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降头术(4)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2本章字数:1929字

    我立即叫了一声我爹,黑暗中,我听到我爹的声音就在身边:“灵儿,小心!”

    声音嘎然而止!

    “爹!”我又叫了一声,却已经听不到任何回音。

    我叫了好几声,周围陷入一片安静。

    同时,我听到有沙沙的声音传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的双脚,接着又勒住了我的腰身,我的身子立即腾空而起。

    我急促地叫了一声,喊着金钺的名字,可是却听不到他的半点声息。

    究竟他们三个人去了哪里?为什么突然之间都在我身边消失了呢?

    眼前的黑色慢慢消散,我看清楚了,原来我已经在一棵树上。

    这棵树硕大无比,而我就在树枝的分叉上。

    向下看去,好像离地有数十丈远的距离,我只看到浓密的树枝和地上吹拂的草浪。

    这棵树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大的一棵树?

    硕大的叶片简直可以包裹住我整个人!

    看这树叶的形状,倒好像是槐树,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槐树?

    我隐隐感觉到,我好像到了佛家所说的三千世界,而我则是一颗尘埃!

    一阵风吹来,树枝摇晃,我不禁抓紧了树枝。

    突然,传来轻微的咳嗽声,我循声望去,见到如意,她身穿一套绿色的宫装,头发梳成了两把子。此刻躺在离我不远的一处树杈上。

    那树杈极大,她躺在树杈上,双眉紧锁,嘴里喃喃有词,好像在昏迷之中。

    我正想爬过去,却看到树杈上突然出现一个人。

    这人身穿一套深色侍卫服,猿臂蜂腰,相貌出众。

    他轻轻抱起如意,嘴里连声喊着如意的名字。

    如意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来人,眼里透出一阵惊喜,立即喊了一声:“桩子哥,是你!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桩子哥!

    原来这个人就是赵安北!

    看眼前情景,大概如意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昏迷当中,只是现在他们两人才重逢,难道和刚才的破阵有关系?

    如意依偎在赵安北的怀里,星光依稀投射在她秀丽的脸庞上,她唇边带着微笑,神情满足幸福。

    夜风中,喁喁私语传来:“桩子哥,我找了你好久,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原本以为,赵安北会很高兴地点头,可是他却僵住了身子,好半晌,才冒出一句叫人惊诧的话。

    “不行,如意,你走吧,离开这里吧!”

    此时,他皱眉看着如意,眼神里分明有着不舍,却还是说出让人心碎的狠话:“我早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个人在这里,也不需要你陪伴我,你走吧。”

    听着这些话,我不禁为如意难受起来,立即脱口而出:“你怎么能对如意说出这种话呢?难道你不知道她为了找你,也吃了很多苦头吗?她在阴间,躲着鬼差的搜捕,提心吊胆。就是为了等你一起投胎,好再续前缘。”

    赵安北立即回头看向我,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意连忙说道:“桩子哥,是她帮助我来到这里的,要不是她,我也不会知道你在这里。”

    赵安北又回头看向如意,沉默不语。

    良久,憋出一句话:“你现在也见到我了,心事也该放下了,你走吧!”

    如意的眼里泪光点点,难过极了。

    她坚定地看着赵安北,对他摇头说道:“桩子哥,我不走。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找你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为什么你要赶我走呢?”

    赵安北沉默着不说话,神情却痛苦极了!

    挣扎许久,他才开口说道:“因为五鬼锁魂阵所限,我的魂魄已无生机,只能附在这棵大树上,靠着大树而生存,无法再去阴间投胎。而你,却还可以喝孟婆汤,过奈何桥。你不要为了我,放弃投胎的机会。如意,你走吧。”

    我知道五鬼锁魂阵很厉害,也想过赵安北会魂魄无存,可是却没有想过,他反而附在大槐树上。这样的生存,是幸还是一种不幸?

    一时冲动,我连忙对赵安北说道:“你说吧,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你们,我愿意尽我所能地帮助你们。”

    原本,我一直害怕如意对我的纠缠,可是现在看到她和赵安北两人之间的情谊,心里却产生了深深的同情!主动地提出想帮助他们!

    赵安北摇头说道:“没有用的。时间太长了,我被困在这里早已经奄奄一息。我和槐树已经立下了契约。我依附它而生存,它也需要我的魂魄。”

    我不解:“它只是一棵树而已,为什么需要你的魂魄呢?”

    “因为它也是受我连累,被五鬼锁魂阵困住,槐树就只能枯死,而我的魂魄只有依附在槐树上,它才能存活,而我也借以自保。这才是五鬼锁魂阵的狠辣之处。所以,即使阵破,我也永远都不能离开这颗槐树!”

    赵安北的话一句句敲打在我的心上,我万万没有想到,五鬼锁魂阵的精妙竟然是这点。

    毒,真毒!

    我不禁问道:“对你设下这个阵法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么恨你?”

    如意也连忙问道:“是啊,桩子哥,到底是谁害死你的?为什么要害死你?你得罪了谁?”

    赵安北的眼神黯淡下来,胸脯起伏不平,呼吸急促。

    他突然抓住如意的手说道:“这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被仇恨蒙住了眼睛。我听说你没了的消息,简直是五内俱焚。想尽办法打听你的事情,想知道是谁陷害了你。以至于你丢了性命。”

    他的神情难过之极,懊恼万分,此时说道:“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我自己害死了你!”

    我听了只觉得困惑,再看如意,也是眼中不解,喃喃问道:“桩子哥,你为什么这么说?怎么是你害死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