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青花瓷(1)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1本章字数:2551字

    我紧紧拉住金钺的胳膊,此时此刻,恨不得自己缩成一团或者隐身,这样的话,这个从泥土里爬出来的老太监才不会看到我。

    他半秃着头,花白的辫子耷拉在脑后,浑身都是泥土。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夹杂着黑色的泥土滑落到地上,偏偏露出惨白的双手和脸,看上去瘆人极了。

    他整个人终于慢慢爬出坑来,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那双眼睛一下子就盯住了我们,发出绿色的光芒,好像鬼火一样飘摇。

    他摇摇晃晃地站立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我们。

    我不禁低声叫了一下,想哭却不敢哭出声,手里只能紧紧揪着金钺的衣服,躲在金钺的背后。

    他身上的衣服褴褛成条贴在身上,下摆在风中不住漂摇。此时我才发现,他站立在地上支撑的竟然是两根惨白的骨头。

    两条白生生的腿骨,地上的五根脚趾就像标本一样。

    白生生的骨节一根一根。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金钺的手安抚地拍了拍我,突然弯腰向前,捡起地上一块石子,对准他的脸用力扔了过去。

    石子打在他的脸上,却穿过他的脸,形成一个弧线落在后方,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老太监却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眼睛依然牢牢盯着我们,一步步走过来。

    他的一双眼睛鬼魅之极,一点一点向我们靠近。

    我颤声问着金钺:“怎么办?怎么办?”

    金钺冷声说道:“不怕!”

    他扯下我的手,快速地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掐住了老太监的脖子,摇晃了一下,嘴里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轰隆隆!”

    天上一道闪电划过,整个大地犹如白昼!金钺面前的老太监突然消失不见!

    只剩下他空空的手掌!

    他奇怪地低头看下去,脚下踩着的泥土里露出了一个白色的坛口,上面封着黑色的盖子。

    金钺皱眉寻思,又转头问我:“你看到了吗?那老家伙是不是不见了?”

    我也很惊讶极,点头说道:“是啊,怎么突然不见呢?刚才明明在这里的。”

    难道刚才我们看到的是幻觉?

    可是,刚才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怎么现在一下子就没有了呢?

    金钺蹲下身,仔细地看着泥土里露出的白瓷坛子。

    雨水哗哗地冲刷着地面,不远的地上倒着一颗枯死的老槐树,树根已经腐烂。也许是最近刚枯死的大树,加上今晚的雨水冲刷,这里已经陷落成一个凹陷的地坑。

    金钺说道:“看来刚才那个老太监是要我把这个坛子挖出来吧。”

    他左右打量,寻找着可以挖掘的东西。

    我立即说道:“还是不要了,万一、万一这坛子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金钺抬头看着我淡淡说道:“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再出来一个鬼罢了!我不怕,我要挖。你要是不看你就闭上眼睛。”

    我怎么可能真的闭上眼睛,我鼓起勇气,拾起刚才掉落在地上的伞走到他身边说道:“你挖吧,我给你撑着伞。”

    金钺找了一根树枝,不断捅着周围的泥土,经过雨水的浸泡,坛子周围的泥土早已经松软如泥沙一样。

    不一会儿,半个坛子都露了出来,金钺用树枝把坛身刮干净,果然是一个白底蓝花的青瓷坛子。

    他双手紧紧抓住坛子摇晃了几下,一下子就将整个坛子提了出来。

    坛子口不知用什么东西封死了,黑乎乎的,大概属于古老的法子封住的。

    他摇晃了一下,坛子里隐约有“哗啦哗啦”的声音,里面明显装了东西。

    我想起从前装死人骨头都是用坛子,连忙拦着金钺说道:“你还是不要打开了,万一里面装的是死人骨头怎么办?”

    金钺推开我的手说道:“挖都挖出来了!就算里面装的是死人骨头我也认了。”

    他说着就用力磕碎了坛口,坛子立刻碎裂开来。

    他将坛子一倒,稀里哗啦的许多白骨掉满了一地。

    我尖叫一声,立即捶着金钺哭着说道:“我和你说过,让你别打开你偏要打开,这都是死人骨头吓死人了。”

    金钺不耐地说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呢?亏你还是朱能的女儿。这死人骨头有什么可怕的。”

    死人骨头不可怕?

    我被他噎得话都说不出来,气结地看着他,也不敢多说。万一得罪了他把我丢在这里我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呢!

    金钺仔细地看着那堆白骨,又摇晃了一下坛子,里面的东西已经倒光了。

    他捡起一根树枝,扒拉着那堆白骨,我看着只觉得恶心极了。

    又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要不我们回去吧!”

    话刚说完,却看到他果然在那堆白骨里扒到几样物事,一个灰蒙蒙的布囊,被金钺用树枝一戳就破了,露出一截黑忽忽的东西,枯萎风干,完全看不出是什么。

    我奇怪的问道:“那是什么?”

    金钺却“嗤”的一声冷笑,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戏谑。

    他缓缓说道:“从前做太监的,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是残缺之人,经常害怕死后无颜见先人。所以一旦有了钱,总要想办法把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身体赎回来。这个东西……”

    他用树枝轻轻一撩,将它和那堆白骨混在一起,说道:“就是他失去的那部分。”

    我细细一想,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能恨恨地看着他。

    他不理我,认真的用树枝在那堆白骨里挑出另外一样物事,这是一个黑漆漆的长方形的牌子。

    他将那块牌子扒近仔细看,我也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只见牌子上面有两个字:连源。

    金钺念了出来,我也感到不解,立即想到连老头说道:“连源,这和连老头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从另一端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连老头和秦老头拄着拐杖穿着雨衣从屋子后面走了过来。

    他们的方向不是我们进来的方向,从连老头的家里,肯定有一道门是直接通向这座园子的。

    此时,两人一脸严肃。

    连老头已经看到地上的白骨,他脸色大变,愤怒的拄着拐杖骂道:“你们、你们胆大包天,竟然敢偷偷溜进来,你们太过分了,报警,我要将你们都送进监狱里去。”

    糟了!这次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也无需洗,人家也没冤枉我们啊,我们确实是挖了人家的骨头出来,在老一代的人眼里,挖人骨头就是很缺德该遭天谴的事情了!

    金钺立即将那块牌子抓在手里站了起来。

    他看着连老头,不惧不让,直言说道:“报警又如何?我们不过是贪玩,溜进这个园子里而已,既没有偷盗,也没有损坏什么,至于这个骨灰坛子吗?说不定还会奖励我们。我倒是觉得奇怪,难道您和这堆白骨的主人认识吗?要不然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秦老头的脸色也很凝重。

    他虽然不像连老头那么容易生气,却也不好缠。

    他问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这里不是好玩的地方,你们也不是来玩耍的,直接说出你们的来意吧。”

    我犹豫地看了金钺一眼。

    金钺却好像等着他这话,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们是来打听赵安北的下落的。”

    秦老头皱眉道:“赵安北?不是说了吗,他已经死了。”

    金钺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埋在哪里呢?”

    秦老头的脸色难看起来,嘴里答道:“那我们怎么知道,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你们两个小家伙可还没出生吧,为什么要打听赵安北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