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2章 降头术(5)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2本章字数:1809字

    赵安北神情痛苦,却抿嘴不言。

    我心里一跳,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一则流言。

    也不记得是在哪张小报上看到的。据传,那位逊帝身有隐疾,不能人伦。而那位皇后,遭受冷落和漠视。出于苦闷无奈,和心理生理的极度饥渴之下,她移情侍卫,甚至产下一女。

    难道说……

    想到此,我连忙问道:“你之前进宫做侍卫是在谁身边当差?”

    赵安北眼神闪烁,躲避一样地移开目光,脸色很不自然。

    我听到他低声说道:“在皇上身边。”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顿时敞亮。

    果然啊!

    可是不对,我还是觉得不妥!

    传言那位皇后曾经接连和两名侍卫有过私情,那赵安北是前一位还是后一位呢?

    ——

    此时,如意一声声地质问赵安北:“桩子哥,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为什么你要说你对不起我?”

    赵安北不肯再说,只是反复劝如意去投胎转世,不要陪他在这里耽误。

    冷眼旁观,耳朵里突然传进一个细小的声音,那是金钺的声音。

    金钺对我说道:“阿灵,你问问赵安北玉玺的事情。”

    玉玺,是了,看到如意和赵安北两人重逢,而赵安北却执意不肯接受如意,我心里为如意难过着急,差点都忘了玉玺的事情。

    可是真奇怪,为什么我会听到金钺的声音呢?

    难道是红绳起了作用?

    我不禁抚摸着左手腕上的红绳,心里暗暗思忖。

    夜凉如水,我听到如意啜泣的声音。

    我咳了一声,问赵安北:“你在皇上身边,有没有见过一枚传国玉玺。”

    赵安北听了一愣,嘴里重复道:“传国玉玺?”

    他不解地说道:“皇上的玉玺多达数十个,你说的是哪一个啊?”

    我一听傻了眼,不知道怎么回答,传国玉玺还有很多个?

    是他弄错了还是我弄错了?

    如意连忙在一旁说道:“桩子哥,你误会了,皇上那些玉玺和朱灵姑娘说的玉玺是不一样的。”

    她又对我解释道:“桩子哥说的玉玺是大清二十五枚受命宝,其中十七枚是明代旧印改刻。材质有白玉碧玉,还有檀香木和金子。有的刻着巡狩天下,有的刻着敕正万民。用途和寓意各有不同。”

    我听了不禁点头,没有想到如意的确非一般的女子,懂得的很多。

    她又对赵安北说道:“朱灵姑娘说的玉玺有一角是摔破了的,是白玉所制。你大概没有注意到。这枚玉玺基本上没有用途,但是这枚玉玺是和氏璧所制,因此也是价值连城。”

    赵安北听了,皱眉说道:“皇上的玉玺一般都由大总管连源收着。他是最清楚不过了。问我们不如去问他。”

    我听了叹气:“连源?可是他已经死了!”

    赵安北神色闪过一丝讶异,随即笑道:“原来他死了?死得好!真好!”

    说完笑了几声,笑声古怪极了!

    我不禁问道:“为什么死得好?难道你和他之间还有什么过节?”

    赵安北收住笑声,恨恨说道:“就是他,就是连源害死我的。”

    “他把我绑在刑床上,用桑皮纸一张一张蒙在我的脸上,我被他们下了药,浑身无力,也喊不出来。眼睁睁地任由他活活地蒙死我,那种滋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再次正视赵安北!

    想起第一次去赵宅里所见到的那一幕,我连忙问道:“连源是在槐树胡同的赵宅里处死你的吗?”

    赵安北听了,神色肃然,点头说道:“是的。”

    我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连源死了,赵宅里埋着一个坛子,那里面装着他的骨头。”

    赵安北漠然说道:“那所宅子的确是我的名义买下来的,只是家人不知道而已。到现在,也无所谓落在谁的手里了!”

    也是,他一个侍卫能买到这么大的园子,估计这笔钱另有原因。

    赵安北又说道:“你还有三个同伴吧?”

    我点点头。

    “你的三个同伴都没事,一会儿你们都走吧,顺便带走如意,帮我送她一程,让她重新投胎去。”

    我惊讶地看着赵安北,他居然还是执意赶走如意。

    如意连忙说道:“桩子哥,我不走。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赵安北很无奈:“你这又是何必?何苦陪着我在这里虚耗光阴?”

    如意坚定地说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无论天涯海角,我们都不再分开。”

    我也忍不住了,开口劝说赵安北:“你不能赶如意走,你以为的幸福对她而言不是幸福。她找了你这么久,你还要忍心推开她?”

    赵安北却说道:“喝了孟婆汤,不是全都会忘记了吗?”

    “不,我不喝孟婆汤!”

    “即使喝了孟婆汤,我也还是不会忘记你的。”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是的,的确,喝了孟婆汤就可以忘记前尘事。可是,今生的姻缘,是前世早就注定了的。你就有把握如意投胎之后,下辈子可以找到一个对她好的人?你就不担心她会遇人不淑,受尽折磨?”

    “就好像那位皇后,所有人都是看着她嫁得风光,谁会想到,到头来她死得那么惨,连一口好棺材都没有,何其凄凉!”

    赵安北听了神色立即震动,问我道:“那位皇后,她、她是怎么死的?”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精神极度压抑,被迫染上毒瘾,最终病痛缠身,眼盲疯癫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