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3章 降头术(6)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12本章字数:2058字

    赵安北神色惊诧,极为震惊!看着我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才轻轻叹息了一声!

    那一声叹息,好像蝴蝶的翅膀被捏住,沾上的粉衣染了手指,又好像雨后的花瓣,凋谢在泥泞里,让人有着说不出的惆怅!

    如意痴痴地看着赵安北,似乎在这一刻,女人与生俱来的第六感,使她也敏感地意识到了,她的桩子哥也不再是她记忆中等着娶她的良人!

    她垂下眼帘,抿紧了嘴巴,却不多问一句。

    我也没有多问,有些事情,说了倒不如不说。

    良久,赵安北再次问如意:“你真的打算陪我在这里?永远?”

    如意点头,眼神坚定不移:“心甘情愿,永不言悔!”

    我看着如意,鬼使神差地追问了一句:“真的不会后悔吗?”

    如意的目中带着笑意,夜里的寒气似乎被她眼中的暖意驱散:“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不想后悔了!我只想珍惜从今而后的日子里。日子还长着了!”

    她转过脸去,情意绵绵地凝视着赵安北,一副心愿满足的样子!

    赵安北目视如意半晌,终于合身抱住了她。

    我不禁慨叹,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吧!

    眼前的一切开始旋转模糊起来,我的身子就好像失重一样,感觉晕眩不已。

    等到那股晕眩过去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背靠着大槐树坐在地上。

    天边已经出现一抹鱼肚白,还有一颗星子眨着眼睛,我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疲惫极了。

    放眼看四周,怪石嶙峋,杂草稀疏。

    我爹、金钺和李宸都趴在离我不远的地上,此时也都醒转开来。

    金钺面对着我,此刻正好睁开眼睛,恰恰看着我,目光冷漠之极!

    他的脸庞在黑夜里若隐若现,使我再一次想到了遇到他的前一晚,那个梦到的男人!

    如果那是个梦,为什么醒来后我身上会有印记?

    如果不是梦,那么是他吗?为什么他对我又忽冷忽热呢?

    我闭了一下眼睛,深深感觉他的心实在是深不可测,想要靠近他的那份热情又被熄灭了!

    唉,不去想了!我甩甩头,决定忘掉着一切。

    一阵风吹过,我发现大槐树抽出了许多嫩芽,树叶也较昨日看上去要茂密许多。

    五鬼锁魂阵已破,大槐树周围的土地会很快地恢复生机。

    而附上了赵安北和如意的大槐树,只会更加繁茂!

    李宸说,如意如果反悔,想离开这里再去投胎也是可以随时离开的。可是我相信,如意已经做出了决定,就算从今而后的日子再漫长,和有情人在一起,白水也是甜的。

    一行人往回走,我脱下李宸的外套还给他。

    他却摇头道:“反正你也穿了一晚上了,也不急这一会儿。”

    眨眼看到他的外套上还沾有草根和泥土,我立即也改变了主意,收回手说道:“那好吧,等我洗干净了还给你。”

    他笑道:“随便你。”

    我和李宸渐渐落在后面,互相说着话。

    他问我:“在这里习惯吗?”

    我点点头。

    他又问我:“你怎么没和你爹住一起呢?”

    我摇摇头说道:“是我爹让我住在那里的。他现在住的房子要拆迁,不能没人,他守在那里,也是想得一笔拆迁费。”

    李宸发笑:“你爹还会在乎这一笔拆迁费吗?”

    我干笑了一声说道:“谁也不会嫌钱多啊!”

    他点头:“那倒是。”

    看李宸的话,似乎对我和我爹都非常熟悉,我不禁好奇地问道:“我怎么从来没听我爹提起过辰州灵符世家呢?你们家是很擅长画灵符吗?”

    李宸淡淡一笑,咳了几声说道:“既然辰州灵符四个字连在一起,自然要会画符,否则的话,岂不是白白担了这个名声。”

    我说道:“倒是不知道我爹什么时候去过辰州。我也从没听他说过啊!”

    李宸看了我一眼,轻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了,其实,我也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只不过家长有命,我不得不走这一趟。”

    他这话说得突然,我听了只觉得奇怪,不是说是他自己主动找到那盗墓的人买到的簪子吗?怎么这会儿又说什么家长有命?

    我又问道:“有件事我觉得奇怪。”

    “什么事?”

    “纵然那位皇后死前再怎么清贫,册封皇后的金册也是断断不会当掉的。难道那墓中就只得一枚簪子吗?”

    李宸一晒,眼波在我脸上划过,道:“金册上没有阴气。”

    说完又是咳了几声。

    他这样一说,我就明了了,顿时觉得脸上烧得慌,对他说了句抱歉。又关心地问他:“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李宸摇头,神色间并不想多说,只说是老毛病,我也就不便再问。

    我之前怀疑李宸,皇后的墓里不可能就只有一枚碧玉簪,却忘了,他虽然不会通灵,可是要分辨出殉葬的东西里哪一件有没有魂魄附上却是很容易的事情。

    是我自己多心了!

    只是这也怪不得我,短短时间,出现他和金钺两个人,偏偏和我又有联系,我不得不有了戒备之心。

    一路无话。大家也都觉得很疲惫。

    我爹依旧和李宸一起,而我和金钺则回家休息。

    临分开的时候,我爹特意将我叫到一旁对我说道:“灵儿,要不要爹帮忙?”

    我莫名其妙地说道:“帮什么忙?”

    我爹很神秘地说道:“爹看得出来你喜欢金钺,爹有东西可以帮你。”

    他拿出一个手指样粗的竹筒说道:“你回家打开这个盖子,爹保你心想事成。”

    我听了顿时脸上绯红,心里也一股怒火冲起来。

    我板着脸推开他说道:“爹,你还是我爹吗?有这么把自己女儿往男人床上送的人吗?以后你千万不要再对我说这种话,否则的话,我宁愿不做朱家的女儿。”

    我立即走开,见金钺沉着脸跟在我身后,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心里也更加火冒三丈。

    当着我爹和李宸的面,我直接对金钺说道:“既然你是来找我爹的,现在你已经找到他了,我看你也没必要跟着我回去,我一个人住着实在是不方便。留步!”