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降头术(2)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2本章字数:1962字

    我就不明白,如意的魂魄可以停留那么久,为什么赵安北的魂魄就不能呢?

    我问李宸:“为什么这么说?破了阵法,魂魄不就应该出来了吗?”

    如果赵安北的魂魄已经不在了,那如意等了这么多年岂不是一场空?

    李宸耐心地对我解释:“人有三魂七魄,死去之时,七魄先散,三魂后离,只得一缕命魂遗留人间。传说中阴间的牛头马面就是专门负责带走三魂七魄的。而这五鬼锁魂阵时日已长,赵安北的魂魄在里面只怕早已经折腾得没有了。”

    “那么,如意是昨晚来的,她的魂魄不至于出事吧?”

    “如意的七魄也早已经消失,只剩一魂残留在碧玉簪上,就算能够解救出来,只怕也很难凝聚。况且现在正是白天,我们无法解救她,也看不到她。只有等到晚上12点之后,她才能现形。”

    的确,如意是鬼,怎么能在太阳下出现呢?

    我爹说道:“我们现在先回去吧,晚上再来破阵。”

    我抬头看看天色,离天黑也还早,在这里等实在不是事。再说了,这荒山野岭的,吃的也没有啊!到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的肚子早就饿了!

    李宸对金钺笑道:“走吧,我请你们吃饭,就当今天为我试探你的事情赔罪。”

    金钺不置可否。

    我们又开车回去,李宸好言和我们商量着在哪里吃,金钺开口就点了一家五星级饭店。

    点菜的时候,他点的菜名我一听就觉得很贵。

    我拿眼睛看着李宸,担心他会翻脸。

    他却好像丝毫不在意一样,反而很有礼貌地问我喜不喜欢。

    气氛实在不好,一顿饭吃得我几乎胃疼!

    从饭店出来,我们又去了五金店,买了需要的铁锹,户外的照明灯等必须工具。

    时间还早,我爹提议我们就在车子上休息一会儿。

    我隐隐感觉,他们好像彼此互相防备一样,彼此都不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傍晚,我们再次来到了乱葬岗。

    下车之后,一阵风呼呼吹来,我不禁抱了一下肩膀。

    “冷吗?”李宸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不、不冷。”我连忙摇头。

    这季节一早一晚温差很大,他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的冲锋衣。

    而我和金钺一大早出门,都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

    李宸突然脱下自己的冲锋衣递到我面前,含笑说道:“穿上吧,别凉了。”

    我立即脸上发热,急忙摇头说道:“不用了,你、你身体不好……”

    话说出口,却又觉得不妥。

    他却不以为意,笑道:“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一阵风就吹病了,再说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让我看着你着凉呢?”

    我尴尬地依然摇头,执意不接。眼角的余光无意看到金钺。

    黑暗中,只觉得他的眼神好像针一样刺骨!

    李宸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竟然这么让人嫌弃吗?明明你冷的发抖,都不愿意穿我的衣服,只是一件外套而已,你放心,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也不会因为你穿了我的衣服就以为你喜欢我的。”

    他居然这么坦白地说出我的想法,我更加觉得难为情了!

    我爹也在一旁不耐地说道:“灵儿,就是一件衣服而已,你拿着穿了就是,没什么的。”

    我爹这样说,我要是再不接就未免太伤人了。

    而且,金钺一直在旁不出声,甚至连看我一眼都没有。

    我立即接过衣服对李宸说道:“你不要多心,我也没有嫌弃你。好了,我穿就是了,多谢你了。”

    李宸对我微微一笑,低声说了一声:“谢谢。”

    我也不禁对他笑了一下,心里又开始乱想。

    我也不敢看金钺,穿好衣服之后,低着头就跟在他们后面走。

    因为是上坡路,没走几步,一个趄趔差点摔倒。

    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拉住了我。

    回头一看,竟然是金钺。

    他抬头看着前面,也不看我,拉着我就往前走,手劲奇大。

    走了几步,也没放开我的手。

    我暗暗抽回来,他却加了一把劲,握得我骨头生疼。

    我爹走在前面,也不回头。只有李宸,走了几步之后又回头看了一下我们,什么也没说又转过头继续往上走。

    我的心里噗噗乱跳,也没有出声。

    我不知道金钺是怎么想的,他现在的举动又是什么意思。

    我爹提到想将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好像很勉强的样子。

    刚才李宸递给我外套的时候他也没什么表示。

    可是现在这样握着我的手不放,这又是出于什么心理呢?

    我的心里胡乱猜想,眼睛也不禁东看西转。

    突然,我看到一只黄色的影子从我身边溜过去。

    我立即叫了一声!

    黄影立即消失不见。

    我爹回头问我怎么回事,我指着黄影消失的方向说道:“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我好像看到一个黄色的影子冲过去了。”

    我爹摇头说没看到,我问李宸和金钺:“你们有没有看到?”

    他们也都摇头说没有。

    金钺问我:“你担心是那只黄鼠狼?”

    我爹立即问道:“什么黄鼠狼?”

    “是在槐树胡同碰到的,好像是那两个老头养的吧。”

    我爹听了问道:“它怎么会跟来这里?”

    我摇头说:“不知道,而且,它昨天晚上好像也去了我家,在窗户外面徘徊。”

    我爹听了皱眉说道:“也没什么,有李宸和金钺在,谅那黄皮子也做不出什么来。”

    又走了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小腿酸疼,脚步发沉。心里暗暗想道:“真是出鬼了,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啊!”

    李宸这时突然停住脚步说道:“不对,我们好像遇到了什么。”

    黑漆漆的夜里,他这样一说,我顿时觉得背上发寒。索性金钺一直握着我的手。

    我不禁靠紧了金钺发抖起来,嘴里也小声地问李宸:“哪里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