睡在你旁边,怎么可以和你一起入梦呢?”

    我立时懊恼地闭上了嘴巴,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一口。我转身,不敢再面对他。

    他在我身边躺了下来,我感到床往下陷了一下,他的身体紧靠着我的身体,一种灼热的温度立即在我身上烧灼蔓延了起来!

    我闭上眼睛稍稍离开了他一点,强迫自己不多想,却偏偏敏感地在意每一点轻微的声响。

    他的呼吸徐徐撩拨着我的后颈。

    突然,我的手被他握住,他轻声在我耳旁说道:“阿灵,不握着你的手,你怎么带我入梦呢?”

    我低低地应了一声,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所说的入梦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现在我完全无力抗拒他的任何一句话。

    我已经完全被他蛊惑了!

    也许是因为我爹说过,我和他有婚约,也许是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也许是因为今晚,他突然对我这么温柔,总之,我的心里升起一种悲哀!

    我似乎有种预感,他就是猎人,而我就是他要捕获的猎物!

    我已经完全落入了他的陷阱里!

    ——

    我暗暗告诫自己,朱灵,你怎么呢,你要清醒,你怎么能因为一个男人对你示好就意乱情迷了呢?

    冷静一点,千万别丢失了自己啊!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我好像站在一所花园的甬道上,周围都是花圃,天上没有半点星子,黑漆漆一片。

    有足音一步步传来,前方有黑影慢慢向我走近。

    她穿着一身绿色的宫女衣服,头上的发髻梳得整整齐齐的。

    借着微弱的夜光,我看清了她。

    素白的脸上一道斜斜的血痕触目惊心,幽怨的眸子闪着绝望的红光。

    她的手里握着一条白色的手帕,此时正在不断地揪绕着手帕。显然心里正在十分挣扎。

    她看到我,眼中露出一线希望,连忙问道:“我的桩子哥呢?他现在怎么样?”

    我想了想说道:“我今天去过槐树胡同,那里多了一间很大的院子,你应该知道的。”

    她点头:“是啊,昨晚我跟你去过。”

    我深深看着她:“那你知道那是谁的家吗?”

    她歪了下脑袋,显然在寻思,好一会儿才说:“那间园子很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槐树胡同竟然修了这么大的一座园子。”

    我细细盯着她,怎么也看不出她在骗我。

    我对她缓缓说道:“如意,你是叫如意吗?”

    “是啊,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她有点感慨又有点怀念地说道:“我父亲只是个穷困潦倒的读书人,原本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事事如意,却没有想到我不到25,就被处死……”

    说完,她用手帕掩面,哭泣不止。

    我的心里不禁生起怜悯,脱口而出告诉了她:“你的桩子哥早已经死了,你恐怕和他错过了?”

    她震惊得抬起头,立即反驳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一直守在地府入口,根本就没有看到桩子哥。”

    “会不会是你疏忽了?难道你就没有打盹的时候?”

    她立即尖声驳斥:“绝对不可能,黄泉路上那一段我万万不会错过,我这许多年来风餐露宿,苦苦熬着不肯投胎,躲着鬼差的拘役,就是放不下他,我怎么可能会错过他?”

    我低声咕哝着:“可是我今天在槐树胡同遇到两个老头,他们说你偷了皇后的财物给你的桩子哥。他拿去变卖了之后在外面买园子,事发之后他就被处死了。”

    如意立即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吓得我连连后退!

    她一双眼睛立即变得血红,怒视着我,好像就是我下令杀了她的情郎一样!

    “不会,绝不会,这是诬陷!这是诬陷!”

    她愤怒地向我冲过来,两只手紧紧掐住我的脖子,嘴里叫嚣道:“胡说,我没有偷窃,我没有偷窃!”

    我被她掐得说不出话来,她尖利的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我的皮肤里,刺痛极了!

    我用力拉扯着她,却怎么也拉不动,她不知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好像发狂一样,一声声在我耳旁叫着:“我没有偷窃,我没有偷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